《爱情房事录》
第22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闻听此言,林静仿佛被人打了一闷棍儿,眼前金星直冒。
  她从没有想到,这一家子人怎么就这么难缠。妈妈是个惟恐天下不乱的主儿,有事情不直接说,当面在那里随便找个理由去搪塞;私底下却又找儿子去告状,对于这种卑劣的做法林静简直是无言以对。她到底是想干什么?目的又是什么?
  更加可笑的是,儿子竟然还如此地唯命是从,不分青红皂白地、仿佛是他妈附体了一般地来向她讨回公道?!
  我去!
  这么样的一家子人,她今后要如何相处?
  林静像尊塑像一般呆呆地站了一会子,然后她点点头,不怒反笑地说:“哦,呵呵,揭露真相的时刻到了哈。原来你妈是为这个哭的啊,那她饭桌上为什么不说?如果说出来的话,我可以当场给她解释,我们家的习惯从来就是这样的,就算是我跟我爸我妈也都是不混着筷子用的。解释清楚,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呵呵,想家?这个理由可真是蹩脚啊!想家又不给你妹妹打电话,难道是想你们家的那些个房子?我说呢,怎么回事啊!真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用这种方式来给我答疑解惑了,真的是要谢谢你啊。

  你妈也真是有意思哈,既然饭桌上她并没有说,然而私底下又去跟你说了,她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她要干嘛,哦,自己不出面来说,躲在后面,操纵你来声讨我啊,她以为她是慈禧太后垂帘听政呢!啊哈哈哈哈,真有趣。更有趣的是,这么明摆着的事情,你竟然还甘愿被当成枪来使,你真是……让我说你什么好呢?你难道不知道我们家的习惯吗?难道我跟你在一起,就要心甘情愿地吃你妈的口水吗?真是笑话!”

  王致仍然怒气冲冲,不过气焰却矮了不少:“不管怎么说,你把我妈气哭了,就是不对!”
  这些道理,王致的心里又何尝不明白,只是他长这么大都从未想过去违拗他妈。一遇到有关他妈的事,他就不能淡定,好像变了一个人。道理和公道,神马都是浮云!

  林静的心疼得仿佛被拧成了麻花。她终于必须去承认一个自己一直以来都不愿意去承认的事实:王致,他就是传说中的“妈奴”啊!
  若是有个明事理、顾大局的妈妈,“妈奴”倒也没什么太大问题,大不了大家往“理”字上讲嘛。可如今这样一个唯恐天下不乱、各种搞事的妈妈遇上了这样无条件“听话”的儿子,让她如何是好?
  就算妈妈再不讲理,如果做儿子的能够站在客观的立场,那倒也没什么问题。偏偏,这样极品的组合让她给碰上了,难道说她是哪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这辈子来还债来的吗?她不禁有些茫然了。
  然而,她却笑得更欢了:“王致,我告诉你,在今天这件事情上,我没有任何的错误。如果一定要说错,那就是我看错了人!我也不想去评判别人的对错,不过我友情提醒你一下,你妈妈今天的做法真的是挺让人鄙视的;还有你,这样完全没脑子的做法,也是挺无厘头的。我们假设一下,如果你今天听了你妈的哭诉,能够站在客观的立场,好好地来跟我就事论事地说,那么我会去跟你妈解释这个事情,哪怕去道歉都行。我没有错为啥我还愿意去道歉?我告诉你,为了不让你在中间为难,为了维持起码的和谐局面。可是对不起,你今天这样的表现,我是什么都不会有的。因为你已经不值得我这样做了,局面也不再需要维持了。你妈怎样,那是你妈的事情,可是你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要你自己去负责任了。呵呵,话说你跟你妈还真的是黄金搭档啊呵呵。”

  林静顿了顿,凑近王致,盯着他的眼睛,笑着说:“我好了,出发吗?”
  林静已然做了一个决定,一个让她痛彻心肺的决定。以前并不是没有苗头,她也并不是没有怀疑过,可是她总是对自己说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是那样儿的。可是今天,血淋淋的现实赤裸裸地摆在了她的面前,已经不容她逃避。如果不是亲历,她甚至都不会相信竟然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家庭,这样的组合,可以想见,以后这样的事情还会有很多很多,她实在无法也不想去面对,她不想把她今后的人生全都浪费在这种无谓的事情上。她仿佛看到荆棘在她未来的道路上丛生着。不论她有多么不舍,她都必须做这样一个决定,选择离开这个迄今为止她唯一爱过的男人,这个她爱了数年的男人,这个她为之愿意抛弃一切的男人,这个她一直以来都觉得是她命中注定的男人。因为她绝望地发现,这个在她心目当中就是整个世界的男人,当他妈当前的时候,竟可以毫不犹豫地丝毫不顾忌她的感受,选择与她对立,甚至完全不讲道理,只为他妈。

  他妈面前,这个把他看作比什么都还要重要的女人,在他的眼中,那就是个“屁”!
  现实让她认清了这个她一直都不愿意承认的事实,她无法面对这样的人生,只能选择离开。
  而王致心中十分清楚所有的道理,然而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只要事情与他妈有关,他就控制不了自己。对林静发完飙之后,他的心中充满了愧疚,然而嘴上却不肯有丝毫的让步,仿佛此刻的任何让步都是对他妈的不敬。他不敢看林静的眼睛,眼睛盯着地板,梗着脖子,一斜一斜地说:“你好了就走吧,所有人就在等你了知道吗!”
  说完他就转身出去了。
  林静苦笑地望着王致离去的背影,两行热泪无声地流了下来。
  虽然她已经做了决定,可是她并不想让父母们担心,她想让事情软着落,免得大家尴尬。先挨过今天,以后再随便找个理由跟父母解释吧。
  于是,她决定按照原定计划去景点游玩,也算,也算是与王致的告别吧……
  她擦干眼泪,强颜欢笑着走了出去。
  王致心中有愧,游玩的过程当中不时偷偷观察着林静,他发现林静跟平常并没有什么两样,以为林静已经原谅了他,心中又是轻松又是心痛。他知道他自己让林静受委屈了,而林静却一点儿都不怪他,然而他却丝毫都不能保证今后不再让林静受这样儿的委屈。
  一行人在外面吃好了晚饭才往回走。可以想见,这顿饭吃得也是食不知味。各人心中都有心事,气氛显得有点儿诡异。
  好不容易挨到结束,将父母们送回到宾馆之后,林静和王致回到出租屋。林静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王致,我等下过去陪我父母住。”
  “呃,哦。你去吧,什么时候回来?”
  “再说吧。”
  林静丢下这句话,便拎着箱子转身出了门。她本来就准备着回学校去答辩的,东西已经收拾得七七八八的了,所以很快便弄妥了。
  王致的心中有些凌乱 ,没有这个安排嘛本来,怎么突然要去陪父母了?而且就在家附近的宾馆陪父母住那么一个晚上,需要拎着一个行李箱吗?
  王致突然感到有些莫名的心慌,他使劲儿地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似乎是想将这这不安的感觉给甩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