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房事录》
第27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王致“呼啦呼啦”地吃完面,我却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了。王致妈妈和他那妹妹都一脸嫌弃地看着我,连王致也责备地看了我一眼,不过他们都没有说什么。我也知道浪费是非常不好的行为,可是那样儿的面条我实在是难以下咽。
  第二天早上,摆在我面前的早饭就是几只黄黑黄黑的馒头,我忍着昨天一路奔波都没有好好吃饭的饥饿的感觉,安慰自己说,一般人家早饭吃得简单也是有的,耐心地等中饭吧,反正也快了。
  吃完早饭,王致一声招呼也没有打人就不见了,把我一个人丢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哪哪儿都不知道,甚至连别人讲话都听不懂,而且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好在中午吃饭的时候他就回来了,午饭也确实是丰盛了一些。除了黑黄黑黄的馒头之外,每人多了一碗煮得烂兮兮的白菜粉条汤。我后来看过他妈妈做饭,那简单的来,一个大锅,放上水,丢点菜叶子和粉条,上面放个册子,放上馒头,就算好了。哎!当时啊我搅着卖相还不如刷锅水的“汤”,一天多来都没有好好吃饭的我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勉强啃了两口馒头和看着都难受的汤以免自己饿死,便回自己房间了。吃饭的时候,他们一直叽里呱啦地聊着,我根本都插不上嘴。下午,王致又是一声不响地就不见了,丢下我一个人。晚上很晚才回来,回来就吃饭了。我就看见王致的妈妈端了一个比脸盆还要大的锅出来,我心中暗喜,总算是被我等来了一顿大餐了,这下子我要好好儿地吃一顿了。”

  倪宁奇怪地发现林静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充满了嘲讽的意味,脸上也是快要哭出来了的表情,只见她大大地往嘴里塞了一口食物,胡乱嚼了嚼,有些口齿不清地接着说道:“你猜是什么好菜了,你要是能猜出来我就算你厉害。端近了我一看,原来是满满一锅子的白米饭。王致指了指大锅给我解释:‘哦,我跟我妈说了你们是吃米饭的。’
  我心中一声哀鸣,好吧,这简直是跟请你吃饭却真的只有饭这个笑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而发生在我眼前的是事实而不是笑话。
  我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也不好当面拂了他们的意,吃了几口白米饭便放下了筷子。我连蒙带猜地听到他妈好像在说:‘怎么吃得这么少?’
  我偷眼看了看王致,见他好像没有听见一般自顾吃着饭。我只能在心里大声呼喊,是啊,吃得太少啦,连个咸菜都没有,你还指望我能把这一锅饭都吃了吗?我,我都快要饿死啦啦!

  晚上的时候,我好不容易瞅空拉住王致问他白天都去哪里了,他说的什么乡下有这事那事听得我头晕。我又问他为什么都不跟我说一声的,他却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又被他妈叫走了。
  我想自己弄点吃的吧,可是什么东西在哪里都是两眼一抹黑,想问问王致吧,他又是忙得脚不点地的,只得作罢。当时我真是后悔在来之前没有带一点咸菜和方便面,我又觉得我在来之前还幻想着什么精美的面点简直就是可笑。
  忍饥挨饿地过了一宿,第二天,吃过老样子的馒头早饭之后,我便拉住急匆匆正要走的王致,让他当翻译,磕磕绊绊做着事关生计的沟通。
  ‘我们要么包饺子吃吧。’
  ‘不会调馅儿。’

  ‘我来调馅儿,我们家包饺子都是我调馅儿的。你们弄皮子就行,包也我来。’
  ‘那,好吧。’
  他妈妈似乎是有些勉强地答应了。看着大伙儿一起儿忙得热乎,我不禁为自己睿智地在这件事情上找到了一个平衡而小小地得意。按照他们这样子的饮食习惯,若是非要让他们正正经经地弄出几个菜来恐怕是强人所难了;而包饺子就不一样了,既没有烧菜那样的繁琐,而且我也能帮忙,他们只需要做他们所擅长的就行,他们也吃得惯,我又能接受,这可不是皆大欢喜吗对吧。
  我正开心地憧憬着我的饺子大餐呢,突然听到王致的妈妈说了一句:‘吃个饭这么麻烦!’

  本来她说话我并不太听得懂的,然而这句话我却听得清清楚楚的。我有些吃惊,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因为我觉得她根本就是没有理由在这个时候说这样子的话儿的。于是,我就装作没有听到,毕竟语言不通的,若是听错了引起什么误会就不好了。我继续着手上的活儿,继续憧憬着渐渐向我走来的饺子大餐。
  过了一会子,我竟然又听到她说了同样的一句话:‘吃个饭这么麻烦!’
  这一次,我确信自己没有听错,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管愿不愿意做,现在都已经开始在做了,又何必非要说这样伤感情的话儿呢?作为你儿子的女朋友到你家来,对你们猪食一般的饭菜都没说什么,只是要求吃一顿饺子,而且还和你们一起在弄,这难道很过分吗?难道好吃好喝地招待儿子第一次来家的女朋友不是你们应该做的吗?
  我也只是在心里想想,却是什么都没有说。本来我也不是个喜欢挑事儿的人,再说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儿上,人家还是长辈,我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呢。于是我强忍着心中的不快,装作没听见继续干活了。
  令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几分钟,她竟然把同样的话儿又再一次地说了一遍。我当时真的,我真的有把手上正在调着的饺子馅儿丢她脸上的冲动。我实在是搞不清楚,我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装聋作哑,她还要这般挑衅,她到底想干什么?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了,不客气地反唇相讥:‘这就算麻烦啦?在我们家,要做出一桌子菜来,从买菜洗菜切菜配菜烧菜,比这可要麻烦得多呢!’
  不知道是不是欺软怕硬,被我这样一反驳,她总算没有再像个复读机一般地说那样一句话儿了。一次本该欢乐的包饺子吃饺子活动就这样不欢而散,好在我不管心中有多么不爽,总算是这些天来第一次对得住我的胃了。
  而在整个这个过程当中,王致,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
  王致下午又出去了,这一次带着我。很快我就发现,带着我还不如不要带我。
  我这个动物园中的‘猴子’迎来了更多的‘游客’,完全没有介绍,一见面儿大家就开始叽里呱啦地说着我听不懂的话儿,时不时地还看看我,对我指指点点。好不容易熬到王致跟他们告别,我便跟在他后面走了出去。
  ‘你怎么都不帮着介绍一下的啊?’
  ‘不用介绍,他们都知道你是谁。’
  ‘可是我不认识他们啊。’
  ‘哦。’
  ‘以后你别带我去见你们家亲戚了,你们说什么我也听不懂,你又不帮着翻译翻译什么的,挺尴尬的。不过你以后走要告诉我什么时候回来。’
  ‘哦。’
  ‘你们这超市在哪里,你陪我去买点儿东西吧。’

  吃个饺子闹成了这样,我再也不敢造次,我去超市买点方便面和咸菜吃总行了吧啊。
  有了方便面和咸菜,我总算是可以维持基本的生存不至于饿死了,可是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营养不良,连走路都轻飘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