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房事录》
第30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在他们家人的心目当中,甚至在身处老家的王致心目当中,我就是个童养媳啊!一个童养媳,你还妄想别人把你当个人一般地介绍给别人,也把别人介绍给你?一个童养媳,你还奢望人家在聊天时顾及你的感受,给你进行翻译?就算听得懂你也没有资格去听!一个童养媳,难道不是应该包揽家里所有的重活累活,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地觊觎着只有男人才有资格吃的荷包蛋,有东西给你吃饿不死就已经很不错了。更为奇葩的是,作为一个童养媳,你还要求吃米饭?吃饺子?简直就是可笑!

  在他们所有人包括王致的眼中,我不过就是一个童养媳,无非就是一件道具、一个劳动力、一个生育工具而已……”
  “生育工具,生育工具……”倪宁喃喃地重复着这个词,眼神变得迷离而痛苦。
  “其实别的人怎么看我我都可以无所谓,我甚至可以为了王致去忍他们,可是王致也如此看我,如此待我,我无法忍受……”
  林静沉浸在自己的伤痛之中,并没有发觉倪宁的不对劲儿,还在继续说着。
  不过很快,她看到倪宁连脸色都开始变得苍白,才终于觉出了不对,赶紧暂时抛开自己的事情,关心地问道:“倪姐,倪姐?你,怎么了?”
  林静的呼唤终于让倪宁回过了神来,她勾起嘴唇笑了笑,端起了酒杯,朝着林静举起,口中道:“林静,让我们为生育工具干一杯!”

  林静觉得她笑得比哭还要难看,她摇摇头,苦笑了笑,也端起自己的酒杯,与倪宁的碰在了一起。
  一声清脆的碰杯声之后,二人都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一向不喝酒的林静有些晕晕的感觉,讲述往事带来的伤痛感似乎也减轻了不少。而倪宁似乎也恢复如常,她轻轻地放下手中的酒杯,给二人把酒又倒上了之后,才悠悠地问:“但是你还是原谅了他?”
  可不,若是没有原谅他,此时她应该正在学校享受着所有学习任务完成而工作还未开始的愉快真空期;若是没有原谅他,她将正在等待着去稳定而优渥的工作去报到;若是没有原谅他,她便不会因他而来到魔都,也就不会认识倪宁,更加不会有在今天这样儿的环境的这样儿的亲密的交谈。
  人生,有的时候想想其实挺奇妙的。
  林静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又吃了一小口面前的菜肴,点点头道:“嗯。我当时啊,震惊之后就是一头的恼火。虽然我们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可是我从小在爸妈的呵护下长大,也是从来都没有受到过这样子的对待。而且这种对待还是来自于我唯一爱过的男人。我如此真心实意地对他,换来的就是这样的回报。你根本不能想象我当时心中的委屈和绝望。我扭头就走了,第二天天一亮,我给王致留了一个纸条儿,就收拾东西离开了他们家,几经辗转独自回到了学校,心里打定了分手的主意。这样的男人,就是再爱,也是没法儿在一起的了,必须割舍。不过说真的,我后来越想越后悔。”

  “后悔当时一时冲动离开了他们家?”

  “哪有,我是后悔我当时就只顾着生气了,竟然连我拎过去的礼物都忘了拿上带走。虽说这送出去的礼物没有往回拿的道理,可那是我特意让我妈托人好不容易才高价弄到的珍贵菌菇干品啊,看这个样子十有八九是明珠暗投了,搞不好能被他妈给当垃圾扔了,简直瞎到九霄云外。哎,想想我就心疼。浪费啊,浪费是犯罪啊!”
  “哈哈哈哈……”
  倪宁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这小林静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林静一脸的气急败坏,握起拳头作势要去打倪宁,一边说:“倪姐,你好坏,人家正说伤心事呢,你竟然还笑,哼!”
  “好,好,对不起,我不笑了,不笑了,呵呵……”
  二人又笑闹了一阵子,林静又接着说道:“那个时候手机还是很贵重的东西,并不普及,王致看到纸条之后,也联系不上我,于是便跟着追到了学校。
  还记得在学校的那条小河边,优美幽静,安静无人。在那里,王致哭了,我也哭了。认识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哭,心里也是难受得不得了。
  他声泪俱下地对我说他知道是他不好,他一定会改的,一定会的。他不想跟我分手,让我原谅他一次。
  我本来就对他难以割舍,又见他如此诚恳地认错并承诺会改,于是便原谅了他。”
  “既是原谅了他,那这次你们俩这又是怎么了?难道他后来并没有改?”

  “嗯,也不完全是。我当时原谅他的时候,忘记了一件事:那是在学校,一个远离他们家那个环境以及那个环境中的人的地方,王致他在这样儿的地方本来就是正常的。
  虽然我们和好了,但是后来由于惊弓之鸟的心态,我条件反射地排斥接触他们家的人,甚至也排斥他与他们家人的接触。为此,我们又有过无数的争端。不过,我心里清楚,只要还跟王致在一起,不接触他们家的人就是不现实的事,所以无论怎么争吵,我也只是慢慢地调整自己的心态,舔着自己心中的伤痕,并没有责怪王致。这期间,为了王致,我还是去过他们家几次,每次都是不欢而散,但由于王致已有所意识,一直努力地调停,总算还能兜得住,大家都不至于太过难看。

  虽然还是不尽如人意,但是也算勉强过得去了,毕竟他的努力我也是能够看见的,我便没有多想,一门心思地准备与他谈婚论嫁。
  让我感觉像吃了苍蝇似的是,王致妈妈她竟然是“选择性”的封建思想。按理说,封建思想不应该是结婚时男方全包吗包括房子,而王致他妈竟然让我们租房子结婚!这真的是,什么便宜占什么啊,对自己有利的时候就是封建思想,对自己无利时又摩登得一塌糊涂。跟自己儿子还玩这样的心眼,我也是不服不行啊。这些也都算了,我除了恶心之外,也不想计较什么。你愿意支持我们是情分,不愿意那也是本分,我无话可说。

  让我做出分手决定的是这次他妈过来跟我爸妈碰面的时候发生的筷子事件让我彻底明白了,王致的问题就像深度中毒一般,已经深入到了骨髓之中,是无论如何也改不了的了。”
  林静喝了一口就润喉,将筷子事件原原本本地说与倪宁听了。
  “这件事情彻底破灭了我的幻想,我认识到即使他能够用意志在一些小事上努力作出改变,可是当真正遇到什么的时候,他还是时不时地会发作,因为这个根源是没法儿改变的。指标不治本终归不是个事儿,两个人结婚那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一辈子的事儿,如果连基本的价值观都不能统一的话,那么这今后的日子一定还会产生很多很多的矛盾,更别提什么精神交流了。我仔细想过了,我不想过这样的日子,所以我决定跟他分手。”

  倪宁若有所思地说:“筷子这件事情王致他处理得确实是有失妥当,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一个人数十年形成的思想观念和行为习惯,想要在短时间内彻彻底底地改变,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他愿意为了你改变自己而且已经付诸实际行动了,时不时说明他的确是很爱很爱你?而你,是不是对他太苛求了一点?要不你再给他一点时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