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房事录》
第32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虽然我的家庭条件还算是不错,但是当我第一次看到这里的一切的时候,反应可以说比你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是在这个房子里,我们一起吃饭、喝酒、聊天,那天真的很开心。他风趣幽默、风流倜傥、彬彬有礼而又体贴入微,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很快我就觉得自己有些醉了。当天晚上,我们就在一起了。那,那是我的初夜;他,他也是我的初恋。
  那一夜,他无比地温柔、无比地体贴,我们,我们不知道折腾了多久才一起沉沉睡去。虽有着撕裂般的疼痛,可是我的心中却充满了甜蜜,我认定了他就是我要找的人,才毫不犹豫地把自己交给了他。体力消耗巨大,我睡得很死。
  然而,沉睡中我似乎听到有人断断续续地在说:‘水,水……’
  刚开始我以为是自己在做梦,后来挣扎着醒过来,才发现原来是身边的秦少在喊,只见他眉头紧锁,满脸的痛苦与悲伤,正艰难地叫喊着。
  我当时心中好笑,一边伸手抚平他紧锁的眉头,一边嘀咕着刚才用力过度,现在想喝水想成这样的话儿。然后,我便起身去为他倒了一杯水。

  我把水凑到他的唇边,这才发现还在喊着水的他原来并没有醒,想了想,我便自己喝了一口,然后俯下身喂给他。
  他突然一惊醒了过来,看到近在眼前的我的脸,感到我们碰在一起的唇,仿佛吓了一大跳。我见他醒了,赶紧逃一般地离开了他的唇,把水杯推到他的面前,甜蜜而娇羞说:‘给,既然你醒了,那就自己喝吧。’
  ‘喝?喝什么?’
  他没有接水杯,一边揉着惺忪的眼打量着四周一边说。
  ‘水啊!你刚才做梦都在喊着水水水呢,快喝吧。’
  我笑着把水杯又往他面前递了递。
  ‘我不渴,我不要……’
  话还没有说完,他似乎是突然之间想起了什么,一下子便停住了,并呆呆地怔了半晌。”
  林静正听得面红心跳的,此时却忍不住问道:“咦,秦少他明明那么急切地想喝水嘛,怎么这会子一口还没喝呢,就又不渴了?难道他是做梦梦到沙漠了?”
  倪宁一脸嘲讽的意味:“哼哼,那是因为他喊的‘水’并不是‘喝水’的‘水’,而是……而是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倪宁深吸了一口气才终于将这句话给说了出来。
  “啊?!”
  林静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转折实在是太让人意外。这边刚和女神春宵一度,这人都还没有走呢,就又开始惦记着另外一个女人了。这是什么情况,林静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超出了她想象力的量程了。
  倪宁握着酒杯的手已经指节发白了,微微地颤抖着。而林静则努力地消化着这件事情,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去安慰她。

  倪宁一仰脖子喝干了杯中的酒,清了清嗓子,让自己勉强镇定下来,这才用明显颤抖的声音接着讲述:“当然了,这些我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我心里只有甜蜜和羞涩,看着他的样子,我心里忐忑,于是我将手中的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关切地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却并不答话儿,只是又转头四处看了看,低头思索了一会子,然后他抬起头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我当时心中狂喜,想着我总算是没有所托非人,于是垂下头笑着重重地点了点头。
  也许正是因为我因羞涩而垂下了头,我并没有注意到此时他眼中的痛苦神色。”
  讲到这里,倪宁不得不停了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气。
  而林静一脸懵逼地说:“倪姐,我,我有点糊涂了……”
  倪宁无力地冲她摆了摆手,并没有回答林静的话:“之后,沉浸在幸福甜蜜中的我就听他的话退了自己租的房子,搬到这里来住了。他对我很好,这里所有的配置都是最好的,我若是有什么需求他也是尽一切可能地满足我。虽然他并不常来,可还是时不时地会过来,每一次过来都似乎要把他积蓄的能量全部都发泄完似的。他还是经常会在梦里喊着‘水水水’的,不过以后每次醒来他都会喝上一杯水。哼哼,这样一来,我居然把第一次的那件奇怪的事情理解为他因激动而手足无措。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真的是一点也不错。另外,他还有意无意地在事业上给予我助力,实际上,光是‘秦少的女朋友’这样一个身份,就已经足以在这个圈子里让我的事业发展顺利很多了。他那样儿的身份,能做到这样,我当时真的是感到心满意足了,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全天下最最幸福的女人了。每天除了工作,我就是等待着他的到来;每一次他来的时候,于我就像是过节一般。这样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一过就是几年。”

  “这么长的时间,倪姐你难道没有想过要跟秦少结婚吗?”

  “女人遇到了自己真心喜爱的男子,谁不想修成正果跟他结婚啊。可是他从未跟我提过。我也明白像他这种身份的人,结婚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会有着诸多方面的考虑。于是我也就等着,等着他来提。我理解他,所以我不敢提,我怕提了会吓跑了他,当时的我并不想失去这样的生活。当然了,在没有结婚之前,我也是严防死守地做着保护措施的。”
  “事实证明,倪姐你是对的,你终于是等到了。”
  倪宁摇了摇头:“结婚并不是他提的,而是他的父亲秦老爷。”
  倪宁美丽的脸因痛苦而有些变形,在时明时灭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有些狰狞。
  “有一天,他又来了,显得特别特别的高兴,不同于以往任何时候。看着他高兴,我虽然不明所以,但我也就很高兴,陪着他喝了很多很多酒。那一天,他说了很多我听不懂的话,兴致特别地高。然而,他却并没有留下来过夜,甚至连碰也没有碰我一下,直接让 司机把他送走了。这种事在以前从未发生过,我以为他是有什么紧急的事需要马上处理,不得不走,虽然心中有些失望,却也并没有多想,自己让人收拾了之后便也歇下了。

  没有想到,就从这一天开始,他以后每一次来都不再碰我一下,更别提留下来过夜了。每一次他都是坐一坐就走,有的时候喝点酒,有的时候不喝。然而,他的情绪倒是越来越高涨的,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着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了,就问他,他只是说,跟我没有关系。

  当时我在这段感情中已经陷得很深很深,我非常苦闷,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些什么来改变这种状况。
  刚开始他还不时来坐坐,后来就越来越少,到了再后来,他就很长时间都不来一次了。
  我一个人坐在这空荡荡的屋子里,感到无比的孤独。房子里到处都是他的影子、他的声音、他的味道。我甚至都不敢回到这里来,可是又怕他会在我不在的时候突然就来了。那段日子真是绝望啊,莫名的绝望,越等绝望。
  我刻骨地想他,有的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就给他打电话,电话很难打通,好不容易打通一次吧他也只是说他忙,并不多说。有一次我试探地跟他说要不我搬出去住吧,而他又说不用了,让我放心地住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