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房事录》
第36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完这句话,秦老爷不再理会柳一水,转身便走。
  “老爷!”
  柳一水往前爬了几步,喊道。
  秦老爷停住了脚步,却并没有回头。
  “一水求老爷不要把一水的事情告诉远少爷,求求您了老爷。”
  秦老爷只是停了一停,并没有其它任何的反应,就又继续大步向前离去。

  话说秦老爷子这一生总是能杀伐决断、举重若轻地处理各种棘手的事情,真是必须点赞,不服不行啊。
  陷入回忆之中的柳一水已是泪流满面,她就这样坐在窗前,任眼泪无声地流,湿了衣襟。
  她从未奢望过当什么秦家的少奶奶,她明白自己的身份。她这一辈子也没有什么理想和抱负,只求能够一直地陪着远少爷,伺候他,为他生儿育女。
  然而如今,她永远地失去了生育能力,她再也不能当母亲了,再也不能了。

  一个永远都不能当母亲的女人还能算是女人吗?她质问自己。
  她发疯了一般地捶打着自己的肚子。她恨,恨它的不争气;她恨,恨那场疾病;她恨,恨她的家族遗传。
  她的父亲也是死于这种病,而她却从来都没有想过,她自己能够捡回来一条命,已经是上苍垂怜了。而且,她能够得到一个男人的如此痴心相待,更是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缘份。
  同样的事情,从不同的角度去考虑,就会得到不同的结论,也会带给我们不同的心境。
  也许,这世间的一切烦恼和忧愁,都源于我们想要的太多吧。
  “少爷,您回来啦。”

  佣人的声音远远地传来。
  她赶紧跳了起来,三下两下地擦干了眼泪,仔细地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头发。还没完全弄好,她便看见她的远少爷满面春风地走了进来。
  她连忙挤了点笑容出来,迎了上去。
  “在做什么?”秦远柔声地问她。
  “我……在想你。”她低下头,怕他看见自己残余的泪痕。
  她由于刚刚哭过而愈发显得楚楚可怜的模样让秦远看得都有些痴了。

  他抬手勾起她的下巴,让她平视着他,怜惜地说:“以后想我了就给我打电话,知道了吗?”
  她被迫地看着他,面上飞上了红霞。
  “嗯。”
  秦远看着她娇羞的模样,情不自禁地就似扑火的飞蛾一般向着那份霞光凑了过去。
  柳一水看到不远处正有佣人经过,感到恨不好意思,连忙挣扎着推开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她问道:“远少爷,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呀?是有什么事儿吗?”
  “我……嗯,想你了。”
  他勾起食指刮了一下她小巧的鼻头。
  柳一水“嘤咛”一声就软在了秦远的怀里,羞涩得抬不起头来。
  他抱着她坏坏地笑了。

  就这样抱了也不知道有多久,他这才放开了她,啄了啄她的唇,无比温柔地说:“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他一边说一边一把拉起她往外便走。
  “远少爷,我换个衣服啊哎……”
  “不用换了,你穿什么都好看。”
  柳一水并不是怕不好看,她是怕他发现她衣服上的泪痕。
  林静今天早上被闹钟吵醒的时候发现倪宁已经不在屋子里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有事先走了。早饭我已经让他们准备了,吃完你就让司机送你去上班。第四行左边第三个按钮就可以呼叫他们。对了,谢谢你。”

  倪宁给她留了字条。
  林静像做梦一般体验了一把“豪门生活”,觉得确实是感觉十分不错啊。穿着整齐制服的司机门对门地把你送到公司楼下,这可是比挤地铁倒公交地那要舒适得太多太多了啊。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这才只是“到此一游”了一下而已,就已经不想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了。她发现自己越来越能够理解倪宁的纠结了,她可是如此这般地生活了好几年了,早已经成为了她的一种习惯了吧。若是让她再次地回到“平民生活”,她要如何去适应?她真的还能回得来吗?林静不知道。

  就在林静下车的时候,一双充满了痛苦的眼睛在不远处惊奇地看着她。
  而林静因为急着回公司处理因请假而积压的不少工作,却并没有注意。她一到公司便紧锣密鼓地投入了工作,连口水都没有时间喝。
  差不多到了中午快下班的时间,她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从如山的工作中抬起头,拿过手机一看,是王致。
  她心中一暖,嘴角不觉就勾了起来,本来她也准备趁中午的休息时间给他打个电话来的呢。真是心有灵犀,她心想。
  “喂。”
  她拿着手机来到茶水间,故意不动声色地说。
  “林静,林静,你接电话了啊,我还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
  王致的声音有着明显的激动。
  “嗯,我只是不想下班了又看到一个捧着一把糖葫芦的人。”

  “哎呀林静,你真是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如果你还是不接电话的话,我就准备晚上下班了带着糖葫芦去找你了。”
  林静拼命忍住笑,尽力用平板的声音说:“你打电话来是有什么事吗?”
  王致的声音突然间变得有点哑:“林静,你,你是不是不要我啦?”
  “嗯。”
  林静脸上已经笑成了花儿,声音却还是努力装得那么死气沉沉的。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久到林静以为电话是不是都已经挂断了的时候,王致的声音才又响了起来:“林静,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我都不怪你。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必须把我心里的话告诉你,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那,那好吧,你下班之后过来吧。”
  林静故意装着犹豫不决的样子。
  说完,她赶紧就把电话给挂了,因为她再也端不住了。她把手机用双手捂在胸口,“咯咯咯”地笑出了声来。

  “咳咳……”
  林静这边正发着花痴,突然听到有人在咳嗽,朝着声音的方向一看,原来是吴淡。
  “林静,怎么笑成了这样,捡到什么宝贝了这是?”
  吴淡一边打着咖啡一边说。
  “嗨,这遍地都是宝贝呢,可惜就是捡不起来。”
  林静敛了敛笑容,遗憾地说。
  “你就扯吧你,你以为你到了金银岛啊,还遍地都是宝贝呢,做梦吧!”
  林静指指窗外,说:“看到没,那儿,那儿,还有那儿,不都是呢嘛!”
  “哪儿呢?我怎么看不见?”

  “那么大个东西你都看不见,是不是瞎啊你。”
  吴淡又瞪大了眼睛朝外面看了看,疑惑地摇头道:“还是看不见。”
  林静捧腹大笑:“哈哈哈哈,那些个房子你看着难道不像是金子堆的?我看着这些房子就感觉像是在看着金山似的。”
  吴淡挠了挠头说:“呃……不过也是啊,论价格确实是不比金山便宜到哪里去啊。对了,有阵子没见你了,是不是休婚假去了?”
  “没有啊,我是回学校答辩去了。”
  “哦,笑得这么甜蜜,我还以为你刚度完蜜月呢。”

  “哎,这房子的事儿都还没有落实呢,度个什么蜜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