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房事录》
第43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想到这里,她一边皱着五官都几乎挤在了一起的脸,一边嫌弃地放下手中的茶杯说:“这玩意儿,又苦又涩的,有什么好喝的!想我们在家啊,都是喝的橘子汁儿呢。那些橙黄色的粉末啊,用开水一冲,哎呀妈,那个香啊,老远就能闻到呢。尝一口,酸酸甜甜的还带着一股子橘子的香味儿。喝上一杯,就别提有多么舒服了。哎,我说,你们试试就知道了哦。”
  林妈妈瞠目结舌地看着她说:“含糖量高的饮料我们家都是基本不喝的啊,果汁嘛,就算偶尔要喝,也是喝鲜榨的。这种添加剂和香精搞出来的东西,亲家母,能少喝还是少喝一点比较好吧,喝多了对健康很不好的。”
  王妈妈豪迈地挥一挥手说:“啥?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剂?嗨,我说你们这些人啊,讲究这么多你们累不累啊?人活一世,就是要让自己舒服就行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你们说对吧!什么健康不健康的,如果要我放着这么好喝的东西的不去喝,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不如死了算了呢!”
  王妈妈还真是任性啊。她这一辈子,混了这么些年,终于等到了“自己最大”的这么一天,可不是该好好地任性一把啊?再说了,她勇敢得连“死”都不怕了,简直就是无所畏惧啊!
  人生赢家,鉴定完毕!
  林静无言以对。
  林妈妈无言以对。

  林爸爸无言以对。
  “妈,我马上去给你买橘子汁粉。”
  王致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平时在家里还不觉得,这在外人面前,他简直就恨不得找个地缝给钻进去,只想赶紧翻过这一页去。
  “就买我们家平常总喝的那个牌子啊,记得啊!”

  “知道了,妈。”
  王致逃也似地打开门走了。
  王妈妈有些得意地看着他们,似乎在说,你们各种坑我,怎么样,还是我儿子懂我。
  林静、林妈妈和林爸爸三人互相看看,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过了半晌,林妈妈忍着自己心中像是吃了个苍蝇一般的不舒服,开口问道:“亲家母,对于结婚买房子的事情,你是怎么打算的啊?”
  毕竟,不论怎么样,正事还是要谈的,总不能又像上一次一样白跑一趟。还是早谈完早走人吧,跟这种人在一起多呆一分钟她都觉得吃不消,简直会短命的啊。若是依着她的性子,她老早就将这样的人家拉入了黑名单了,可是林静和王致之间的事情她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发生了这么多,她这个傻女儿,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是这么死心塌地地认准了王致,真是让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她真心不知道,林静怎么就会遇到这么样的一位婆婆,她也不知道,这王致看着文质彬彬的,可总么就会有这么一位极品的妈妈呢!

  这样的人家,搞完这次的婚事,以后各过各的,她是再也不想来往的了;而林静呢,也要尽可能地远离这位尊神,否则的话,这以后的日子啊可有的她的苦受的了。
  哎,她看了一眼林爸爸,心中哀叹一声。为了女儿,向着炮火,前进,前进,前进……

  而王妈妈听了,却像是被踩了尾巴似的跳了起来,瞪大了眼睛说:“买房子?买什么房子?我不是跟王致说让他别买房子了,就租着住的吗?怎么,难道他没有告诉你们吗?”
  林妈妈眼神锋利地看了一眼林静,林静默默地低下了头。不知道什么原因,她一直都没有把王致妈妈的这个说法告诉自己的妈妈,只是说他们一直都没给一个明确的说法。
  林妈妈痛苦地闭上了眼睛,哎,她这个傻女儿呀!
  片刻后,她睁开眼睛,强迫自己盯着王致妈妈,无奈地说:“亲家母啊,我们家的风格呢,向来都是做实事的,你看啊,上次什么聘礼的事情,我们也什么都没提,就是想着……”
  “是你们自己不要的!”王妈妈“霍”地站起来,一脸紧张地大喊,仿佛怕他们现在又反悔索要聘礼似的。

  正低着头的林静猛然抬起头,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王妈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还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怎么还能有这么不知好歹、把无耻当有趣的人。她心里堵到不行,恨自己当时自作什么主张说不要聘礼,还负责跟自己的爸爸妈妈沟通?我去,好了,现在就是这样把自己和爸妈都丢进了坑里的无言的结局。
  一时间,她觉得王致的妈妈让她在自己爸妈面前丢尽了脸,而她的爸妈也是因为被她连累才受到这些个莫名的屈辱。
  不齿、羞愧和愤怒夹杂在一起,让林静恨不得站起来抽这个莫名其妙的女人一个巴掌。要不是因为王致,她立刻掉头就走,永远都不要再跟这个女人有任何的交集!
  可是她忍住了,生生地忍住了,她答应了做王致的“药”,而作为“药”,又怎么能自己率先发病呢?
  林爸爸和林妈妈为了林静也忍住了。
  林爸爸一言不发地抽烟,而林妈妈则举起双手做防御状,说:“好好,你冷静,确实是我们家说不要聘礼的啊,今天我说起这事儿呢,也不是说想反悔又来跟你们要什么,我只是想说明一下,我们家的人都是不太讲究虚礼的,而比较讲求实际。”
  王致妈妈听说他们不会再来要聘礼,终于放下心来,脸色也好了很多。
  林妈妈见状继续说道:“我们认为呢,结婚不买房子是肯定不行的,考虑到实际情况呢,可以买得小一些,但是不买肯定是不行的。我们只有林静一个女儿,如果你们家要是不想买的话呢,那也行,就由我们家单方面出钱来买,贷款呢也由我们和林静一起来还。不过,我可是丑话要说在前头的哦,既然是全部由我们家出钱买的房子呢,那自然是应该只属于我们家的。所以呢,产证上只能写我们林静一个人的名字,而且必须在产证出来之后才能领结婚证,因为这样才能算作是婚前财产,跟你们王致还有你们家都没有任何的关系。当然了,既然两个人结婚了嘛,这房子王致自然还是可以住的,不过你们家其它人嘛,就要看我们高兴了哦。而且今后两人若是一直都和和美美地倒也罢了,倘若万一要是有个什么变故啥的,你们家王致可就得净身出户了哦。亲家母,我要说的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林妈妈说完这些,就自顾悠哉地品着自己的那杯茶,再也不想看王致妈妈一眼。
  本来双方语言还不是很通的,不过林静妈妈说的是普通话,王妈妈经常看电视的,听个大概意思还是不成问题的;而王妈妈统共也没有说几句话,而且都不是很复杂的话,连蒙带猜地当然也能够听得懂。所以,双方的沟通倒是意外地没有障碍。
  然而,就是这简单而不多的几句话,却是几乎句句都能够把人给气死!
  自己之所以觉得跟王致妈妈有语言上的障碍,可能一多半还是跟那种压抑的氛围有关;更有可能,也许王妈妈是故意为难她也说不定。还是妈妈厉害,压得住场子!林静心想。
  王致妈妈转了转眼珠子,心里的小算盘打得飞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