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房事录》
第50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不仅是她。她所关心的那些个朋友,他们也都生活得不错。
  吴淡虽然一直到现在都没有女朋友,可是人家一直都是自得其乐的,只要自己开心,又对别人无害,便怎样都好不是吗?陈泊虽然也没有什么可圈可点的事情好说,但他一直以来都把自己的生活过得稳健安定、无惊无险。马明为工作打拼得不分昼夜,虽说长期这样对身体不好,可年轻人就得有点儿拼劲不是吗?胡志自己的工作稳定体面,他老婆的网上童装店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照这样看来,他们也很快能够买房了,说不定还可以一步到位买一个大的。倪姐的火锅店生意蒸蒸日上,现在大家想找个正经干净点儿的地方好好地吃个火锅基本上都会想到倪姐的店,虽说倪姐在感情上受了很严重的伤,可是再重的伤,时间都会慢慢让它慢慢愈合的不是吗?王致,嘻嘻,王致的事情自然是跟她有很多重合,值得一提的是,在不影响本职工作的情况下,他的私活还做得红红火火,给他们带来了不少的收入,王致说,也许在不远的将来,他们就能够添置一辆车了。

  林静想着这些,不知不觉就笑眯了眼。这可以说是她自打来魔都之后,过的最顺风顺水、最充满希望、最波澜不惊的一段日子了。之前所有的奔波和辛劳,都是值得的了。她想。

  然而,这世上恐怕没有人的生活会是一直一马平川的,有波峰就有波谷,反之亦然。当下这波澜不惊的生活,也许只是为了后面的跌宕起伏在铺垫、在蓄势,或冲得更高,或跌得更惨。
  再好的生活大概也不会万事如意吧,这一段的好日子中还是有那么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的。
  王致的妈妈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非要将他们在他家的婚礼安排在春节假期,还要求她和她爸妈以及王致都要到场。
  婚礼嘛,要求这些人到场本也无可厚非,可是耽误他们一家子的人过年不说,这春运期间的车票是有多难买,他妈知道吗?王致家离魔都有将近两千公里,开车过去也不现实。而这若是坐飞机吧,春运期间的机票肯定也别想什么折扣能买到就不错了,四个人一来一回不吃不喝一两万就没有了。林静他们马上要开始装修了,正是用钱的时候,这小两万林静可是舍不得花。
  她想商量着改个时间却被无情地驳回,说是只有这个时候人才会来得最齐,毫无商量的余地。林静的心里简直就是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这些人也太以自我为中心了吧啊,完全只考虑自己啊!她想起倪宁的话,不能太过于纵容和迁就王致家里的人,就想着拒绝他们,说过年这个时间点他们都没空;可是一转念,她又觉得这毕竟是办婚礼啊,一辈子就只有一次的事情,算了,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

  林静不但说服了自己,还说服了听说过年的时候要去王致家办婚礼差点跳了起来的父母。
  后来,她就会知道她又一次地错了。若是能够再给她一次机会选择,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对他们说:"不!"

  秦少爷发动一切能发动的力量去打听了柳一水的下落,然而结果正如他一开始所预料的那样,这世上恐怕是除了秦老爷子自己,便不会再有第二个人会知道柳一水的下落了。
  他感觉自己要抓狂了,他觉得这简直就是比当初一水昏迷不醒还要让他难以忍受。当时,他还可以看到她、摸到她、感觉到她,他还可以跟她说话、照顾她,他至少还能够知道她好好儿地在那儿躺着。而现在呢?
  她完完全全地从他的世界中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想到他的一水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承受着什么,他简直就有杀人的冲动。他再一次地失去了她,更彻底地失去了她!他再也找不到她了吗?她还会像上一次那般能够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吗?
  他悔恨,悔恨自己没有保护好一水;他自责,自责自己为什么就没能先父亲一步采取措施,他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竟然会对无辜的一水下手。可是,事已至此,说这些又能有什么用呢?
  他想她想得发疯,她的影子、她的声音、她的笑容和她的泪眼也总是在他的脑海中飞旋。
  虽然她已经不在那栋湖边别墅里了,但他还是会经常来到这里,感受着他们俩的小窝儿里她的味道和他们之间满满的回忆,而这些最终又会增加他的胡思乱想,带给他更加深重的痛苦。然而,他却像戒不掉丨毒丨品一样地说服不了自己来到这里,因为这里现在已经是唯一能够带给他一丝宽慰的地方了。
  自己的妈妈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奶妈也在一水苏醒的前一年去世了,如今父亲中风昏迷,一水又失踪不见了,这茫茫人海,万千之众,却再也没有一个他的亲人,他难道就这样孤伶伶地、形单影只地行走在人世间,直到永远?

  他固执地将所有这栋别墅里的配置都保持原样,包括保姆、园丁、厨师和司机这些人员,因为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隐隐觉得也许有一天,一水能够再一次地回到这里。
  拿到房子之后,挑选装修公司、量房子尺寸、做装修设计、讨论修改装修方案,每一件事情,林静和王致都亲自参与,毕竟这是第一个属于他们二人自己的房子。
  设计图纸定稿后,便开始动工了。没有亲手装修过房子的人不会知道,这简简单单的“装修”二字,包含着多少的大事小事。二人选用的是半包的方案,虽说比清包要好很多,可是对于还要上班的二人来说,也是相当不轻的一项任务。
  春运的火车票明天就要开售了。
  这天二人晚上下班后匆匆吃了个快餐,林静对王致说:“我先去排队买火车票了,春运的火车票要提前排队,不然肯定买不到的。等下还有个材料要送货过来,可能还要搬一下,你就留下来等材料来吧。”
  “火车站那么乱的地方,你一个人行不行呀?”
  “魔都这地方,火车站又有那么多的人,能有什么事儿?再说你把这事情弄好了就赶紧来找我不就得了!”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
  “知道了,我走了。”
  到了售票处,林静才知道这买票的人到底是有多少多,简直可以用“壮观”来加以形容,仿佛全世界的人都集中到了这里。
  林静望着转了好几个弯还是一眼都望不到尽头的队伍,叹了一口气,默默地排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这大冬天的,这些人为了能在过年的时候回个家,竟愿意这样地站在寒风中不知道要多久,也是拼了。可是她,这样拼,又是为了什么?她自己也有些莫名。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当排在林静后面的队伍也已经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时候,林静突然觉得小腹开始隐隐作痛。
  坏了坏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她原本以为不会那么早来的,没想到它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来了。
  寒风吹在身上显得愈发地冷了,身体里面也有一股子寒气在上升。她紧了紧衣服,但丝毫都不起作用。在这内外寒气的夹攻之下,林静觉得腹中的疼痛越来越尖锐,越来越难以忍受,到后来已经变成了刀绞一般的疼痛。伴随着疼痛的,还有一阵阵的恶心和晕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