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房事录》
第60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完,他搂着她往外便走。
  倪宁放心地任由郑远摆布,像个木偶一般。
  他们到得医院,小女孩已经被送进了急诊室,一干人等在外等候,蹲的蹲,站的站,发呆的发呆,抱头的抱头。
  对方人太多,座位是早已经没有了。二人四处看了看,找了一个角落,郑远将倪宁扶了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铺在地上,让倪宁坐了下来。
  他看着倪宁凌乱的头发和衣服,还有脸上的横七竖八的抓痕,心疼不已,凑到伤痕近处,轻轻地吹了吹,他安慰道:“别怕啊,一切有我呢。”
  “嗯。”倪宁可怜兮兮地像看着救星一般地看着他。
  突然,不知是怎地,救星郑远突然睁大了双眼,用自己的手揪住了自己的衣领,仿佛喘不过气来一般,样子看着十分吓人。不一会儿,他的脸还像吹气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很快就肿得像个大皮球了。

  倪宁大骇,忙扶住马上就要倒了下去的郑远,急得快要哭出来了:“怎么了远哥,怎么了?你可不要吓我呀,远哥!医生,医生……快来人啊,来人啊……”
  大家听到动静,一齐都看了过来,却没有一个人动。小女孩的爸爸则冷眼道:“果然是东西有问题呀,你看这也中毒了吧!恶有恶报的呀!”
  去王致家办婚礼,虽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不愉快,但事情毕竟是过去了,林静也说服了自己不再去计较这些个事情。林静既是已经释然了,那么她爸妈就算是有着天大的意见,也只能是烂在肚子里了。
  日子还得继续,生活还得往前推进。

  有不如意,也有如意,也许这就是生活。
  过了元宵之后,装修师傅们就回来了,大家再加一把劲儿收个尾,便可以大功告成了。然后再一边添置家具,一边晾晾味道,便可以收拾收拾入住了。
  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高兴的事儿。
  另外,在林静家里办婚礼的日期也已经定下来了,为了不影响他们的工作,时间定在一个小长假,离现在还有几个月的时间。
  “王致,你早点把时间告诉你妈吧,她也好早做安排。”

  “嗯。”王致这一次倒是雷厉风行的,他马上就给他妈打电话了。
  林静也懒得听他们讲什么,反正通知到了便是了,于是忙自己的去了。
  谁知过了一会子,王致有些神色古怪地找了过来,将手机递给她说:“我妈要自己跟你说。”
  “啊?”林静有些意外,就是通知一声的事情嘛,怎么搞那么复杂?
  不过既是已经这样了,她又不好不接电话,算了,就当打个招呼吧。考虑到二人语言上还是存在着一定的障碍,林静便打开了免提。
  “嗯,您好!”按理说,两人已经是夫妻了,林静应该称呼一声“妈”了,可她总是觉得叫不出口,而现在再叫阿姨,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于是她干脆就把称呼给省了。
  电话那头王致妈妈似乎也并不在意,只顾着歪腔怪调地说:“林静啊,你看哈,一来呢,这路这么得远,这二来呢,我这身子也不好,你说说看,我是不是不应该来呀?”

  林静看了看王致,有些哭笑不得,你不来便不来呗,竟然还摆事实讲道理地踢一个倾向性非常明显的球给她,让她来叫她不要来。当她林静傻啊!再说,她和她爸妈已经在聘礼的事情上面吃过一次药了,难道会傻到再吃一次,一直吃下去?这不是侮辱她和她爸妈的智商吗?
  林静心里像吃了个苍蝇般地恶心,她压住恶心,对着电话一字一句道:“第一,我爸妈身子也不好,去你们家办婚礼路也一样很远,而且当时还是在春运期间。第二,我认为您应该来。不过来不来的那是您自己的事情,您自己决定。”
  说完,她就皱着眉头,嫌恶地将电话递还给了王致。她还没提她爸爸在他们家饿得胃疼的事情呢。
  王致一把抓过电话:“还是我来说吧。”
  王致拿着电话,小声地不知道说着什么,林静去找了本书,在旁边看着。
  然而,这种情况下,又如何能够看得下去呢!
  其实说心里话,林静真的是有点儿怕了王致他妈了。提到她,她就心里条件发射般地发虚。仅仅从这一点上来讲的话,她还真心不希望王致他妈过来在她们家举办的婚礼,就她那德性,还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样的幺蛾子呢,想到这一点,林静心里就提心吊胆的。
  但是他们的婚礼,作为长辈的他妈理应是该到场的嘛,他们也理应是该邀请到她的嘛。这都是人之常情,很好理解。你若是真心不想来,便随便找一个理由推辞便好了嘛,皆大欢喜。反正我们邀请也邀请过了,你自己不来的,今后不说起便罢,说起来也是怪不得谁的了。
  然而,像他妈这般,丢出两个似是而非的理由,然后引导你来说让她不要来了,这以后若是说起来,吓,是你让我不要来的对吧!推得个一干二净。这招“请君入瓮”是不是做得明显和拙劣了一点?你当你是谁?又当别人是谁?难道这种做法不是可笑而又卑鄙的吗?难道所有人都是任你随意玩弄于股掌之上的吗……
  林静手中胡乱地翻着书,心里却胡思乱想着。这样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快两个小时的样子,她看到王致终于放下了电话,面上却是没有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是什么结果。
  王致走到她的跟前,淡淡地说:“我妈同意按照预定时间过去你们家。”

  “哦。”林静更为云淡风轻地应了一声。
  王致看了看林静的脸色,小心翼翼地说:“那个,你没有生气吧?”
  “没有啊。”
  王致又看了看,林静的脸上还真是看不出喜怒。

  “你不是在说反语吧啊!”王致不希望林静不开心。
  “我说什么反语啊,我为什么要生气啊?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林静还是不动声色地说。
  “那个,你要是不高兴就说出来,或者打我也行,千万别憋着。”王致弱弱地说。
  “哈哈,王致啊,我说你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就一定要给我扣一个‘不高兴’的帽子呢?我没有不高兴啊,相反,我高兴得很!”林静笑着说。
  王致这下子总算是放心了,看来林静真的是没有生气,不过她是为啥高兴,他可就真是想不明白了,林静可还是头一次能够在与他妈有关的事情上如此高兴的呢。
  “你……”
  “你看啊,今天你不但主动劝你妈,而且还成功了不是?从以前的百分之百无条件服从,到后来的努力规劝却不成功,再到现在的打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劝你妈而且还成功了,这难道不是赤裸裸的进步吗?这说明什么?说明我这药有效呀,有特效,哈哈,对吧!好了,孺子可教,此病可治也,希望假以时日,你能彻底地把这病给根治了哦。不用谢了!”
  林静摇头晃脑地说。
  王致笑嘻嘻地:“好啊,你竟然敢又逗我?看我怎么惩罚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便作势要来挠林静的痒痒。
  “你来啊来啊,我不怕痒,气死你,气死你嘿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