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房事录》
第64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郑远这朴素却感人至深的话语让倪宁唏嘘不已。其实,人家早就已经放手了,而迟迟犹豫着不能放手的人恰恰是她自己。哦,不过,对,郑远说的对,这些都已不再重要了。重要的是最终她还是给了自己一个重新寻找幸福的机会,而她最终也幸运地找到了。
  想到这里,倪宁心中大定,她破涕为笑地看着郑远说:“我也不会,生生世世。”
  有不少的承诺都是在病床前做的,有的是为了满足病人的要求以求给予他慰籍,有的是则是为了表达歉疚之情,不一而足。倪宁和郑远二人今日在病床前的相互许诺却是双方都真正发自于内心的,不掺杂任何其它的成分。
  郑远感动地将倪宁抱得更紧了些,倪宁也放心地依偎在他的怀中。抚摸着他还尚有些肿胀的手臂,倪宁心疼地说:“你呀,以后不论怎样,都不许这样了知道吗?多危险啊!你说你要是有个什么事,你让我可怎么办?哎,对了,话说你明明知道自己有着严重的海鲜过敏,当时还那么奋不顾身地去吃那些菜,难道你心里就不害怕会出事儿的吗?”
  郑远不好意思地笑笑,说:“嘿嘿,那个,当时情况紧急嘛,我看着你被别人欺负成那样儿了,哪里还有时间去想那么多嘛!再说了,反正就算我不吃那些菜,不是也得吃你亲自给我准备的海鲜刺身吗?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那还不如受那可以为你解围的一刀呢,这样比较划算,你说对不对呢哈哈!”
  “你……”

  倪宁故作生气地去打郑远,纤纤素手落在他的身上却是无异于爱抚。
  她的心里如蜜糖般甘甜。
  他也是。
  二人各种笑闹不提。
  郑远受宠若惊地找到了自己的“月亮女神”,而那个与他同名不同姓的人却苦苦寻觅和等待却仍没有找到自己的“洛水神女”。
  发动所有力量寻找柳一水的行动从来就没有停止过,然而,老爷子就是老爷子,他藏的人,若是他不想让人知道,那恐怕就谁也找不到。他在藏人的时候,大概也是千般算计,万般筹谋,却偏偏没有想到自己在藏完人之后很快便会昏迷不醒至今吧。这下子可好了,柳一水的下落竟成了千古之谜了。若是他能够未卜先知的话,不知道他又会怎么做呢?只要是有空,秦远就抱着那么一丝的希望,来到他和柳一水的湖边别墅,回忆着他们的过往,希望她能够自己回来。

  然而,天不遂人愿。一天又一天,一周又一周,一月又一月,时间就这样慢慢地过去了,然而一水却仍然是杳无音信。他让人24小时不间断地值班,确保一水在任何时候过来,他都能够知道。然而,她,仿佛就这样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每一次,他都是带着希望来到这里,又带着失望离开。这里,对于他来说,成了一个无比纠结的地方。常常,他就这样呆在这里一整夜一整夜,不说,不动,不吃,不喝,也不睡。他爱这个地方,也恨这个地方。这里一切的一切,都是他的回忆和慰籍,然而却也是对他的讽刺和嘲弄。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茕茕孑立于这个世界上还能够坚持多久,他的一水难道就这样永远都不会回到他的身边来了吗?他越来越深刻地体会到了一十足成千古恨的感受,他常常悔恨,若是他能够早父亲一步将一水藏起来,或者在一水苏醒之后就先父亲一步将一水藏起来,再或者那个女人没有逃婚,他父亲也就不会把一水藏起来以制约于他,那么,这所有的一切便都不会发生,一水就会永远永远地陪在他的身边。

  是的,那个女人,才是这一切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个女人,才是他所有痛苦的根源!
  这人啊,一旦情绪不好,再加上休息不好,就容易钻牛角尖,而一旦钻了牛角尖儿,也实在就是不可理喻了。他对她的玩弄,他父亲对她的威逼利诱,他完全都看不见,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竟然,他还将这一切都怪罪到了倪宁的头上,真是令人无语。这是不是就是我们常常所说的以自我为中心呢?这一切的一切,难道不是源于他和他父亲的太自我以及对别人的太不尊重吗?
  眼下,他完全不这么认为。
  在他的心里,倪宁已经成了他不共戴天的仇敌,正是她,生生拆散了他和一水的幸福生活;正是她,活活导致了他现在这样没有边际的孤独凄惨的日子。他从来没有想过,若是倪宁不逃婚,那么她牺牲的就是自己的幸福生活,要过无边无际的凄惨日子。
  有那么一些人,凡事他们从来都只会想着自己,而从不去站在别人的角度和立场去考虑问题。

  在这样无比煎熬的心境当中,他还要一个人独立撑起这个商业帝国,他实在是感到身心疲累。他想休息,可是他不能,因为他在这个位置上,没有人可以代替他,这副沉重无比的担子也没有人可以交付。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背着巨大包袱的人,独自孤单地行走于这世间。他不止一次地想过放弃。可是,他又想到,若是他真的放弃了,那么他的一水如果要是回来了,找不到他那可怎么办呢。他下定了决心,不管花费多少的时间,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找到他的一水。他祈祷上天能够再给他一次机会,这一次,他保证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再离开他的了。

  躺着中枪的倪宁此刻却正在做着她的美梦。
  爱情的力量是无穷的。在爱情的滋润下,郑远恢复得很快,没几天就出院回公司上班去了,倪宁也总算是放下了一颗担忧和愧疚的心了。
  她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勾起嘴角笑了,那种初恋之中女子发自内心的甜蜜的笑,出现在了女神一般的倪宁的脸上,何其迷人。事实上,这样的笑,出现在任何一个女子的脸上都是迷人的,不论美丑贵贱。
  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为零,女神也不能例外。昨天他们才刚刚见过面,可是她却觉得他们仿佛已经有一个世纪没见了。她想他,想得发疯。
  这种酸酸甜甜的感觉,让她为之深深地沉迷,不可自拔。
  自从认识了郑远之后,倪宁才发觉他们之间的这种感情,似乎跟之前她与秦少之间的那种感情不太一样。她与郑远之间,是真正的两情相悦,二人在一起的时候,气氛是那样和谐,双方都能够从对方的身上找到莫大的慰籍;而之前她对秦少,更多的却是仰望、崇拜和依赖。当然,秦少对她,那就更加自不必说了。
  她的手指,不自觉地在柜台上划着,一遍又一遍。她是在画一个“远”字。这是人在无比的思念与牵挂当中的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只是,已是此“远”非彼“远”。
  倪宁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突然,她放在包里的电话响了,她一惊,赶紧伸手去包里掏自己的手机。也许是远哥打来的哦,她简直是连一秒钟都不想耽搁。
  “啊……”
  倪宁一声尖叫,她的手指上传来了钻心一般的疼痛,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划到了。她顾不上查看自己的手以及“作案工具”,忍着疼痛,翘着受伤的手指掏出了手机一看,果然是她的远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