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房事录》
第80节

作者: 嗲嗲小姐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可是,好景不长,我的公公婆婆因为悲痛也先后去世了。这样一来,所有的担子便压在了我一个人的身上。临走之前,他们把厂子托付给我,让我再苦再难也一定要把厂子给继续搞下去。
  “我一个寡居的女人,带着一个不到三岁的孩子,还要操持着整整一个厂子,实在是力不从心啊。所以公婆都已经不在了之后,我就把孩子交给我的爸妈来带,我自己则全心全意地扑在了厂子上。可是即使是这样,我一个女人,混迹于商场之中,你能想象那有多么辛苦吗?”

  “我能想象,真的。”马明看着周姐真诚地说,之前他总觉得她的目光太过于犀利,看都不敢看她,现在这样的周姐他才敢直视。
  他有切身的体会,他是做销售的,而销售只是做厂子的一部分而已,很多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应该改名为“亚历山大”,又更何况周姐她是打理整个厂,而且她还是一个女人。
  周姐向马明投去感激的目光,然后继续说道:“付出总有回报,在我的努力下,厂子开始一改我丈夫去世之后的颓败,变得红火起来。然而,你知道,我付出的除了我的各种艰难和一些不为人知的密辛之外,还有什么吗?
  周姐停了下来,似乎是说不下去了,马明赶紧又扯了一张纸巾递了给她。

  她接过,擦着自己源源不断涌出的眼泪,无声地哭泣,哭够了,她才抽噎着说道:“我付出的,还有我的儿子,我儿子的性命!
  “当时,我经常要出差,有时还要加班、应酬什么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再顾及到我儿子,于是我就把他放在我爸妈那里养着。我爸妈虽说身体不好,可也是尽心尽力地把小明照顾得很好,但是,他们觉得他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爸爸,妈妈又整天忙得不照面儿,好生可怜,就没有怎么忍心对他进行严加管教。时间一长,这孩子就学坏了,整日里只是跟一些社会青年厮混在一起。我知道了之后,骂过他几次,他也总是阳奉阴违,并不当个事儿。我当时也忙,叮嘱了外公外婆几句就又忙自己的去了。可是这个时候,外公外婆已经完全管不了他了,他倒是时不时地把外公外婆给耍得团团转,而他们怕我骂他,也没敢告诉我。就这样,小明在学坏的路上越走越远,直到……呜呜呜……”

  周姐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周姐,你……”

  “直到有一天,他在一次群殴事件中受了重伤不治身亡……我真的好后悔啊,如果我能不那么忙,如果我能稍稍地对他有多一些的关注和管教,如果……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说什么都晚了。如果可以给我再选择一次的机会的话,我宁愿用我的一切,包括我的命,去换回他。白天,我各种嬉笑欢乐、左右逢源,晚上我一个人回到家里,却痛苦得恨不得恨不得杀了我自己。整夜整夜,我都睡不着,眼前总是浮现出我儿子的脸,他在喊我妈妈妈妈……”

  周姐无声的眼泪已是湿透了衣襟。
  人啊,有的时候往往会一叶障目地为了追求一些并不那么太重要的东西,而去牺牲或者忽视真正对自己举足轻重的东西;等到这些重要东西真的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比如有的人会为了追求金钱、事业和成功而完全不顾及自己的身体健康,等到健康真的失去的时候,却用再多的金钱、事业和成功都换不回来自己曾经忽视的健康。
  “想哭你就哭出来吧,不要憋着……”
  马明虽然还没有孩子,然而此刻他却能感同身受周姐的痛苦。
  周姐闻言,突然猝不及防地一头扑进了马明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这泪水几十年来时时刻刻都在她的心里流着,然而却很少有尽情释放的机会。
  马明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地张开着双手,满脸通红地尴尬着。
  周姐却只顾着尽情地哭。
  过了一会子,马明总算是有些习惯了,他突然感到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周姐的故事太过于悲伤,连他这个不相干的人都有点悲从中来,又更何况是当事人呢?话说哪一个妈妈不是把自己的孩子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的?她这些年能挺过来也真是不容易啊!
  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轻轻地抚着她的背,帮她顺气。
  周姐的身子震了震,然后她哭得更凶了,哭得整个身子都在发抖。
  看到周姐这个样子,马明的心里也揪成了一团。
  等到周姐稍微平静了一点之后,马明轻轻地问她:“周姐,这么些年,你难道没有想过再组建一个家庭吗?这样的话,也许你的伤痛会不那么难熬。”

  周姐抽噎着抬起满是泪痕的眼睛看着马明,而此时的马明也不再忍心把目光移到别处,于是二人就这样对视着。
  “是的,我累了,我真的累了,从内而外地感到身心疲累,我真的好想找一个人,来跟我一起来承担起这一切,给我打造一个避风的港湾,说不定我们还能一起再生一个孩子。我努力过,我尝试过,然而,世态炎凉,最后我都发现,跟我相处的那些人,要么是看中了我的钱,要么是看上了我的厂了,甚至还有的是看重了我打理厂子的能力,想娶我回去当看厂婆。当然,也有想一箭多雕的。总之,就是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看上了我这个人的。小马,你说这是不是很可笑?随着年龄的增长,说实话,我这方面的心思也逐渐淡了,一门心思地只是放在了厂子里。可是,那内心深处刻骨的孤独,却是如影随形,时时刻刻都在折磨着我。直到那天我在无意中遇见你……”

  周姐停顿了下来。
  哦,难怪我从一开始就总是觉得周姐看我的目光有那么一点儿说不出的怪异呢,原来她是想把他当成她儿子的影子啊!是啊,她说过的,她的儿子如果还活着,应该也就是我这么大的。马明心想。

  他很开心他终于找到了安慰周姐的有效办法:“周姐,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把我当成你的儿子来对待的,我也会像个儿子一样地对你好的。”
  周姐却惊得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瞪大了含泪的眼睛看他,像受惊的小鹿:“哦,不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是说自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我就莫名地有了一种特别的感觉,一种,一种我本以为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有的感觉了。”
  周姐吞吞吐吐、难以启齿地好不容易说完,泪痕纵横交错的脸上竟飞上了红晕。
  马明何曾经历过这种阵仗,当时就有点儿傻了。他就那样呆呆地看着周姐,一句话儿也说不出来。
  周姐看到他的反应,脸上渐渐现出失望的表情,她用擦过的纸巾随便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痕,随手一丢,又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站起来说:“小马啊,对不起,我吓到你了。其实你不用介意的,我本来没有打算告诉你,也就是一时有些失态而已。我先走了。你的事情我会尽快落实,有消息了我会给你电话。把我刚才说的话儿忘了吧,走了。”
  周姐说完这些话,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当她的手触碰到门把手正准备将门打开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马明的声音:“周姐,你喜欢把我当成什么便当成什么吧,只要你能够好受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