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10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跪在地上的李萍儿也跑了过来,两个女人使足了力气,陈自强都纹丝不动。
  “这是干什么?”店铺里的梁老爷子也跑了出来,“自强,赶紧松手!”
  “杀了你,杀了你!”可陈自强却只是吼着。
  他手里的力气越来越大,我已经听到我的脖子处传出了轻轻地咔咔的声音,脑子开始发晕,整个身子都发麻了。
  再过不久,我的脖子就要被陈自强扭断了。
  “弄晕他,快!”这时,又一声略带苍老的声音传出。
  我模糊的视线中,看到一根棍子往陈自强脖子上一杵。他便头一歪,倒在了我的身边。
  险死还生,陈自强倒下去之后,我赶紧坐了起来,张大嘴贪婪的呼吸着。
  “这是干什么?曌远,你怎么惹到他了?”质问声传来。
  我转身张嘴想要回答,但愣住了。
  好家伙,落凤村最年长的长辈全都到了!

  除了梁老之外,一共四人,全都皱着眉头盯着我,脸色十分不好看。
  我不知道其他的村是个什么情形,但在我们落凤村,加上梁老这五个长辈的话比村委会的人还管用!
  而且说起来也奇怪。
  这五个老爷子不仅个个德高望重,而且全都是奇人。
  像梁老,虽然是开棺材铺的,但其实雕刻手艺极好。他雕的东西都是栩栩如生。以前还有个什么寺的和尚请他雕过大佛。
  今天早上在村委会的陈老,医术也厉害得不像话。咱们村的人哪里不舒服了,都不会上卫生所。而是找陈老,每次都是药到病除。
  四人中还有一个柱着拐杖的。
  别看他现在柱着拐,佝偻着背,但他是咱们村有名的武师。姓卫。
  据我师傅说,他年青时在我们后山徒手打死过头狼。
  以前还参加过抗战,立过大功。本来可以在城里过大富大贵的生活,不知道怎么又回来了。
  在卫老身边是一个穿着长衫的老爷子,姓焦。
  虽然年纪大了,但气质儒雅。不仅满腹经纶,在经过了‘打土豪,分田地’的动荡之后,他居然还能出资在咱们村建了所小学,还是那的校长。

  这四人中为首的那个,鹤发童颜,双目炯炯有神,头上扎着个道士的发髻。
  他姓袁,是几个老爷子之中最奇的,据说是有一身捉鬼驱妖的本事。不止咱们村,其他村子里有人撞了邪,碰了煞都要请他去帮忙。
  其实如果师傅没死的话,地位也跟这几个老爷子差不多。而且以我师傅的本事,也肯定是个奇人。
  总之,这几个老爷子在咱们村,地位崇高,既受人尊敬,又让人忌惮。
  我从小被师傅影响,自然对这几个老爷子又敬又怕,连忙向他们回答道:“还不是早上的事。”
  看了眼倒在一旁的陈自强,他的脖子处有一个红圈,看来是被卫老手上的拐杖给弄了。
  早上的事这几个老爷子估计都知道了,他们并没有多说什么。
  倒是袁老爷子转身看向了梁老爷子,“你明知道自强这孩子的脾气,怎么不告诉曌远他会来你这拿棺材?”

  “我哪知道他现在会来?通知他的是傍晚!”梁老爷子显得有些不解。
  我摆了摆手,“袁老爷子,自强除了他妈的话就只听您的。您给他说说,我怕再这么下去,我非被他弄死不可!”
  “哼!”没想到这时,袁老爷子却朝着我哼了一声,“你这是活该!”
  “活该?”我不解地看着袁老爷子。
  “听老陈说你在查这两天发生的案子是吧?”袁老爷子没有回答,而是向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
  “胡闹!”卫老爷子重重地一柱拐杖,“都说了这事儿是鬼神作祟,你查什么?”

  这几个老爷子,在昨天看到刘婶的人皮的时候,就都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说真的,很奇怪。
  要说袁老爷子信也就算了,毕竟他是干这行的。可他本来就是‘捉鬼’的,真有鬼,他有什么好怕?
  卫老爷子,练武的,狼都能打死。年轻时又跟党打过仗,怎么他也信这个?
  还有焦老爷子,夫子学生,儒门大家。所谓子不语,怪力乱神。他怎么也信鬼神之说?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哪还有什么鬼啊神的!再说了,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就算真是鬼神干的,也得把他揪出来,让他伏法。”一旁的慕容洁毫不客气地说。
  “女娃娃,你不是咱们村的,又是干部,你想怎么查就怎么查。”袁老爷子瞧了慕容洁一眼,语气平和。
  但随后又瞪向了我,也变得严厉了起来,“不过曌远,你要是还认自己是落凤村的人,就别捣乱了。等我安抚好鬼神,这事儿就过去了!”
  “我说老爷子,您要还是一口一个鬼神,那可能算得上破坏社会安定了啊!”慕容洁也不知道怎么了,一下子变得这么冲。
  几个老爷子的脸色也因为她这话变得极为不好看。
  我赶紧把她拉到了身后,瞪了她一眼后向几个老爷子点了点头,“老爷子放心,我绝不乱来。”
  慕容洁似乎又想要冲上来,但被我给拦住了。
  袁老冲我点了下头,又注意到了我身后的李萍儿,“李家丫头,你这又是怎么呢?”
  李萍儿反应了过来,一把跑到袁老的跟前跪下,磕了个头之后道:“袁爷爷,您给梁爷爷说说,让他卖副棺材给我,让我安葬我妈吧?”

  “就是,这老爷子铺子里放着七副棺材,一副都不肯卖。您这么喜欢管事,管管这事呗!”慕容洁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冷嘲热讽的意思。“而且为什么不卖给李家妹子,却卖给这家伙?”慕容洁指了一旁昏过去的李自强!
  我赶紧又拉了她一下。
  而一向也算是热心肠的梁老居然到这时都还没有改变主意,“老袁,这几副棺材是给谁准备的,你心里清楚。我说不卖就不卖。”
  “哼!”焦老爷子哼了一声,重重地柱了柱拐杖。
  剩下的几个老爷子脸色也十分不好看。
  当然,我也从他们脸上的表情看出来了一些端倪。

  这几个老爷子之间,明显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袁老愣了好一会儿,居然没有管梁老,而是转头看向了李萍儿。
  他伸手把李萍儿扶起来,沉吟了一会儿才说道:“我找个人去镇上给你弄副棺材回来,让你娘入土,好吗?”
  李萍儿哪里会不同意,连忙点头。
  接着,袁老让我没事就回家。
  我当然不会留下,和慕容洁还有李萍,一同离开了。
  向李萍说明了一下我们的意图,她答应之后我们便一并往她家走去。
  半路上,一直憋着一口气的慕容洁也终于暴发了。
  “现在都已经解放了,人民当家做主,法制社会。你怎么把那几个老爷子当土皇帝一样给供起来了?”
  “老人家,年纪大了,是得尊重尊重,给点面子。但也不能他们说什么都听啊!”
  我算是明白慕容洁之前为什么会那么失态了。

  她是个丨警丨察,代表的是法制。几个老爷子的作法则是专制,是封建。
  我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李萍儿无奈的笑了笑,“警官,你不懂,这是咱们落凤村的传统。据我爷爷讲,这已经好几百年都没有变过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