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12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时,慕容洁已经拿起了一小块凝固了的血,在手上搓着。
  她虽然胆子不大,但这种脏活累活倒一点都不抗拒。

  “你说的就是这个?”没一会儿,慕容洁把手伸向了我。
  我看到她的食指上有一粒如沙子大小的晶体,和昨晚看到的一模一样。
  “没错!”我回答着她,同时也准备配置之前的液体。
  我没有管她,只是自顾自地忙活着。
  “这个,是盐吧?”当我榨着蔬菜液体的时候,她突然开口道。“我听说人的血之所以是咸的,就是因为里面有盐。”

  “盐?”我倒是也知道这点,但血里的盐是不会随着血的干涸凝成颗粒的。
  我抬头想要向她说明这点。
  刚抬头就被吓了一跳,慕容洁居然把食指往自己嘴里送,想要尝那颗粒的味道。
  这妞,也太大胆了!
  我赶紧叫住了她,“你疯了,万一有毒怎么办?”
  “我.......!”慕容洁顿了一下,连朝着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她把手上的颗粒抹掉之后才向我说道:“等下让胖子带点回去,市里到我们镇办案的人里好像就有个什么法医,让他帮忙验验。”

  我点了下头,瞪了她一下,让她别再想着尝那玩意之后,才专心做着自己的事。
  很快,我配了三杯液体出来。
  分别把从地上和柜子上弄到的村长血,还有李婶的血弄了进去。
  我集中了精神,仔细地看着。
  慕容洁也跟我一样,弯腰低头,皱眉细看。
  “奇怪!”过了好一会儿,我不由得开口呢喃了一声。
  村长的血,不管是柜子上弄下来的,还是地上弄到的,还是和之前一样。
  完全融解进液体的过程之中,并没有奇怪之处。
  《麻衣相术》中的相法,也要用的鼻子。我从小也一直想办法保持着鼻子的灵敏性,很自信自己绝对不会闻错。
  “咦,你看这杯!”我正思索着自己到底哪里弄错了之时,慕容洁的声音传出。

  我转过头去,看到她正指着融解了李婶血的杯子。
  李婶的血,也已经完全融解了。
  但和村长不同的是,血液融化之后,杯子里却出现了胶态的杂质。浮在了液体表层,看起来有点像漂在水面上的油膜。
  “真的被下药了?”慕容洁兴奋地看向了我,“那村长被剥皮的时候却没有发出惨叫声,也就能够说通了!”
  慕容洁十分高兴,我的心里也有点高兴。
  虽然这只是解决了村长死亡的其中一个疑点,并不能指向凶手。但这个发现至少能让人安心。
  可高兴的同时,我还是十分不解。
  “还是不对!”虽然不想让慕容洁失望,但最后我还是开口向她说道。
  慕容洁的笑容凝固了,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
  “草药入腹,的确能影响血液,但我的液体验血的时候不会出现这样的变化。”
  “血液真有问题,最多是血在融进液体的时候,颜色会不对,融解的速度会不对。但要过滤出杂质却做不到。”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
  村长的血按理来说也有问题,但什么都验不到。李婶的血却验出了不可能验到的东西,这实在是有点诡异。
  我伸出了手,用小指的指甲挑起了那漂浮在液体表面的胶状物,缓缓地送到鼻子前闻了闻。

  “怎么样?”慕容洁急切地向我问道。
  “是药液!”虽然很淡,但中医草药的那股气味却一点都没错。我不由得咬牙轻啐了一声,“靠!偏偏又真的是药物。”
  慕容洁也在一旁好笑道:“会不会是你记错了,你的这东西是能够过滤出杂质的?”
  我很自信绝对没有记错,于是朝着慕容洁摇了摇头。
  就在我摇头的过程中,无意间瞟到了被瘦猴弄回来的刘婶人皮上的血块。
  猛地,我脑子里灵光一闪。
  刘婶的血里也有不对劲的东西,而我推测出那东西很有可能是凶手留下的。
  “我明白了!”我不由自主地向慕容洁笑道:“不是刘婶的血里有问题,而单纯只是她的血有问题。”
  “什么?你说明白点?”慕容洁没有听明白我的话,又着急又略带着些不爽地向我问道。
  可现在,我根本没有心思去回答她的问题。
  我猛地转头看向了融有村长血的两个杯子,情不自禁地呢喃着,“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凶手是他?怎么可能?”不多的线索也在这一刻猛地在我的脑海里汇聚,我觉得我似乎摸到了答案。
  “你知道凶手是谁了?”慕容洁扯了我一下,向我问道。
  我根本没有心思理她。
  脑海中的答案对我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也让我的心理正受着极大的斗争。
  我再一次转头看向了瘦猴带回来的那些干掉的血液,那些白色的晶体是什么,我的心里多少也摸到了答案。

  “如果真的是他,那张嫂在刘婶死后又见到她也说得过去。但李萍儿在李嫂死后见过她却解释不通啊?除此之外,还有那双黑暗中的眼睛,还有家门口会飞的鬼怪……
  我拨开重重迷雾,以为快要抓住答案的时候,诸多扑朔迷离的线索又纷至沓来。
  当时的我一心只想着快点找到凶手,从他身上搞明白人皮案是否跟师傅被杀有关,却忽略了那些未解开的疑点。
  严格来说我只是个看相的,并不是侦探。所以当时明明还有好几个疑问没有弄明白,可我的心里只剩下揭开真相抓住凶手的急迫。

  “不管了,凶手如果真的是他。抓到他问清楚就明白了。”
  慕容洁不断的询问着,可我一直都没理会她。
  我现在只想把我想到的几个答案确定下来,然后抓住凶手,向他问个明白。
  剩下来的时间,我一直在忙着。
  按照《麻衣相术》血相篇中所记载的方法,配置另外一种液体。
  这一忙,就忙到了半夜。
  连饭都来不及吃,我拿着自己配好,装在玻璃瓶中的液体就要出门。
  慕容洁似乎也知道我关键的那一部分工作完成了,我刚转身,她伸手把我死死地拉住了。
  “你干嘛?”我转头向她问道。
  “你干嘛?”她反而冲我一吼,“整整一天了,你什么都不跟我说,跟着魔了一样,我们先休息一下,吃点东西行吗!”
  我哪有心情吃东西啊,只要抓到凶手,可能就能弄清楚我师傅死的真相。

  我向慕容洁摇了摇头,“等不了,凶手连杀三人,还把他们的皮剥了。这么丧心病狂的一个人,我怕耽误了时间,又会有人死。”
  我认人准,知道对什么人就该说什么话。
  果然,听到这话慕容洁眉头皱了皱。
  我又抬起了脚,但却还是被她拉住了。
  她的脸色异常郑重,瞪着我,“就算不休息,也麻烦你先平复一下心情。我真怕你因为精神太过紧绷,会猝死。”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慕容洁的眼睛,我觉得她所说的‘猝死’这事儿,她似乎经历过。
  为了安她的心,也为了不浪费更多的时间。
  我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口气。

  让自己激动的心情平复了一些之后,才睁开双眼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的样子后才向慕容洁说道:“现在,可以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