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14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是我,曌远!”我开口应答了一声。
  “呵!”一声轻叹传出,“你终于来了。”
  我一愣,这什么意思?陈老爷子知道我能够调查清楚?
  “进来吧!”随即,老爷子的声音再度传出。

  没有多想,我轻轻地把门推开了。
  陈老爷子坐在一把老人椅子,对着门,双眼直勾勾地看着。
  眼神十分奇怪,我觉得好像是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意思。
  “嗯?”奇怪的是,当身后众人也跟着我走进来后,陈老爷子却又露出了一副十分吃惊的样子。

  按理说,他既然知道我调查清楚了,要来找他。
  应该知道我会带人来抓他才对啊?
  可惜的是,这是我第一次破案。
  哪里会考虑这么多?
  我只想着把陈老爷子逮捕归案,同时问清楚他是不是也杀了我师傅。

  当时甚至连证据全不全,推测合不合理都没去管。
  “你们这是?”陈老爷子抬手抚了抚下巴上的胡须,不解地看着我们。
  “陈爷爷!”李萍儿和陈自强都叫了他一声之后,便乖乖地站到了一旁。
  慕容洁则在这时站了出来,“陈老爷子,我现在以丨警丨察的身份来向你问话!”
  “你想问什么?”陈老爷子不客气地答道。
  “这几天村子里的命案,凶手是不是你?”
  慕容洁本来对几位老爷子就没有好感,这会儿陈老爷子的态度似乎让她更加不高兴。于是她干脆地向陈老爷子质问道。

  陈老爷子出乎意料之外,陈老爷子露出了吃惊之色“我是凶手?”
  “曌远?你想用这种手段对付我?”而后他向我问出了一个莫明其妙的问题。
  同时一旁的李萍儿拉了我一下,“曌远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呀。”
  我笑了笑,没有管陈老爷子一系列古怪的反应,向他开口道:“陈老爷子,以你的医术,想要让一个人被剥皮之后还活个几小时,没问题吧?”
  “呵!”陈老爷子一声冷笑,“真没想到啊,结果居然会是这样!”
  感概了一声,陈老爷子态度再变,他抬头看向了我,一副认命了的样子,“没错,我能做到!”
  “除此之外,你同样有本事给人下毒,让她在死后,皮肤快速从身上分离掉落,对吧?”我又接着向陈老爷子问道。
  村长被杀的疑问已经完全解释通了。
  而刘婶的死亡,我也自以为已经找到了答案。

  她皮肤内侧出现的晶体,在我看来是毒素的沉积物。
  刘婶肯定是在死之前就中了毒,这毒不仅要了她的命,同样使她死后皮肤剥落,再因为毒素的毒性,也能使血液快速干涸。
  刘婶的死亡和村长应该刚好相反。
  我们以为村长是在被剥皮之后半个小时死亡的,但其实他是在被剥皮数小时之后再死亡。
  我们以为刘婶被剥掉皮之后至少经过了半个小时,人皮才被挂到了树上。

  但实际上,因为中毒的原因,她人皮上的血根本就不用过半小时便能干掉。
  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张嫂在刘婶人皮被剥之前很短的那一段时间内还见过刘婶。
  “呵!”陈老爷子再次冷笑,“没错,的确有那么一种毒,毒发之时,能致人死亡又让皮肤和肌肉分离。”
  “李嫂,也是你下的手对吧?”陈老没有否认,让我越加自信,我说话的声音也大了几度,“你同样是给刘婶下的毒,把她毒杀的!”
  “可我明明在我母亲死亡之后,还见过我母亲啊?”李萍儿连忙开口。
  “不!”我抬手制止了李萍儿,“你觉得自己在李嫂死亡之后见过她,但其实只是因为我相错了尸体而已。”
  “给刘婶的毒,既然能让刘婶人皮上的血液快速干掉,那么这毒也应该能够腐蚀尸体。”
  我笑了笑把手放进了口袋里,同时向陈老爷子一笑,“整个村子里,这么精通药理,而且能如此精巧的把整张人皮都剥下来的,也只有你陈老爷子了,我说的对吧?”
  我目光灼灼地盯着陈老爷子,迫不及待地想要弄清楚我师傅是否也是他杀的。
  可陈老爷子在听完之后,却只是抚着胡须,一边摇头一边轻笑,“虽然听起来十分荒唐,但把一切都推到药物作用上去,也的确能说得通。”
  “曌远,这些理由你想了很久吧?”陈老爷子看着,眼中有些不屑。“好,就当你这一切都说得通。既然你想要通过这种方法对付我,那最关键的东西找到了吗?”
  “丨警丨察!”陈老爷子捻着胡须,不急不慢地向慕容洁看了过去,“据我所知,就算线索都指向我,但拿不出证据你也没有权力抓人吧。”
  “老爷子,你倒是挺懂的啊!”慕容洁向我摇了摇头,“的确,没有证据我抓不了人。”
  “证据?”我笑了笑,“陈老爷子,如果你的下巴疼,你就直接按摩吧,别抚你的胡须了!”
  陈老爷子放在胡须上的手一顿,眉头紧皱地看向了我。
  我则缓缓地把放进口袋里的手拿了出来,手里正拿着那包着‘头发’的纸。

  没有说话,我缓缓地把纸打开,露出其中的东西。
  顿时,慕容洁脸色一变,连忙抬头向陈老爷子看去。
  陈老爷子则在愣了一下之后,呵呵直笑,摇头不语。
  纸内的东西,在刚刚得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根头发。

  但其实,那是胡须!
  不管是颜色还是长度,都和陈老爷子下巴上的山羊胡没多少区别。
  “陈老爷子,这根胡须是我在村长被害的房间的门上无意中找到的。”
  “为了制造不再场的证据,你只能在他死之前剥皮,所以得想办法制服他!”
  “虽然我想不通你是用什么手段制服村长的,但他也让你受了伤。你的下巴撞到了门上,留下了这根胡须!”

  我已经认定了陈老爷子是凶手,一想到他花甲的年纪,又受到村子里的人尊敬。但却连杀三人,而且还剥皮这么残忍,心里就有一股火。
  愤怒的把那张包着胡须的纸往陈老爷子一扔,同时开口向他吼道:“我师傅,是不是也是你杀的,你为什么要做这些?”
  我往前冲了一步,还想往前,却被慕容洁拉住了。
  “你干嘛?就算他是凶手,也得我抓回去审!”她拉不动我,但瞪了胖瘦两名丨警丨察之后,我便被他们架开了。

  事到如今,陈老爷子没有做出任何的辩解了,被慕容洁带上了手铐,带到了村委会。
  李萍儿和陈自强也不知道是没有反应过来,还是不肯相信,一直到我们跟着慕容洁到了村委会,他们俩人都还是一副痴傻之状。
  知道这事儿对他们的冲击力太大,我让他们先回去,好好休息一晚。
  为了确定不会再出现其他状况,我没有离去,陪着慕容洁和胖瘦两名丨警丨察把陈老爷子带到了专门用来拘留村里闹事的人的房间。
  看着胖丨警丨察把那房间上了锁之后,我才彻底松了口气。

  紧崩的精神在这一刻松懈下来,无边的困意袭来。
  透过窗子,我最后看了一眼房间内的陈老,准备回家睡觉。
  陈老爷子也在看我。
  这并不奇怪,可奇怪的是他的眼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