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17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而且这件事如果不查清楚,你能过自己那关吗?”慕容洁看向了我。
  瘦猴也看向了我,我知道他还想劝说。

  趁着他没有说话,抬手在他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不用劝我了,他们两个女孩子都想要继续查,如果我退缩了岂不是太不男人了。”
  “再说了,陈老爷子的死,我无论如何都要负责!”
  瘦猴叹了口气,同样把手拍在了我的肩膀上,“得,服气了。不拦着,有什么要帮忙的,你只会一声。”
  我笑了笑。
  “曌远,除了要谢谢你不放弃,有件事我想要跟你说清楚。”我看到慕容洁微微笑了笑,但很快她的表情变得凝重了。
  知道她想要说什么,她还没有说话,我便点了下头,“明白。”
  “这一次,我会小心再小心,确定之后再确定。任何一个疑问没弄明白,任何一个线索没查明了我都不会结束调查。”

  我朝着慕容洁重重地点了点头,“没有百分之百确定凶手是谁,绝对不会下结论。”
  “谢谢!”没想到慕容洁突然表示感谢。
  李萍儿随后也凑上来向我道了声谢,怪尴尬的。
  接下来,问了一下昨天收尸的情况之后,我们几个人便出了门再一次投入了调查之中。
  虽然时间还很早,但村子里的人都已经开始出门劳作了。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除了瘦猴之外,我,李萍儿和慕容洁的脸色都十分不好看。
  因为我们遇到的每一个人,都向我们投来了嫌弃,讨厌的目光。
  起初我还不理解。
  瘦猴和慕容洁就算了,瘦猴自小就不受村里待见。慕容洁是丨警丨察,又是乡外人,也不怎么受欢迎。
  我和李萍儿也让他们讨厌?

  后来我明白了,他们讨厌我,是觉得我害死了陈老爷子。
  嫌弃李萍儿,则是他们觉得害死陈老的人是李婶变的厉鬼。
  说来好笑,现在我们四个成了村子里最让人嫌弃的人了。
  老实说,这感觉不怎么好受。
  只有瘦猴一脸无所谓,走在我们最前面,还向我们安慰着:“甭理他们,这些人都是庸人。看人是鬼,看鬼是人!”
  “呦!”他刚说完便停下了脚步,朝着一旁看了过去。
  我也转头,才发现不远处就是刘婶家了。

  刘婶的法事已经做完了,今天清晨应该已经下葬了。
  不过陈自强的孝衣还没有脱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坐在门口傻乐。
  瘦猴抬起手冲他打着招呼,“傻强,啥事乐成这样啊?昨天不是还哭得挺伤心吗?”
  陈自强看到了我们,让我意外的是,当他看到我的时候,居然没有露出半点不高兴的样子。

  要知道昨天我找他去陈老爷子家的时候,他看着我的时候还是恨恨地咬着牙的。
  “呵呵,我娘回来了,我当然高兴!”陈自强咧嘴笑着。
  说的话却让我们面面相觑。
  陈自强则是在说完这句话之后,呵呵直笑地走进了门,抬手把门关掉了。
  “会不会刘婶也变成了鬼,回去见自强了?”李萍儿看向了我,目露惊骇。
  我摇了摇头没有回答,向瘦猴问道:“具体怎么回事?”
  “昨天我背你回去的时候,路过刘婶家门口。看到这傻个跪在门外哭,问他出了啥事,他只说刘婶走了。”
  瘦猴挠着头,也是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现在又说刘婶回来了,我真没弄明白。”

  我想了想,随后便摇了摇头。
  李自强脑子不好使,心智低幼,我估计是昨天刘婶的法事做完,要下葬了,他舍不得才哭吧。
  至于刚刚说刘婶回来了,可能是有人安慰了他。
  总之他的话在我看来,和我们现在的案子没什么关。
  所以我并没有在意。
  “走吧!”招呼了一声,我们便继续往前走着。

  最开始,刘婶,李婶和村长相继死亡,三者间看上去没有什么关联,让我以为杀人凶手可能只是一个单纯的杀人狂,没有目地的杀人!
  直到昨天陈老爷子的死亡,才让我意识到了很重要的一点。
  凶手费了那么大的心思,引起了恐慌之后直奔陈老爷子,也只杀了他一个人。
  也就说是,凶手是有针对性的。
  刘婶,李婶,村长和陈老爷子,背后肯定隐藏了不为人知的联系,或者我没有看到的相同点。
  我们在商量好了之后,决定从他们四人的生活方面入手,先查他们的遗物。
  四个人里,最方便查的当然就是李婶了。
  我们很快就到了李萍儿的家,胖丨警丨察蹲在门口,一脸憔悴。
  在看到李萍儿之后,吓得往后缩了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勉强站起来向慕容洁敬了个礼。
  李萍儿开了门,我们几个跟她一起走了进去。
  刚进门,一股药香气传出,闻到之后让人的精神都稍稍振奋了一些。
  我看到,在房子客厅里,李婶的尸体已经被裹上了一层医用纱布。

  纱布上撒着一些不知成份的灰。
  在灵床的周围,则用碟子装了几碟不知道什么制成药膏,药膏点燃了。药香气是从那里传出来的。
  “棺材还要几天才能到,我又不舍得让我妈曝尸荒野,所以只能用这种方法掩盖尸臭气,你们见谅!”李萍儿转头朝着我们一笑。
  我笑了笑,同时想起早上瘦猴说的事,又连忙向李萍儿道:“对了,瘦猴说你昨天替我看了病,真是谢谢你了。”
  李萍儿浅笑不语。
  我又赶紧说道:“陈老爷子的事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他传了你医术,要不然我昨天不会叫你过去的。你放心.....!”

  我本来想说,我一定会找出凶手赎罪。
  却不料李萍儿的眉头轻皱了起来,“陈老爷子没教过我医术啊?”
  我愣住了!
  不是陈老爷子教的?
  李萍儿从小到大都没有出过落凤村,而咱们村子里又没有其他人懂医术,那她跟谁学的?
  似乎知道了我心里的疑问,李萍儿看了眼被纱布裹住的李婶,“我懂的这些,都是我妈教我的?”
  “李婶真是深藏不露啊,不会李婶才是陈老爷子的徒弟吧?”瘦猴笑道。
  可李萍儿却还是摇了摇头:“也不是,我妈的懂的这些不知道是从哪里学的。”
  见到我和其他人都露出了好奇的表情,李萍儿又接着说道:“大概是四年前吧,我妈突然说自己学了点医术。”
  “她又不敢在外人面前露本事,只敢天天拿我练手。这几年下来,我也多多少少学了一点。”
  顿了一下,李萍儿又补充道:“不过肯定不是陈爷爷教的,我妈一再叮嘱我,不能让陈老爷子知道了。怕他老人家知道村里还有其他人会医术,会不高兴。”
  “李婶没提过她是跟谁学的?”我好奇地问道。
  李萍儿摇了摇头,转身进了她的卧室。
  出了之后,手里提着一个木制行李箱,“这里面是我妈所有的遗物了,你们看看。”

  她把箱子放到地上,开了锁。
  乡下人,本来财物就不多。
  箱子里有几套衣物,四季的各有两到三套。
  除了衣物之外,还有少数的几个首饰以及一些杂物而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