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19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慕容洁倒是十分冷静,向我问道:“你确定真的是一对儿?”
  我又看了几眼戒指,最后向慕容洁重重地点了点头,“我虽然从来没有见过这只,但我敢肯定就是一对儿!”
  “这话什么意思,你没见过?”慕容的脸色一沉,“曌远,一定不能再出现上次的事了。”
  我也郑重了起来,指了指手上的戒指,“你看这上面雕的,三尾带冠,是凤。”
  “我师傅不见的那只,两尾无冠,是凰。两只肯定是一对儿的!”
  “只是很奇怪,我从来没见我师傅戴过。李婶也应该从来没戴过。”

  “是挺奇怪的,以你师傅在咱们村的地位,就算真娶了李婶也没人会说什么。怎么定情信物都给了,却不戴?而且又不表明关系呢?”瘦猴挠着头,疑惑不解。
  “有没有这种可能,李婶只是看到过你师傅的那只戒指,觉得好看所以也去订做了一只。李婶的是凤是因为她分不出凤和凰的区别!”慕容洁也在思考着。
  我想了想,也不是没有慕容洁说的这种可能。
  那个年代,尤其是乡下尤其看中仪式感。像这种类似定情信物的东西,肯定会佩带的。
  我想了一会儿,突然想到师傅的那只戒指还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这只戒指如果和那是一对儿的话,也应该有。
  于是我一只手拿着戒指,一只手放到了凤的尾部,轻轻往下一按。
  动了,凤的尾部是可以活动的。
  旋即,我又轻轻地一扭。
  “咔!”一声极为细小的机簧弹动之声传出,戒指的凤身为成了上下两半。
  “没错,绝对是和我师傅的是一对儿。”我小心翼翼的把变成两半的上半部分揭下,兴奋地说道。
  可下一秒,我的眉头又不由得皱了起来。

  和我师傅的那只一样,这戒指的中心部分是空心的。
  只不过这只戒指的中空部分里,却塞着一张已经泛黄了,折得四四方方的纸。
  我本能的抬头看向了李萍儿。
  这是李婶的戒指,这纸放得这么隐秘,肯定是有关于李婶的秘密。
  能不得看,得李萍儿说了算。

  李萍儿被我盯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连忙向我说道:“拿出来看看吧!”
  我用小指的指甲往里一挑,纸便被我挑了出来。
  我慢慢地把它打开。——日明当空,弱冠而立,羊首龙影,涅槃飞升!
  师傅临死之前对我所说的四句谶言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可是我来不及震惊,因为还有一个十分不对劲的地方。

  这纸上的笔迹,不是我师傅的!
  我控制自己先去忽略这纸上的内容,把纸向李萍儿递过去之后问道:“这是李婶的字迹吗?”
  李萍儿想都没想就向我摇了下头,“我妈不识字的!”
  “奇怪了!”

  按理说,如要这戒指真的是我师傅给李婶的,那这张纸要么就是我师傅藏的,要么就是李婶藏的。
  可字迹不是我师傅,李婶又不认识字。
  难道这戒指,还经过了另外一个人的手?
  我在考虑这问题的时候,慕容洁则念着上面的诗。
  而这让一旁的瘦猴听到了。
  他拉了我一下,不可思议地向我说道:“这不是咱们那天到刘婶家里之后,听到那几个老爷子念的诗吗?”
  我一愣。
  是啊,那几个老爷子也知道这四句谶言。
  最近两天各类事情层出不穷,我居然把这碴给忘记了!
  虽然如此,但我的心里却有点郁闷。
  本来希望要查些线索,没想到越查疑点越多。
  我把戒指复原,递给了李萍儿之后,不由得揉起了太阳穴,仔细地整理着现在为止得到的线索。

  可惜的是,想了好一会儿,我发觉所有得到的线索其实全是疑点。
  好在有一点知道了。
  李婶,陈老爷子都知道这四句谶言,再加上我师傅,一共三个。
  这实在是太巧了了。
  而且很有可能刘婶和村长也知道。
  也就是说,凶手是要杀知道这谶言的人?
  接下来的目标会是那几个老爷子吗?还是说凶手就在他们其中。
  如果真的是为了这四句谶言杀人,就说明这四句谶言的真解意义非凡。

  或许我能够解开这四句谶言的话,就能得到更多的线索也说不定!
  我沉吟着,揉着太阳穴,在心里默念起了这四句话。
  可惜,这四句话实在是太没指向性了。
  我叹了口气,回过神,这才发现大家都疑惑地看着我。
  “现在我们该怎么做?”慕容洁向我问道。
  我无奈的一笑,“慕容警官,我是看相的,你才是丨警丨察!”
  我顿了一下,不过还是开口向她问道:“如果是你们,在搜证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之下会怎么做?”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继续想,继续搜啊!”
  “那不就得了!”我耸了耸肩,“咱们再去陈老爷子家看看,接着再去村长家,刘婶家咱们最后去。”
  “对了!”慕容洁向我点了下头,“还有个程序,咱们除了查也应该得找人问问才对。”
  “不是有个大姐声称自己,在第一个死者死后的那段时间见过她吗?咱们得找她问清楚!”
  慕容洁这会儿脸上恢复了一些自信,“有许多案件,都是通过询问才找到突破口的。”
  “张嫂?”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的确,陈老爷子既然不是凶手,那死者的死亡方式也有可能不是中毒。
  最开始我对刘婶死亡时间的推测也可能没错。
  那张嫂说她见过刘婶就是个疑点,说不定还真能从她那里得到线索。
  想到了这里,我又想到了刘婶人皮上的白色砂粒晶体。
  那也可能不是毒药的凝结物。
  于是我赶紧向慕容洁说道:“人皮内的那些白色晶体还得去查查!”
  “行,我这就让胖子回镇里一趟!等下我直接去陈老爷子家找你们!”慕容洁也不多话,立马转身离开。
  慕容洁走后,我也没有急着去陈老爷子。
  既然要问,眼前就有一个人得好好问问。
  我看向了李萍儿,也不由得自信的一笑。
  《麻衣相术》基本相法中便有‘问’。
  通过询问进而来推测出受相者以前干了什么,以后又可能会干什么。
  我觉得,只要我仔细一点,说不定真能推测出什么来。
  我直截了当的向李萍儿问道:“你说李婶死之后你还见过她,具体跟我说一下行吗?”

  李萍儿皱起了眉,不过不是抗拒,而是在思考。
  想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向我说道:“当时是半夜,我在睡觉。感觉有人在推我,醒过来后就看到我妈站在我房间的门口看着我。”
  “她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看着我。大概一分多钟后,就替我把门关上走了。这可能是她死后舍不得我,回来看我了吧”李萍儿苦笑了一声。
  “没有说话?”我则好奇地问道。
  李萍儿摇了摇头。
  我想了想,又接着问道:“你当时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李萍儿又摇了摇头,“没有,当时很黑,我又半睡不醒的,没有注意到不对劲的地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