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24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瘦猴被吓得退到了我的身边,向陈自强呵呵直笑。
  别说他了,陈自强这么大的个儿往那一杵,声如洪雷,让我的心脏都加快跳动了。
  只不过这时我又注意到,那木盒外边的花纹处有点不对劲。
  木盒的盒壁上,雕着花,是浮雕的手法。
  花的表面十分十净,但是缝隙之中,却有一些灰尘。
  有人擦过这木盒。
  不是陈自强擦的。
  他家现在因为做了一场法事,周围脏得不像话,陈自强都没有打扫,我可不认为他有闲心思擦这木盒。

  我皱着眉,向一旁的瘦猴问道:“你之前看到他哭的时候,他抱着这盒子没有。”
  瘦猴朝我摇了下头。
  我见陈自强的脸色好了一些,于是向他一笑,“强哥,这个木盒是谁转交给你的?”
  可陈自强却摇着头:“我妈留给我的,你怎么听不懂话呢!”
  “我!”我以为陈自强还是没懂我的话是什么意思,张嘴想要换一种说法。但瘦猴却拉了我一下。
  “行了,这傻大个的脑子你又不是不清楚,你跟他说不明白的!”
  这时,瘦猴双眼发亮,搓着手呵呵一笑,“我看啊,倒不如我找个时间直接把这盒子给偷出来得了。”
  “你敢!”陈自强没说话,倒是一旁的慕容洁朝着他瞪眼大喝。

  瘦猴立马一缩脖子,不说话了。
  我看向陈自强,见他牢牢的抱着盒子,眼神略有些木讷,不由得摇了摇头。
  瘦猴说得不错,要和陈自强正常沟通并不容易。我怕我再问下去,他非得说这是刘婶亲手交给他的不可。
  无奈的笑了笑,我进入了正题,“强哥,我们想看看刘婶的遗物好查出杀他的凶手,让我们进去可以吗?”

  哪知道我刚说完这话,陈自强的脸色大变。
  两步跑到我的跟前,恶狠狠地瞪着我,“谁说我妈死了?我妈没死,她还回来看过我呢!”
  这家伙,开始犟了。
  “傻大个儿,你要长大,要接受现实!”瘦猴连忙开口,“我们想要找出凶手,那也是替刘婶报仇,为你好。”
  “走,都走!”陈自强扬起手,作势想要打我,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这么做。最后只是用力推了我一下。
  “我妈只是出远门了,他没死。你们不能咒我妈,都给我走!”
  我好气又好笑,这到底是谁用这种哄小孩子的话劝的陈自强?
  虽然陈自强并没有真的动手,但他还是把我们全都推出了老远。

  最后,他快速的跑回了自家门口,愤怒的瞪了我们一眼之后,进到屋里,重重地把门关上。
  我失望的叹了口气。
  瘦猴十分不爽,“这傻大个儿什么时候能聪明一点?明明是为他好,却以为我们要害他,气死了!”
  我本能的点了下。
  但一下瞬间,我的脑子一抽,一个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突然窜进了我的脑子里。
  “猴子,你刚刚说什么?”我本能的向瘦猴问道。

  “说他笨啊,明明是为了他好,却把我们当成了坏人。”瘦猴还有点生气。
  “你也消停点吧,你都说人家脑子不行了,你跟一个心智只是小孩差不多的人生什么气啊!”慕容洁安慰着瘦猴。
  我现在没有一点心思理他们。
  我的脑子,现在被我之前一直忽略的一个问题给占据了。

  “是啊,是啊。看相的时候我知道从好几个方面分析面相,怎么查案子的时候我忘记要这么做了呢?”
  “如果他做的这些事,本身就是出于好心呢?”
  “杀人凶手应该和李婶是那种关系吧?这样的话李婶的皮相上也说得过去。”
  “可是?”我抬头看向了刘婶的家,想着自己猜到的那个可能性,又猛地摇起了头,“可这方面又说不通啊,刘婶和李婶都是很看重清白的人啊!”
  “哪里出错了?还是我忽视了哪里?”我抬手在太阳穴上用力的揉着。

  我感觉到自己的左右两手被用力的扯了一下。
  回过神来,才看到是瘦猴和慕容洁在拉我的手。
  也许是我现在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他们两人的都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你是不是又想到了什么?”见我回过了神,慕容洁连忙向我问道。

  我点了下头,“之前我们发现有人想要偷李婶的尸体,现在又把李婶的人皮给送回来了。”
  我还没有说完,慕容洁就轻轻地嗯了一声,“的确说不通,偷尸可能是想毁灭留下的证据,可送回人皮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
  “对,我一直在想,凶手送回人皮可能是想要制造‘闹鬼’的混乱。”我看向了瘦猴,笑了笑,“可刚刚瘦猴那句话提醒我了。”
  “如果凶手把尸体偷走和送回人皮,其实是出于好心呢?”
  “你的意思是,凶手是想让李婶能入土为安?”慕容洁反应了过来,不可思议的说道。
  “你可拉倒吧!”瘦猴甩了甩手,“杀人剥皮这种事都干得出来,凶手还会在乎死者有没有入土为安?”
  “不是没可能!”我立马向瘦猴说道:“凶手杀人很有针对性,杀人剥皮可能是他的手段,但可能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瘦猴耸了耸肩,“手段和结果,有区别吗?”
  “有,当然有!”慕容洁连忙开口道:“我以前处理过一个案件,有一个人蓄意伤人,把一个女的给弄残废了。但他的目的,其实是想让女的残废没办法嫁出去,只能嫁给他。”
  “不是吧?”瘦猴怪叫了一声。
  慕容洁没有理他,看向了我,“曌远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可惜啊!”只不过这时,我又摇了摇头,“凶手出于好心,想要让李婶入土为安,只能解释为什么他要偷尸,又送回人皮。对整体案件的帮助应该算不上大。”
  说着说着,我又抬手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揉了起来,头也感觉到有点疼。
  我发现,因为我的猜测似乎又有了几个新的矛盾点。
  我之前通过面相推测,要和李婶发生关系并且不被别人怀疑,肯定是李婶走得不近的人,在趁着李婶喝醉酒之后和她干了那事。
  可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
  杀了人,还担心死者没有办法入土为安,偷尸不成又送回人皮。
  哪怕这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但一般的凶手绝对不会做到这种地步。
  只有很亲密的人,对李婶很在乎的人才会这么做。

  这就和我通过面相推测凶手是和李婶不熟的人矛盾了!
  既然是亲密的人,那又为什么要杀人?
  另一方面。
  通过皮相我能够知道,那人是和李婶发生关系之后的极短时间内,甚至是在过程当中下手杀了李婶。

  能这么做的人,绝对是丧心病狂了,又怎么可能担心李婶死后不能入土为安呢?
  矛盾!
  突然出现了好几处矛盾的地方,让我感觉到有些心烦。
  才刚刚捋顺一些线索,现在又变成了一团乱麻。
  但同样的,我的心里也产生了一个感觉。
  我觉现在虽然很乱,但只要我找到关键的线索,我就能把这些全都捋顺。
  可关键是,这线索从哪里找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