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25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叹了声气,只能暂时把这些记下。
  接下来还有其他的事要干。
  刘婶家现在是进不去了,我们决定去村长家看看。
  半途,我们经过了梁老爷的棺材铺。
  好几个人正从棺材铺里抬着棺材。
  “应该是要给村长下葬了!”瘦猴看了一眼抬棺材的人后,向我说道:“咱们现在过去,会不会有点不合适?”
  我没有理他,只是盯着被抬出来的那副棺材!
  那副,就是之前我看了出来,已经放得很旧的棺材!
  这些棺材放了好几年了,梁老爷子又说过是替人准备的,其中一副居然是给村长准备的?
  他真的在几年前就知道了现在会发生的事?
  “去棺材铺,我有些问题要问一下梁老爷子。”我咬了咬牙,快速地走到了棺材铺。
  本来在招呼人的梁老爷子一见到我,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他张开嘴,应该是想要问我些什么。
  但我抢在了他的前头,开口说道:“日月当空,弱冠而立,羊首龙影,涅槃飞升!”

  我看到梁老爷子先是吃了一惊,当我念完之后,他又向我露出了自嘲一般的笑容,“没想到老李还是告诉你了。难怪,难怪。”
  “这代表了什么?”我开口向梁老爷子问道:“李婶,陈老爷子的死都和这四句谶言有关。如果我没猜错,村长和刘婶也应该知道这四句。”
  “什么,李家寡妇也知道?”让我没想到的是,梁老爷子一脸吃惊,“我还是少准备了一副棺材?”
  梁老爷子这话已经十分直白了,我和慕容洁几乎同时开口向他问道:“你知道凶手是谁?”
  “凶手?”可梁老爷子的反应还是让我弄不明白,他转头看向了我,一边笑一边摇头,“何必呢?对我们几个老头子而言,哪有什么凶手,就是厉鬼索命而已。”
  “曌远,你听我一句劝,不用做这么多。等时间一到,你自然会得到你想要的。”梁老爷子转过身去,朝着我挥了挥手。

  梁老爷子下了逐客令,我们三人只能离开。
  一出门,瘦猴便疑惑地看着我,“老爷子这话什么意思?等到时间一到,凶手自己就会站出来?”
  “等?”慕容洁一喝,“再等下去只会死更多的人。”
  我也摇了摇头。
  之前我以为只有梁老爷子一个人知道内情,现在看来,只怕这几个老爷子全都知道。
  而且他们也都做好了死的准备?梁老爷子几年前准备的那几副棺材,就是给这几个老爷子的?
  “现在怎么办?去村长家吗?”我在思考之时,慕容洁向我问道。

  我看向了那抬头棺材走远的人,摇了摇头,“今天村长下葬,不合适!”
  “猴子,你留下来,盯着些梁老爷子。他既然知道些什么,总会有露出马脚的时候!”
  瘦猴点头拍胸。
  接着我又看向了慕容洁:“村长对我不错,我想要送他一程。正好我的脑子现在有点乱,有几条线索让我很头疼,我想趁着这段时间再整理一下。你要是没事的话,可以先回去,或者你自己再调查一下。”
  慕容洁皱眉思考了一会儿向我说道:“我跟你一起吧,我反正也没其他的事。”
  我没有反对,跟上了抬棺材的那几个人。
  到了村长家之后,等了一会儿法事完毕,敛尸入棺。

  咱们村没有停棺的习俗,尸体入棺,宾客吃完最后一顿饭,散掉之后再由法师领头,亲人在后抬棺出殡。
  那个时候没有流行火葬,每一个村子都有一块固定的坟地。咱们村的坟地还是在后山上。
  只不过是在山的另外一侧,据说是块不错的风水地。
  可惜那里埋了许多落凤村的先祖,也不见落凤村出个什么有出息的人。
  棺材到了之后,并不会马上入土。法师们还要做一场告慰山神精怪的小型法事。
  大概再傍晚时分,法事才做完。
  我和慕容洁也跟着一起到了坟地,只不过因为没有血缘关系,我和她站得比较远。
  看到法师终于停了下来,慕容洁叹了口气:“听说你们村村长的人品不错,真是可惜了。”
  看着这一幕,我的心里有些愁苦。村长虽然没有带领我们落凤村发财致富,但他也算是尽职尽责了。
  师傅死的时候,我才十五岁,也多亏了村长多番照应,我才能顺利渡过最艰难的时间。
  如今天人永隔,而我还不能找出凶手,为他雪恨。
  “时辰到了,属猪,属龙的转过身去。十岁以下,二十岁以上的女性也请转过身去!”这时,法师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是什么规矩!”慕容洁好奇地向我问道。
  “风俗而已,应该是和村长的八字有关,怕这些人撞了煞!”我向慕容洁解释道。
  “我也是属龙的,要转身吗?”慕容洁又向我问道。
  我一边看着重新被抬起来的棺材,一边敷衍着答道:“你要是不信,可以不转。当然,如果你想表达尊敬和挽惜可以转过去。”
  刚说完,我顿了一下,连忙又向她问道:“你说你属什么?”
  “龙啊!”慕容洁一边转身,一边向我答道:“怎么?你除了会看相,还会算命?”
  “不是!”我摇了下头,连忙转身往山坡的方向跑了几步。
  很快,山另外一侧的榕树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羊首?”我看了好一会儿,的确还是看到榕树整体像是一个羊头。
  “龙,除了生肖之外,还有什么是龙?”我捏着下巴,半眯着眼睛认真的思考着。
  “吉时已到,入土!”这时,那法师的声音再次传出。
  我在这听到这声音之后,恍然大悟,“对啊,我居然把这个忘了,这里面也有龙啊!”
  “羊首龙影,原来是这个意思!”我笑了一下,又忍不住摇了下头,“日月当空,下一次日月当空又会是什么时候呢?”
  鞭炮声突然传出,是村长的棺材已经入土了。
  我也回过了神来,看到村长的家人们正随着鞭炮声,每人都往棺材上铲了一铲土。
  我弯下腰,朝着村长的棺材作了下揖便向慕容洁说道:“走吧!”
  “你刚刚想到了什么?”慕容洁连忙向我问道。
  我没有跟她说。
  羊首龙影,或许真的可以用我想的那样来解,但还有三句的解法我却想不明白。

  就算和慕容洁说了,她恐怕也不会在意。
  时间已经不早了,忙了一整天我也有些累,而且脑子里的线索使终还没有整理好。于是回家之后,我直接向慕容洁挥了挥手,让她离开。
  做了点吃的,吃完之后我便上了床。
  或许是这几天想得实在太多,我本来想躺在床上再认真思考一会儿,可不曾想头一沾到枕头我就睡了。
  不过也有好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觉得脑子清醒了许多。脑子里虽然还是一团乱麻,但却没有了昨天让我心烦的感觉。
  我刚吃完自己做的早餐,门就被推开了。

  是慕容洁,她一进来就向我问道:“今天可以去村长家了吗?”
  我想了一会儿,还是向慕容洁点了点头。按习俗,村长的家人还要守七天孝,现在不适合打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