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29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但很快就觉得不是这么回事了。

  木箱的颜色黑得像炭,让我想起我以前听师傅说过的一些知识。
  不过我最终还是有些不敢肯定,放开慕容洁的手,让她别碰之后,我跑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找到了几块毛巾,给了一块给慕容洁,让她捂住口鼻。
  我则分别用两块裹住了自己的手,一只手捂住了口鼻,另一只手去开箱子。
  很奇怪,箱子没有锁。

  盖子不沉,只用了一点点力气就掀了开来。
  “唔!”刚把箱子打开,就听到慕容洁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害怕她是出了什么事,连忙转头。只见她瞪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箱子,眼睛里满是惊喜又略微带点‘贪婪’的表情。
  我忍不住翻了翻白眼,她这模样,完全是一副财迷之色。
  没有管她,回过头,还没有看箱子里,我便被箱盖内侧的情景给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木箱盖子的内侧,漆黑的材质上,布满了金色的火焰纹路。
  事实上,不止是箱盖,是整个箱子的内侧都布满了这种纹路。
  我忍不住了,把手上和脸上的布扔到了一边,有些颤抖的把手摸到了箱子上,同时闭着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若有若无的药香味,让我觉得心里十分舒服。

  慕容洁推了我一下,“怎么像是中邪了?刚你还怕有毒呢!”
  我摇了下头,伸手指了一下木箱,“金丝楠阴沉木!“
  “那又怎么样?”慕容洁耸了耸肩。
  我实在没忍住,白了她一眼。她一个城里人,居然还没有我识货。
  阴沉木,至少要经过几千年才能成型,只要出土,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在古代那也是价值连城,而金丝楠阴沉木更是阴沉木中的极品。
  在古代玄学中,金丝楠是驱邪,治鬼的神宝。在中医上,更是有解毒的神奇疗效。
  这箱子长宽高都差不多有一米。
  没有一点丁拼接的痕迹。这,就是一整块金丝楠阴沉木给挖空的啊。
  我敢肯定,单单只是把这箱子拿出去卖,就绝对能够让人富裕一生了。
  难怪陈老爷子会把它埋在地下,而且还是埋在卧室。
  我叹了口气,实在没想到陈老爷子会有这样的宝贝。

  随后我才朝着箱子里的东西看了过去。
  我的眉头皱了起来。
  箱子里放着的是一件衣服,整整齐齐的折好了!
  准确来说是一件宽大的长袍,样式十分古老。
  亮黄色,上面有许多纹路,这些小的图案我大体分不太清,倒是最正面的一个图案着实让我吃惊。
  那是一个龙头!
  “龙,龙袍?”我愣了一会儿,意识过来这是什么之后,转头惊骇地看向了慕容洁。
  她朝我笑了笑,“我就说这才是你该有的正常反应嘛,这可比那木箱子震撼多了。”
  随后她的眉头皱了起来,“这老爷子在自己的床底下藏件龙袍,不会是想要搞复辟吧?”
  我连忙向她瞪了一眼,“别胡说,落凤村虽然地处偏僻,可民风还是十分淳朴的。”
  只不过即使如此,陈老爷子藏了件这样的东西还是让我挺吃惊的。
  又看向了龙袍。
  这时,我注意到在折好的龙袍偏下的位置,还有个金黄色的圆球状物品。

  伸过手去,轻轻地把那东西拖出来了一些。
  这才看到这东西有着球状镂空的外壳,应该是黄金打造的。
  在外壳内部则是一个弧形的托盘。
  整体还有一根带子,系在了龙袍上。
  我认出了这是什么,这也让我情不自禁地呢喃了一声,“这不可能啊。”

  慕容洁的声音也在这时传了出来,“这又是什么?”
  “香囊!”我本能的回了句嘴。
  “香囊?”慕容洁吃了一惊,疑惑的声音又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香囊不是那种布包一样的东西吗?怎么会长这样?”
  “这种香囊是唐代流行的样式。”我说着,手落到了龙袍上。

  轻轻地抚了一下。
  再一次,我狠狠地吸了一口凉气。
  我看到在这龙袍的材质上,明亮色之下还有一种很淡的暗黄色。
  所幸我是看相的,眼力尖才能看到。
  我转身看向了慕容洁,向她说道,“这件龙袍,不是陈老爷子的。”
  “你怎么知道?”慕容洁似乎还在考虑香囊的问题,双眼一直盯着那香囊。
  我向她解释着:“龙袍是丝稠的,已经开始发黄了,说明这衣服至少有一千年了。至于上限有多高,我不清楚。”
  “一千年?古董?”慕容洁也惊了,我看到她的目光快速的从香囊上收了回来。
  我算是看出来了,原来她一直看着香囊,不是她好奇,她是想要拿走。
  但现在听到这东西是件古董,她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龙袍,香囊,木箱这三件东西,任何一件都价值连城,随便都能卖个天价。
  可陈老爷子明明在有这三件宝贝,又知道道自己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却还要守着那四句谶言所指之物。

  那到底是什么?
  这四句谶言解开之后是指代着一个地方。我还以为肯定是那地方埋着的价值连城的宝藏。
  但现在看来,肯定不是了。
  到底是什么能让守着价值连城的古董的陈老爷子还如此执着?
  我实在想不明白。
  “对了,你不是看相的吗?为什么还懂得这么多?连什么阴沉木,香囊都认得?”我回过神想要关上箱子的时候,慕容洁便好奇地向我问道。
  我白了她一眼,“真以为看相只要会看脸,看手就行了啊?要推测一个人命脉,他所处的环境,拥有的物品也是关键因素。相术本身并不难,难的是怎么把相术和其他方面的知识结合起来。”
  随意解释了一句,随后关上了箱子,站起来摇了摇头。
  “没有你想找的东西?”慕容洁也站了起来,好奇地看着我。
  “嗯!”我点了下头,开口说道:“再去一趟梁老爷子家吧。我觉得梁老爷子家里也会有和这箱子一样的东西。”

  “你到底在找什么?”慕容洁带头往门口走去,边走边问道。
  “我在找一个名字,能够指证凶手是谁的名字。但陈老爷子的那口箱子让我更有兴趣。我觉得这案子背后更深层次的东西似乎更有意义!”
  “你知道凶手是谁了?”听完我的话,慕容洁不可思议地向我问道。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凶手的面貌在我解开这四句谶言,并以此为基础之下已经清晰了。
  可惜没有证据!
  如果没有我想要找的证据的话,一旦我跳出来指证凶手,别人只会以为我疯了。
  很快,我和慕容洁回到了梁老爷子的家里。

  我让慕容洁再用她的能力帮我找一下。
  却不料她白了我一眼,然后便径直往梁老爷子卧室走去。
  进去之后,一边跺脚,一边移动着,同样是在靠床的位置指了指地下。
  我二话不说,还是找到了一把锄头,以最快的速度把地面锄开。
  果然,在地板之下有一坑,坑内有一个大木箱。
  这木箱的大小,样式还有上面的图案都和陈老爷子家的一模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