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32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慕容洁似乎被吓到了,双眼大睁道:“我......!”
  从慕容洁的反应能看得出来,‘就地正法’这事儿肯定很扯蛋。可现在管不了那么多,眼见慕容洁面露犹豫之色,我开口一喝:“别废话了,动手吧。落凤村的恩恩怨怨就从我和陈自强的死完结。”
  从始至终,慕容洁和其他的两个丨警丨察是没有带枪的。
  可我说完这话之后,慕容洁一边深吸着气,一边把手朝着背后伸去。下一秒,她居然从上衣盖着的裤口上掏出了一把枪。

  村民们和三名老爷子都被吓坏了,不少人都纷纷往后退着。
  直到慕容洁把枪抬了起来,所有的人又都被吓到连大气都不敢喘。
  “警官,落凤村的事我们自己解决,不需要你管。”
  “曌远,你快说你没杀人啊。”
  “哼,曌远,你就算想要胡闹,好歹也想想你师傅,就这么死,你甘心吗?”
  慕容洁的手有点颤抖,脸色也有些白。

  这当然能看出来她心里正惶恐不安,于是我又接着向她大声喝道:“开枪啊,还愣着干什么?你不想破案了?杀了我和陈自强,你也算能交待了吧。”
  慕容洁目光灼灼地看着我,脸色不断变化。
  过了很久,她重重地啐了一声,以极快的速度给手枪上膛,“曌远,陈自强,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你们伏法吧!”
  慕容洁的手已经放到了扳机上。
  胜负就在此一搏,我缓缓地闭上了双眼,等待最终结果来临。
  “住手!”下一秒,一声轻喝传出。

  我挑起了嘴,睁开双眼缓缓地朝着那声音传出的地方看去,“印堂润阔,眼带桃李眉成线,嘴有棱角,诸部周正,精舍之玄气跃于唇鼻之间。你果然是良心未泯之人。我赢了!”
  人群中挤出来了一个穿着单薄长袍,戴着帽子的人。
  慕容洁是第一个反应过来,以极快的速度转过身去,把手中的枪对准了那人开口喝道:“不许动!”
  紧接着,袁老,焦老与卫老缓缓转过头去。
  来人虽然戴着帽子,但却并没能把她的脸完全遮住,三位老爷子只是看了一眼便认出来人,纷纷张嘴瞪目,不可思议。
  接下来才是围观群众们。
  来的人还是落凤村人氏,村民们很快就认出了是谁。

  和三位老爷子不同,村民们先是不可思议,而后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每一个人都露出了惊恐害怕之色,不约而同地往后退去。
  “鬼,鬼啊!”紧接着,大叫声传出,有不少人的甚至因为太过惊恐,在后退的时候摔倒在地。
  这其中尤其以张嫂被吓得最重,她挪不动步子,一脸苍白的伸着手指着来人,不断的呢喃着‘鬼’字。
  “娘?”一直处在事件之外陈自强在见到这个人之后,脑子才开始转动,大叫一声朝她跑去,“你又回来了!”
  没错,来的人是刘婶。

  她,就是凶手!
  “没有,真的什么都没有!”就在现场十分混乱之时,瘦猴的声音传了出来。他大大咧咧的从远处跑了过来,向我呵呵一笑,“小远,你猜得果然没错,刘婶的坟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她的人皮不见......!”
  话说到一半,瘦猴不经意瞟到了站在他身边的人并本能的转头看了一眼。哪怕瘦猴胆子再大,这一眼也不禁吓得大叫了一声,“妈呀!”
  一群人的反应也让慕容洁明白了,她转头看向了我,疑惑又震惊地呢喃着,“第,第一个死者?”
  “没错!”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刘婶。这是我第一次破案,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兴奋。但一想到这案件背后的事,又觉得十分苦涩。

  最后我忍不住无奈的笑着摇头,“真是你。”
  “果然是他的徒弟,做事和他一样有魄力。我要是不出现,你真的打算死?”刘婶的声音传出,十分轻柔,不喜不悲。
  “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更何况我还拉上了强哥,有四重保险。你肯定会出来的!”我勉强的笑道。
  “四重保险?”慕容洁直到现在才松了一口气,但眼里还是埋怨,这会儿又出现了不解之色。

  刘婶同样也露出好奇的表情,呢喃着同样的话。
  “第一重,你良心尚存。若不然几次三番假装鬼怪的时候,你完全可以趁此杀了我,却只是想要用此吓我,警告我而已。也不会在利用完李婶之后,还想着要让她入土为安。第二重,你舍得不强哥,要不然不会数次回来又离开。第三重,你只差一点就能完全解开了谶言的秘密,知道我对于师傅意义,知道我不能死。不然你也不会把我引到榕树下。第四重,你和师傅之间有一段情!”
  面前的话都没有让刘婶有所反应,直到说到第四重时,刘婶秀美的脸上露出了凄苦之色。
  “没错,我喜欢你师傅。”她凄然一笑,随后猛地转头瞪向了三位老爷子,神色狷狂愤怒,“既然你知道我喜欢你师傅,那你想必也猜到了五年前你师傅逝世的真相吧?你觉得他们不该死吗?为什么要为了这几个杀人凶手冒那么大的险?”
  这番话让我眼皮不由自主地跳动了一番。
  慕容洁曾经的提醒让我猜到这几个老爷子是在赎罪,所以心甘情愿的等死。而知道凶手是谁且知道凶手和师傅的关系之后,我也猜到我师傅的死可能和这几位老爷子有关。

  可那毕竟只是猜而已,如今得到证实,只觉心脏一疼。可一想到这几个老爷子这一段时间在默默的承受着惩罚,我还是忍不住开口道:“没有人能剥夺他人的生命,虽然几位老爷子杀了师傅,但能让他们付出代价的只有法律,而不是刘婶你啊。”
  “天真,天真啊!”刘婶一边笑,一边摇头,“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了村长吗?就是因为我曾经向他举报过。但他们!”
  刘婶恨恨地指向了三位老爷子,咬牙切齿道:“他们是落凤村的支柱,村长明明知道他们犯了罪却不敢抓他们。”
  “既然他不敢,那就我自己来。法律?受到法律束缚的,永远只是普通人!”
  师傅曾经说过相由心生,人一旦心魔入体,面相倾刻发生变化。我曾经不信,直到现在,刘婶状若疯狂,面如恶鬼。
  “是你,原来是你!”三位老爷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们一边指着刘婶,一边不可思议地看向了我。
  我摇头苦笑,这几个老爷子的态度对我这么古怪,前后反差又如此巨大,是因为他们一直以为杀人凶手是我。
  他们屡次阻止我查案,可能是他们误会我想要借着查案为由把事情闹大。而后又数次不要我胡闹,也是在暗示我他们在等死,等着我动手。甚至我能想到,当‘刘婶’的人皮第一次出现之时,他们就已经是在猜我是凶手了。
  他们一口一个鬼神,也只是不想让人怀疑,好让‘我’能够更顺利的杀他们而已。
  “你,不是死了吗?”焦老爷子一脸惊疑。
  刘婶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过了身,脸色变得稍微好看了一些,说道:“我也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我还活着,而且是凶手的?”
  “一对戒指,一个伤疤,和一个人的面相。”见到刘婶一脸好奇,在叹了一口气之后,我接着说道。“首先是戒指,在见到李婶家的那枚戒指之前,我从来不知道师傅的戒指有一对,他老人家也从来没有戴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