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36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能算到这一步,我只能用惊为天人来形容。
  而用我师傅人皮解谶言的人,十有八九也是相术命理十分高超的人。要不然他不可能五年前他就推算出了我现在的身高!

  我和我师傅最多也只能通过相术推测一个人的身高大概是在个什么范围而已,这创造谶言和五年前剥我师傅皮的人却能做到无比精确。
  其他几个老爷子根本没这样的本事!
  我心绪很乱。
  师傅的皮不是几个老爷子剥的,而他们又知道谶言的解法,所以肯定知道是有人在用我师傅的皮解谶言。
  但他们在看到我师傅的人皮之后没有惊讶,五年来也过得很平静,只是静静的等着我的‘复仇’。
  甚至在昨天刘婶也怒斥他们为什么要剥师傅皮的时候,他们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一直到今天自杀,给我写的遗言也没有提半句剥皮之事!
  答案只有一个,他们想要替剥师傅皮的人背黑锅!
  这个人到底是谁?能让几个老爷子做到如此,至死都不提到他?
  既然几个老爷子能维护他到这种地步,那有没有可能连我师傅都不是老爷子们杀的?
  我让慕容洁在落凤村多留一天,明天我再和她一起去镇上。
  随后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来了家,开始翻找师傅的遗物。
  五个老爷子既然认识剥师傅皮的人,师傅也肯定认识。我想要找出师傅可能留下来的蛛丝马迹。
  可惜什么都没有找到。
  而后我又分别到了几个老爷子家,有慕容洁陪着,村委会的人也没有阻止我的胡闹。
  但一直到半夜,我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线索。
  实在是累得不行,只能回到了家里。仔细地想了一下,我可以确定这个人现在肯定不在村子里。
  这个剥了师傅皮的人,应该是想要提前知道谶言所指的具体位置。
  如果他会一直在村子里,完全没有必要做这么极端的事。因为解谶言需要我的缘故,他大可以和几个老爷子一样,安心的等就行了。

  既然这个人没在村里,那再怎么查都没有用。
  再者,我觉得这个人应该会回来。
  袁老爷子的遗嘱里说了,希望我能帮助他们满足遗愿。
  遗愿是什么?就是所谓的‘涅槃飞升’呗。

  可我什么都不懂,我很有可能最多算是‘涅槃飞升’这中的一个环而已。甚至在整个过程中,我最多只能算是帮他们找到门的看门人罢了。
  那个人既然有如此厉害的相术命理之能,几个老爷子豁出命也要保住他。他可能很重要,重要到‘涅槃飞升’少不了他。
  他怎么可能会不回来?
  落凤村肯定还有大事要发生。那时才是我揪出这个人的时候。

  现在再怎么努力也可能只是白费时间而已,于是我还决定第二天和慕容洁一起到镇上去。
  云来镇,如果按直线距离其实离我们落凤村并不远。
  可是山路绕行,以前陈老爷子去镇上买草药,一个来回要花整整一天的时间。这次虽然坐了车可还是花费了三四个小时。
  镇子不大不小,可比起我们落凤村来讲规模还是大了许多倍。
  自然,房子商店也有很多。甚至还有楼房。
  那是我第一次见,只觉得十分新奇。
  可惜的是,那也是我第一次坐车。
  短短三四个小时的旅程让我觉得自己快丢了半条命了。尤其是在颠簸的山路上时,我真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被颠出来了。
  慕容洁告诉我,只要到了镇口就好受了,因为那里是平地。

  平是平,车子是不抖了,可我又被一股怎么样都无法拦住的汽油味包裹着。
  一路上我都在吐,虽然进了镇之后车了速度放缓了一些,可还是难受,无力的半躺在后座上,慕容洁则不停的抚着的我胸给我顺气。
  “咦,队长,那好像是杨哥他们!”我正心想着什么时候可以落脚休息的时候,胖丨警丨察的声音传出。
  我现在哪想管其他的,可又说不出话,好在慕容洁够善解人意,连忙开口道:“别管了,先找个招待所让曌远睡会儿吧。”
  我心里感激无比,可瘦丨警丨察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不对啊队长,好像有案子。那里都已经拉起警戒带了。”
  车子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我躺在椅子上斜眼看去,见到在不远处一所房子的门口围了许多人,还有很多丨警丨察在维护秩序。
  慕容洁的眉头皱了皱之后开口道:“那过去看一眼吧。”说完又向我抱歉的笑了一下:“只是看一下,不会耽误多久。”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房子门口。
  车都还没有停下来,那胖瘦两名丨警丨察就在车里鬼喊鬼叫了起来。
  我更是听到慕容洁也在这时用力的倒吸了一口气。
  何止是她,我的表情也肯定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车停好后,我看到了围着人的屋内的情景。那一幕让我完全忘记了晕车带来的难受,心中只剩下惊骇。
  屋子里有一具尸体,是一个小男孩,十来岁的年纪!
  男孩穿着一件吊带裙,手和脚都被绑住了,双手被绑着吊在房子的横梁上,双脚上还各带着两个脚环,看样子是金属的!
  除此之外最诡异的是那小孩的头,涂抹着眼影、腮红,像是被精心打扮了一样。

  他的头并没有如同常理般垂下去。而是抬头笔直的看着前方,说来也巧,那双眼睛正好看着我所在的方向。
  纵使已经经历过了落凤村的人皮案,可这会儿眼前的情景还是让我吓得脑子一片空白。
  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走下车挤进人群的。直到被人推了一下才清醒过来,才发现已经走到了警戒线旁边了。
  拦住我的是一名丨警丨察,不过因为慕容洁也跟在我的身边,他倒是没有不客气。只是一手抵着我,一边和慕容洁交谈着。
  我没有管他们谈什么,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再一次往吊着的尸体看去。
  离得近了自然也看得更清楚了。尸体手脚上的绳子绑得很好,我仔细数了一下,正好都绕了九圈。
  能够想像到,凶手在绑死者的时候肯定一点都不慌乱。

  两只脚的脚环被涂成了朱红色。
  在绑在双脚绳子上吊着的砰铊上,被涂成了朱红色。正对我的那一边,则是用墨写了个‘九’字。
  除此之外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而且极度残忍的是,在尸体的额头上有一个洞,占据了整个额头的上半部分。
  那洞绝对已经透过了颅骨,从那洞里流出来的血已经干了。在这干涸的血里还有一些淡白色的杂物,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些应该是脑浆。
  我的头本来就因为坐车晕得很,现在一想到血里还有脑浆,实在是控制不住了。
  胃里翻腾不止,我连忙推开人群跑到远处又吐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吐得双腿都已经发软了,慕容洁这才来到我的身边,也没有说什么就把我扶上了车。
  我以为她是要把我带到可以休息的地方,没想到车子径直开到了派出所。
  当被慕容洁扶下车的时候,我才看到有两辆车跟着我们一起停了下来,一伙丨警丨察从两辆车上走了下来,风风火火的进了派出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