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37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慕容洁一直扶着我跟着那些刚刚下车的丨警丨察。
  上了二楼,进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房间里,她把我放到了靠墙的椅子上之后就没有管我了。
  我实在是难受的很,什么都懒得想,慕容洁一走,我就闭上了眼睛,放空脑子让自己好受一些。

  不过这时,他们交谈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死亡时间应该是三到四个小时之前,尸体全身发紫,脖子上有勒痕,初步推测是窒息而亡。头颅眉头中央有一个食指大小的深孔,应该是锥形物体所为,刺破了颅骨,应该是死后才弄的。除此之外,通过死者手部和脚部绳子的勒痕来看,死者应该是活着的时候就被绑住吊在了横梁上。”这是一个听起来年轻的声音。
  随即,一个稍显浑厚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因为死者是活着被绑的,所以勒死他的不会是绑住他手脚的绳子。而现场没有其他类似的物体,所以凶器没有找到,不除排被凶手带走了。另外,现场除了死者之外,没有发现第二个人的脚印和活动的痕迹。现场看不出打斗的迹像,也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东西。而且凶手绑尸体手脚的结绳方法很特殊,像是受过相关方面的训练。”
  “第一个发现案件的人是谁,具体问了吗?”这是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一听就明显是老油条类型的人说话了,“第一个发现死者的是死者的姑父,他是咱们镇上制糖厂的一名工人,刚上完夜班回家就看到了死者的尸体。不过古怪的是,死者姑父说他在推门的时候还听到屋里传出了死者说话的声音。”
  这话一出,立刻让这房间里声音变得嘈杂了起来。
  我听到有人小声地说是又闹鬼了。

  也听到有人说前几天的案子还没有弄明白,现在又来这么一出,再这么下去这镇子没法呆了。
  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喝止了这些议论声,开口道:“这案子非同一般,犯人不止凶残而且聪明。我看这样,咱们组里还是先调出几名同志来调查这案件。小杨你安排一下。其他的人全力跟进上一宗案子,配合市里来的领导专家们。无论如何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凶手找到,要不然老百姓真以为我们都是一群废物了。”
  “是!”洪亮的声音传出,把我吓了一跳。
  “陈队,死者在被吊之前都没有反抗,应该是熟悉的人干的。所以我想申请一下,先把死者的亲戚带过来问一下话!”当人开始散开之时,我又听到一个年轻的声音传出。
  “好!”为主的人开口答应。
  现在稍微好受了些,一听到他们要把死者的亲戚带过来,我连忙睁开双眼,“等一下,嫌犯肯定不会是死者的亲戚或是好友。”
  我的心情略有点激动,说话的声音也稍微大了一些。一开口,房间内所有的丨警丨察都看向了我,十多个。
  我就是一个小农民而已,这阵仗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好在一名年逾四十岁的中年人在愣了一下之后便咧嘴笑了笑,“不是死者的亲属?你是发现了其他的线索吗?”
  他没有问我的身份,也没有质疑我的话,而且笑容也十分真诚。这让我在群警的注视之下轻松了许多。
  摇了摇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之后,我回忆着现场的画面,开口说道:“死者的鼻尖嘴垂,代表六亲不和。印堂有一条很深的悬针纹且眉处梁骨高凸,是兄弟不睦,父母分离之兆。脸颊处有横肉三条,交于人中。说明死者为人平时固执且不近人情,无友无亲!。”
  “如果我没猜错,死者在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已经离异了。平时为人性格偏激,和亲朋的关系十分不好而且也没有什么朋友。也就是说如果是死者熟悉的人把他绑起来的,他反而会剧烈反抗!”

  当我说完才注意到,这房间里有绝大部分的人一脸不可思议。
  我还以为他们是被我的话震到了。
  可还没来得及笑便看到从那中年人身后走出来了一名身材笔挺的年轻男警官,又气又好笑地看着我,“你干嘛的?看相的啊?这种言论要是在公众场合讲,我能以宣传迷信的罪名把你抓起来,你知道不?而且谁让里进来的?”
  在场还保持平静的只有慕容洁,她连忙跑到我身边朝着所有人笑了笑,最后朝着那中年丨警丨察说道:“陈队,他叫曌远。是我把他带进来的,我想让他帮忙帮我们推理一下。”
  “小洁,你这不是胡闹吗?”那年轻的丨警丨察立马眉头一皱,“听他刚刚那番话,他就是个看相的吧?你让他来帮我们,是真的觉得我们很不堪?”
  “你也要画符?”虽然三个月了,小神婆应该还不算太了解李萍儿。听到李萍儿需要画符之后,她一脸奇怪地看着李萍儿,“我这里有现成的,我直接给你就行了。”
  “我是要用祝由术,你的那些符咒跟我的可不一样!”李萍儿笑了笑。
  “这些东西我都有!”小神婆听完之后,转身朝着楼上走去。但是一边走,她还一边好奇地向李萍儿问道,“不过这东西真的有用吗?我怎么听着不怎么靠谱呢?”
  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小神婆到底是不是个道姑,因为她对于一些常识的了解真的十分欠缺。

  就比如现在,其实祝由十三科虽然是医术,但最早应该是出自道家。应该算是道家在发展成道教的时候,将一些方术整理成册而发展出来的。
  后来到了元代,祝由十三科更是被列选为太医院的太医们必须要学的医术。而后明清也有沿用。
  要说出身,这祝由十三科可算得上名门了。
  其实以我的见解来看,祝由十三科应该算是催眠和暗示之类的疗法吧。

  说起来,似乎正好可以针对癔症。毕竟癔症也刚好是精神层次的疾病嘛。
  不过小神婆虽然不懂这些常识方面的东西,可是她偏偏又对一些晦涩的东西很懂。让我觉得她实在是古怪的很。
  至于这时,李萍儿和小神婆已经走到了楼梯上,我还是能听到李萍儿笑了笑之后,向小神婆答道,“祝由十三科这是正正经经的医术,当然有用。”
  “不过你明明是个道姑,连鬼怪灵异都见过,怎么偏偏对这个不信呢?”李萍儿又好奇的问道。
  小神婆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声传了出来,“我这不是没见过吗?好奇,好奇。”说着,他们已经走进了二楼的房间里。
  “这祝由十三科真的有效?”他们一进去,慕容杰的声音传了出来,同样充满了好奇。
  我看了他一眼,只见到他满脸疑惑。我只能笑着摇了摇头,“有没有用,也只有等到李萍儿用过了才知道。”
  慕容杰一脸奇怪地看着我,似乎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个答案。

  当然,我也没有再理他了。
  很快,我们吃过了晚饭,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已经入夜。
  虽然说不能对接下来很有可能受到的袭击而作精准的计划,但多多少少也能帮出一些应对措施。
  在面对未知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就是聚在一起。
  我们所有的人都呆在了一间房中。

  而李萍儿一人给了我们一瓶拇指般大小的药剂,气味十分难闻。这是李萍儿精心熬制出来的药剂,是专治迷.药之类的旁门药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