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39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见慕容洁一脸懵懂地点了点头,我接着道:“但杨开的不是,他的眼球下方也有眼白。”

  慕容洁一愣,而后不断的点头,“对对对,我之前一直没注意到过,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这叫三白眼!”我笑了笑,“这种人一般是很有野心的人。”
  “而且他的鼻尖是勾状,同样也说明这一点。不过好在他的鼻梁挺直,说明他虽然有野心但人不坏。如果我没猜错,他平时做事冒进,不计后果,贪功嘴毒对吧?”
  也正是因为看出了这点,对于杨开之前的无礼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慕容洁则不断的向我点头,我看到她眼睛里都冒光了。
  接下来,慕容洁把我带到了镇子上的招待所。一路上她又对我进行了说明。
  之前开会的人都是云来镇派出所的民警们。
  他们叫陈队的那个中年丨警丨察叫陈建国,是派出所刑警大队的队长兼派出所所长。
  本来开会的人是负责前一段时间发生的连环凶杀案,可刚刚发生的这件案子不得不让他们再腾出人手来。
  我问了一下慕容洁,为什么他们不认为这案件和前几天发生的连环杀人案有关。
  她告诉我,前一段时间的连环凶杀案,虽然凶手同样十分聪明,但犯人却十分直接。今天这案子一看就是有人在装神弄鬼,不是一个风格的,所以凶手也应该不是一个人。
  调查前一宗案子的主要负责人都是市里下来的领导和专家,我今天一个都没有见到。
  慕容洁本来是想要我来帮忙破前面那宗连环杀人案的,现在自然是希望我能帮忙破今天发生的这宗案子了。
  剩下来的时间,我除了吃饭就是睡觉。

  第二天终于算是恢复了精神。
  刚刷完牙洗完脸,房间的门被敲响了。
  我不用想都知道是慕容洁!
  打开门,慕容洁提着几个包子进来了。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还有两人跟着她。
  其中一个正是昨天的杨开。还有一个男丨警丨察,大概三十来岁。面相阴合,双眼流光,嘴薄且长。这种人是很典型的老油条类型的人了。不管人好人坏都能混得开。
  “他叫许成。”见我看着那人,慕容洁赶紧向我说道:“调查昨天案子的人已经安排好了,就是我们几个。杨开是领队。”
  杨开的脸色还是有些不好看,不过也没有表现得太过份,只是哼了一声。
  而他哼的时候,慕容洁则在一旁嘻嘻笑着道:“我们昨天已经去打听过了,死者真的和你说的一样,父母离异在外地打工,姑父和姑妈在照顾他,但关系不好。死者生前为人孤僻,虽然在上学但经常逃课,也没有什么朋友!”

  瞟了一眼杨开,见到他的脸色随着慕容洁的话越来越难看。我脸上没有表现,可心里还是有些窃喜。
  “这样就基本能排除是熟人作案了吧?”最后慕容洁问道。
  睡了一觉,我清醒了许多,想到的自然也更多。
  慕容洁说完之后我摇了摇头,“还是不能确定,得知道死者死亡之前是什么状态。万一他被杀之前睡着了或者干脆昏了过去呢?”
  “我倒是更在意死者姑父的供词。”许成一脸神秘。

  我也想了起来,他昨天汇报的时候说过死者的姑父在推门见到尸体之前,还听到了死者说话的声音。
  但许成要说的却不是这个,我刚回过神便听到他说道:“昨天我们问死者姑父的时候,他说他前两天收到了死者父亲寄过来的信,内容很古怪。”
  我还在想一封信能有多古怪时便听到许成开口道:“信上的内容说,死者的父亲做了个梦,梦到了一个男人对他说会取了他儿子的魂魄。”
  我心头略微一震,不可思议地看向了许成,“信的内容你们看过吗?”

  “看过了,的确是真的!”这次开口说话的是杨开,“也已经做过笔迹对比了,的确是死者生父的笔迹。信是一个月前寄到死者姑父手里的,这点也已经在邮政那边得到了证明。”
  “你们说,死者的死会不会真的跟他父亲做的那个梦有关?我听说有的人练邪术还有一些鬼啊什么的,就是要收集别人的魂魄来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许成缩了缩脖子,“我看这案子多半就是那种人做的。要不然咱们......!”
  “咱们怎么?就此结案?”杨开一喝,“这是一个新的时代,要打倒一切牛鬼蛇神,懂吗?”
  我咋了咋舌,这话和慕容洁当初在落凤村说的一模一样。
  “这个梦你怎么看?代表了什么?”慕容洁则在这时开口向我问道。
  看着她一脸期待的模样,我耸了耸肩,“什么代表了什么?我只会看相,不会解梦!”
  “依我看,这封信就是个巧合罢了。”杨开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我,“小洁说你会尸检,正好死者的尸体今天还需要复检一次,你既然是顾问就跟我们一起去看看。”

  我没有多话,只是点了点头。
  把慕容洁带过来的几个包子吃了后,我便和他们三人出了门。
  镇上有医院,也有太平间。死者的尸体自然是放到了那里。
  当我们到的时候,太平间里还有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人,经慕容洁介绍才知道他是镇上医院的外科主任。
  派出所没有法医,只能请他帮忙。
  市里倒是派了个法医来查上一宗案子,可惜那案子到现在还是弄得人焦头烂额,自然是帮不上我们。
  在得了杨开的示意后,主任才拉开太平间的柜子,把死者的尸体放到了另外一张床上,开始仔细检查。
  慕容洁给了我一双手套,做手术用的。让我戴上后和主任一起检查。
  死者的死因十分明显,昨天我听到的报告是对的,窒息而亡。

  昨天检查这具尸体的应该也是这位主任,所以他的速度很快。
  但我是第一次见到这尸体,速度倒是比他慢了一些。
  尸体皮肤成绛紫色,窒息之状。
  手脚处的绳印也整齐,九条痕印并排列着,略红。的确是在活着的时候就绑着了,而且在绑上之后死者并没有挣扎。
  我分别在死者被绑着的手腕处和脚踝处摸了摸,随后又轻轻地捏了一下,“肌肉没有受损的迹像,凶手的绳子似乎并没有绑得很用力?”我疑惑地向几人问道。
  他们在愣了一下之后,都向我点了点头。
  “是的,绳子只是刚刚好绑住了死者的手脚,一点都不紧。我们解的时候很轻松的就解开了绳子打的结。”杨开眉头紧皱,“很奇怪,死者甘愿被绑,自始至终都没有挣扎,而凶手也似乎并不是真的想要用绳子制服死者。如果两人之间不是绝对的信任怎么可能做到这一步?”
  “有没有可能绑人的和杀人的不是同一个人?”慕容洁在一旁问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但还是那句话,有可能死者是在不清醒的状态被绑住然后被杀的。”我应合着。
  但声音刚落,我身边的法医便否决了这个说法,“你说的那种情况基本是不可能出现的。”
  我好奇地向他看了过去。

  主任指了指死者手上的绳子留下的痕迹说道:“像这种程度的痕迹,凶手又绑得不紧,那至少是在绑住后然后吊起来要达到一个小时才会出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