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40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在这一个小时内,血液受堵,肌肉拉扯。哪怕是死者在之前昏了过去,大脑也会自主的启动应激反应让死者醒过来!所以至少死者肯定在死亡之前绝对醒过来一次。根据我的估计,醒过来的时间点应该是在死者被绑起来后的半个小时。”
  主任的表情充满了笃定。
  这方面超出了我的知识面,虽然不敢全信,但也不敢完全不信。顿了顿,我又开口道:“会不会是有药物?”
  “也没有,我们已经抽血化验过了,没有服药的迹像。胃部也检查过,死者在死亡前四个小时都没有吃过一点东西。”主任立刻向我说道。
  这就奇怪了,以死者的面相来说,是不会有让他信得过的人。可他偏偏是在清醒且没有任何挣扎的情况下让人给绑了而且吊了起来?
  更奇怪的是凶手绑住死者还不是为了制服死者?
  难道两人只是在玩一场游戏?
  我带着疑问继续检查死者的尸体。

  脚部绳子留下的痕迹和手部的一样,得出的结论也是一样的。
  随后我的目光看到了死者致死的部位!
  他的脖子处,有一条十分明显的勒痕,通过痕迹很容易分辩出勒死他的是一根和绑他手脚差不多的绳子。
  我伸出手放到了死者的脖子处,沿着那条痕迹一直往脖子后面摸去。
  很多人看到死者的脖子处出现勒痕就会想他是被人勒死的,其实不然。

  脖子正面出现勒痕,除了说明死者是被勒死的之外,还能说明死者是被吊死的。
  真正要勒死一个人,就算力气再大也需要在勒住人之后挽一次,让绳子交错再相对使力才行。所以真正被勒死的人勒痕必定是一直延续到后脖子处。
  吊死的人则只有脖子正面有勒痕。
  这主任毕竟是医生,怕他不懂这个,所以才往脖子后面摸去。
  不过最终还是摸到了脖子的后面也有勒痕,的确是被勒死的。
  接着,我又把手放到脖子正面处,往下轻轻地按了一下。
  这一下倒是让我的眉头皱了起来。
  “怎么呢?”慕容洁连向我问道。
  “一般被勒死的人,脖子除了会出现勒痕之外,骨头也多少会受到影响。但死者的脖子却很正常!”说着,我看向了主任。
  他明白我是什么意思,想了想之后开口道:“如果凶手的力气不是特别大,或者说有意控制住了力道,只是让绳子勒住了气管和肌肉,一直持续一段时间同样会致人死亡,所以也有可能不伤到骨头。”
  《麻衣相术》虽然老祖宗的智慧结晶,但社会一直在进步,总有一些东西不在相术中。
  至少这一点,我算是学到了。
  向那医生表示感谢的点了下头之后,我看向了这死者诡异的地方。
  不,应该说是诡异的地方之一!
  这死者有四处地方十分诡异。
  第一处自然就是他死亡时的状态,被绑着吊起来,双脚还有红色脚环。
  第二处便是尸体的穿着,死者是男性但穿的是女性的吊带裙衫。
  第三处就是被精心打扮,腮红眼影。
  第四处则是他的脖子,我现在还记得昨天我坐在车上,看到这具穿着古怪的尸体脖子立得笔直,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的那副惊悚之景。
  我现在看着的,是他额头上的洞。

  这个洞不深,破了皮和肌肉,在头骨处便停下了。
  就像我猜的一样,头骨的确是开了,只不过只是开了一个很小的口子而已。不过即使是这个小口子,也足以对大脑造成伤害了。
  在第一次见到这洞口的时候,我只觉得恶心。现在却发现不一般了。
  伤口处内侧的皮肉,虽然有血迹,但血迹比较淡。而且有一些地方很干净,伤口也是泛白的。
  看上去就好像是被人清洗过。
  可如果真要是清理过,但还是有许多地方有血迹也说不过去啊?而且无血的地方也毫无规律可言。
  我抬头向那主任问道:“尸体处的伤口一直都是这样?”
  “是的!”主任点了下头,也知道我心理的疑问,于是他接着开口他答道:“在我学的知识里,关于这一点也解释不通。按理说即使是死后弄出了一个这样的伤口也是会流血的,而且血迹也不会是这样。“
  “这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凶手在弄出了这个伤口后,等到血干了又朝着这伤口泼了点水,倒导血迹没有完全冲干净,有的地方有血,有的地方却露出了肉。”主任一脸疑惑。
  “还不止这样!”我鼓足勇气凑到了死者伤口前,这又让我看到了不对劲的地方。我一边说着,一边把一根手指伸进了伤口里,“伤口处的肉比起普通的肉看起来更加紧致一点,似乎有点收缩!”
  “嗯?”主任轻声呢喃了着,“这也能看出来?看来法医学和外科医学还是有不同的。”
  听到这话忍不住一笑,这主任是误会我是学法医的了。
  我刚想向他解释,眉头却不禁一皱。
  我的手已经摸到了伤口内侧的肌肉上,我轻轻抚了一下,想要用《麻衣相术》中的相肉法好好看看,可这一抚居然有一块呈片条状的碎肉被我从那伤口抚了下来。
  我没有再说话了,又轻轻地一抚再度弄下来了一些。

  把这些碎肉弄到手指上,我拿出来让其他人看。“我轻轻碰了一下,这些肉就掉下来了。”
  所有的人看着我手里的碎肉,都露出了不解之色。
  “这些肉难道不是死者的?”主任呢喃着开口。
  “是啊,如果是直接用尖锐的东西凿进去,不应该会有碎肉啊?”许成也疑惑地开口。

  一旁的慕容洁沉吟了一会儿开口道:“会不会凶手先是把额头上的肉给弄烂了,再把凶器给凿进额头去的?”
  我默默地点了点头,的确有这个可能。但这却同样也说不通。
  刚准备开口,倒是杨开枪先一步:“这没道理,死者的致命伤是脖子上的勒痕,也就是说这个伤口是死亡后弄出来的。人都已经死了再凿这个伤口,用得着先把骨头外围的肉给弄烂吗?难道怕凿的东西凿不进头骨,把这些肉弄烂减少阻力吗?”
  没有人再说话了,主任从我手里接过了那些肉,说是要回去检测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
  其实我能够看出那些肉的确是人肉,但是不是死者的我不敢肯定。

  除了有片状碎肉,血迹不均,肌肉收缩之外,这伤口再也没有其他的不对劲的地方了。
  当然,为什么凶手要在死者后还弄出这么大一个伤口,这是最让人不解的地方。
  我叹了口气,把手又放回到了脖子处。不过这一次重点放到了脖子下的骨头和肌肉处。
  尸僵已经开始成形了,肌肉已经硬得不像话了。骨头之前摸过一次,这一次也可以更加肯定脖子的确是没有受到什么伤。
  可按理说人在死后,肌肉最开始应该是先变松驰的。
  按照之前的推测,死者应该是被吊起来之后再被勒死。
  那在最开始,他的头应该是先往下垂下去的,就算之后尸僵形成也不可能让头再直立起来。
  实在弄不准是怎么回事,我向主任问道:“死者死后头是直立的是什么原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