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45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翻了个身,手一撑便从地上站了起来,速度极快。
  只不过我看到他在撑地站起来的时候,身子轻轻地抖了一下。
  其实整体看起来都很自然,可就是却让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
  当那骷髅头从地上站起来再往前跑去之时,我也跑到了慕容洁的身边。

  “该死!”她轻咬贝齿,秀拳在地上捶了一下后一脸无奈的看着我,“我跑不动了。”
  我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和上次在落凤村一样。爆发力是足,可持续不了多长时间。
  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她扫了一眼,确定她没事之后我便独自一人追着骷髅着。
  可惜的是,他的速度还是比我快,距离还是越拉越远。
  又跑了大概十多秒,骷髅头转进了一条巷子里。
  我心里大叫不妙,他直线跑了这么久,这会儿突然改变方向,肯定是能逃走了。
  于是重重地咬着牙,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总算是让自己的速度快了一些。

  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那巷子口,可还只是刚转头而没有来得及转身,我就傻眼了!
  人不见了!
  一件麻衣长袍和一个骷髅头掉在地上。
  那骷髅头还在地上滚着,说明人才刚刚消失不久。
  最关键的是,这是一条死胡洞!

  巷子的两侧,是一幢幢连在一起的房子的墙壁,在骷髅头和长袍掉落的最里端,则是一面至少三米高的红砖墙!
  一条死路,可人却不见了?
  我愣了一会儿,缓缓地往巷子深处走去。
  走到巷末的墙壁处后,我推了推墙壁,是固定的,推不动,不会是暗门或者秘道之类的。
  “跑了?”刚低头看向地面的骷髅头和麻衣长袍时,慕容洁的声音传出。
  转头看去,只见到她一手叉腰,一手扶着墙,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无可奈何地向她耸了耸肩。

  慕容洁走到了我的身边,倒也没有责怪的意思,看了许久巷末的这堵墙之后,她又转身看向了两侧的房间。
  “肯定是躲进了这两边的房子里,我一间间去问!”慕容洁气呼呼的转身。
  我赶紧拉住了她,指了指地面的骷髅头和麻衣长袍,“你看,衣服和骷髅头都是在同一个位置,他如果是躲到了两边的房间里,只能把衣服和骷髅头扔出来,但是能扔得这么好吗?他就是在这里消失的。”
  “可这里......!”慕容洁抬手在巷末的墙壁上敲了敲,气喘吁吁的说道,“这里也没有地方跑啊,就这么凭空消失,难不成真是鬼啊!”
  她急得俏脸通红,不住地跺脚。

  “这墙后面是哪里?”我无奈的摇了下头,而后向她问道。
  慕容洁抬头看了一会儿道:“墙后面是医院,住院的地方。我们现在就去找人问问?”
  “明天再去吧,反正已经晚了。”眼看着慕容洁真要去医院,我再次拉住了她。
  被我拉着,她瞪了一眼,“你怎么一点都不急啊?”
  不急?谁说我不急了,可急有用吗?急也破不了案啊。
  我在心里悱恻着,嘴里没有说话,捡起了地上的骷髅头和麻布长袍,“回去研究研究这个两个,明天你再来找我吧。”
  “又明天?”慕容洁走到我的侧后,双手推着我的背,“直接去你那里吧,反正我回去肯定也睡不着了。”
  她现在情绪是挺激动的,我无奈只能让他跟着我回了招待所。

  进屋之后,我便坐在桌前仔细地研究着这头骨。
  过了好一会儿,慕容洁忍不住了,问道:“有看出什么吗?”
  我伸出拇指和中指在头骨上一边量着,一边向慕容洁说道:“天地之间的距离长一指单一寸,这头骨的主人身高应该在一米七五左右。”
  说完我又托着这头骨轻轻地掂了掂,仔细地感受了一下之后说道:“重一两八钱,头骨的主人死前应该不超过二十岁。”
  “这头骨只有一两八?”慕容洁不可思议的抢过了头骨。

  我反手又给抢了回来,白了她一眼,“这是相术上的衡量单位,和实际生活中的不同!”
  说着,我的手开始在头骨上摸着,同时也忍不住在心里啧啧称奇。
  以前给人看相摸骨的时候都是隔着皮肉摸的,现在是直接摸骨头,这两者感觉真是完全不同。
  “武库伏犀骨,不得了,不得了。”由于这手感实在是太好了,我情不自禁的沉浸到了之中,一边摸着,一边小声地呢喃着,“两侧略凸,主聪明才智。颧骨较高,主位权皆重,整体平滑,安乐一生。可惜啊可惜。”
  我盯着头骨摇了摇头,“你这是死得太早了,要不然不是大富也是大贵啊。”
  “喂!”慕容洁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传出,如雷霆一般,吓了我一跳。

  她相当不满地看着我,“你能不能说点和案件有关的?”
  我耸了耸肩,自从出了落凤村之后,这小妞比以前脾气火爆了许多,可能这跟是在她的地盘有关吧。
  咳了几声,我这才开口整理道,“男性,二十岁,一米七五。从颜色和骨质上看,死了有十多年了吧。”
  “不过奇怪的是,从头骨的纹路上来看,死者应该是有一百五十斤重,怎么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个那么瘦呢?”
  我爬上了梯子。
  发着荧光的居然是一些鱼鳞,不认识。
  不过我还是用手指挑起了一片,卡在了小指的指甲盖里。
  我的小指甲盖比较长,以前看相相血的时候需要配置药液,用到药粉的时候就是用小指的指甲来量。所以一片鱼鳞倒是还能卡进去。
  而让慕容洁脸色难看的,自然不是这鱼鳞,是被钉在横梁上的东西。
  在发着荧光的地方,有一枚钉子将折成很小很小的的黄纸钉在了横梁上。
  好在钉子钉得不是很深,我捏着钉尾用力扯了几下就扯了下来。
  把折好的黄纸拿在手里,刚想打开看,我的眉头又不由得一皱。

  在横梁上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痕迹。
  刚看到这痕迹的时候,我本能的以为这是吊尸体的绳子留下来的,可很快我就意识到不对了。
  这张黄纸应该也是凶手吊尸体的时候钉上去的,但是这张黄纸却并没有留下痕迹,那绳子也不应该留下才对。
  事实上这才是正常的。尸体被吊起来四个多小时后就发现了,还不足以使绳子留下痕迹。
  我默默地把这疑点记下,爬下了楼梯。
  朝慕容洁看去,我看到她的脸色很不好看,连忙问她怎么呢。

  她不悦地哼了一声,“居然没有检查过横梁,要不是我心血来潮想来这里,凶手又做了标记。只怕永远都发现不了你手上的东西了。真是大意。”
  她是在怪自己。
  也是,她到这里至少有三次了可都忽视了横梁,要是我知道自己犯了这么大的失误也肯定不会高兴。
  朝她无奈的笑了笑,我才把手里的折好的黄纸慢慢展开。
  这居然是一张符!
  如果有袁老爷子在,他肯定能认出这是张什么符,我反正不认识。
  符头完全看不懂,
  在符的符胆内则写着“朱良”和一组阴历年月。
  不用说,这肯定是死者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