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46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真的有人在使用邪术?”我一边呢喃着,一边把符递给了慕容洁。
  “装神弄鬼!”慕容洁接过符,啐了一声便把符折好后放进了裤子里。
  我连忙向她提醒,“凶手把尸体弄成那样,又留了这么一张符,恐怕真的是要做什么法,最好找懂的人看一眼。”
  “你不是不信这个吗?”慕容洁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知道她误会了,我笑着摇头解释,“不管邪术是不是有用,总之凶手就是照着某种邪术来布局杀人的。如果能弄懂他到底是要干什么,不也是一条线索吗?”
  慕容洁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也是!”
  “对了,我弄了块鱼鳞下来!”接着,我把卡在指甲盖内的鱼鳞拿出来递给了慕容洁,“能发光的鱼鳞我还是第一次见,肯定是不一般的鱼,这可能也是一条线索!”
  “我也是头一次见!”慕容洁接过鱼鳞,小心翼翼的收好后说道:“我明天去找那些专家组的人问问。”
  慕容洁又看了一眼房间,向我问道:“你还需要再看看吗?”
  经过这一番折腾已经快到半夜十二点了,平时我早就已经睡了,这会儿实在没精神了,于是向慕容洁摇了摇头。
  慕容洁也没有想要继续再观察的意思,向值班丨警丨察说了声辛苦之后,便带着我离开了。
  慕容洁住的是派出所分配的宿舍,和我住的招待所是在同一个方向。
  我们并肩而行,但谁都没有说话,心事重重。
  走着走着,慕容洁突然用手肘轻轻地碰了我一下。

  我回过神,刚动了一下头便听到她‘嘘’了一声,“从上一个路口开始就有人跟着我们了,好几分钟了,你别回头。”
  我精神一震,偷偷瞟了眼慕容洁,只见到她一副严阵以待之色。
  我十分好奇,集中了精神,别说是发现后面有人在跟着我们了,甚至没有听到除了我和慕容洁呼吸与脚步声之外的任何声音,她是怎么发现的?
  当然,我不会傻到现在去问。
  现在已经半夜了还跟着我们,要说这人跟我们调查的案子没关,我是不会相信的。
  同样的,慕容洁肯定了应对的方法。

  她虽然眉头紧皱,但目光烔烔有神,嘴角也微微向上翘着,这很明显是自信之状。
  我放松了一些,全权跟着慕容洁。
  “这边!”当我们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慕容洁拉着我的手窜了进去。
  进入到巷子之后,慕容洁加快了脚步,十多秒后我又被她一拉,又拐进了巷子里的另外一条小路之中。
  不过慕容洁没有再走了,进入到路口后便贴住了墙。
  她在等跟着我们的人。
  意识到只要慕容洁得手,这案子很有可能能往前推进一大步,甚至这个人就是杀人凶手。我略微有些紧张了,也贴住了墙,大口且缓慢的呼吸着。
  也不知道慕容洁是为了安慰我,还是她自己也紧张着,她抓着我的手力气大了许多。
  随着时间推移,我也听到了脚步声。
  脚步声很急,但也轻。跟着我们的人似乎怕我们跑了又怕被我们发现。
  终于,那脚步声近在咫尺了。

  慕容洁松开了抓着我的手,往前跨出一步同时抬脚一记侧踢,嘴里还霸气的喊道:“敢跟着我?”
  慕容洁虽然是个丨警丨察,可在我的眼里也还是一个女性,我也想帮她,于是张开双手往路口扑去。
  就在她抬脚,我扬起双手之时,跟着我们的人也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那一刻,我脑子一炸,停止往前扑去。
  慕容洁也惊叫了一声,踢出的腿停了下来,并且因为站立不稳倒在了身上。
  这个时候,我们两人都被吓到了。所以她倒在我身上之后,我顺势就被她压倒在了地上。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出现在我们眼前的人,颈部之上是一个白花花的骷髅头!
  纵使经历过了人皮案,但看着眼前这离自己不足一米的骷髅头,又想到这骷髅头还跟着我们跟了许久,我的心里还是有点发毛。

  但好在这种反应其实只是我和慕容洁的本能的反应。我们虽然被吓到了,但并不代表我们害怕了,这仅仅只是因为猝不及防罢了。
  “又来这一套?”下一秒,我咬牙一喝,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起。
  慕容洁也刚好在同时站了起来。
  或许这骷髅头根本没想到我和慕容洁一点都不怕,明明他没有五官,皮肉,可我还是能明显的看到他愣了一下。

  “你不会真以为我们追的那个人就是这个头骨本人吧?”慕容洁一脸吃惊的从我手里拿过头骨,端起来看了一会儿接着道:“现在需要考虑的是那个人是怎么用这个头骨代替自己的头的。”
  她没表现得害怕的时候,神经是真的大条。
  在落凤村第一次看到人皮内侧的盐的时候就敢往嘴里送,这会儿拿着那头骨正往自己的头上套。
  这当然没办法套进去,在我的头上也弄了一会儿之后,又把头骨还给我,坐到了一旁。
  我端详了一会儿,接着向慕容洁说道:“看这头骨的成色,不像是埋在地里过。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这头骨的主人死后,头骨就一直在我们今天追的那人手上。假如我们能够搞清楚这头骨到底是谁,说不定就能顺藤摸瓜找出我们昨天追的那个人。”
  我还想听慕容洁有什么见解,她却半天也没有出声。
  转头看去,才发现她仰面半躺在椅子上已经睡着了。
  我不由得苦笑一声,来之前她还说今天晚上可能睡不着了,一转眼就已经打起了呼噜。
  无奈之下,只能把她抱到床上。

  至于我自己则用招待所里自带的毯子铺在地上,打地铺。
  好在从小在山里长大,这倒还能忍过去。
  迷迷糊糊间听到了一阵敲门声传出,我还只是刚睁开双眼,就听到一阵娇俏的声音传来,“来了,等一下。”
  我有点没反应过来便听到有人把门打开。
  紧接着是一阵死一样的沉寂,过了两三秒一声极为高亢地声音传出,“怎么回事?你在这里过了一夜?你们?”
  声音是杨开的。
  我也终于反应过来是发生什么事了,快速从地上站起,朝门口看去已然看到杨开满脸愤怒,他身后的许成则贼眉鼠眼地朝着房间里不断扫视着。
  我连忙跑过去,刚想开口,慕容洁却淡淡地说道,“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我还没睡好呢?”
  她仿佛没有看到杨开的脸上都快喷出火了,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转身又倒在了床上,“再让我睡会儿吧,昨天晚上我和曌远累死了。”
  我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时,可并不代表我什么都不懂啊。
  杨开已经误会了,慕容洁这话肯定会让他更加误会。
  我赶忙向杨开解释,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他便跑了过来,伸手揪着我的衣领把我往墙上推着,同时怒喝,“你们昨天晚上干了什么。”
  很奇怪,他是一个丨警丨察,力气应该很该比较大。
  可实际却很小,我只是稍稍的用了点力,他居然没有推动。
  而且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不正常之处。
  人的左右手应该习惯,有一只手的力气往往要比另外一只手大一点,可却有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