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48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扶着人的妇人我不认识,倒是那头破血流的人我熟,是死者的姑父!
  “怎么又打架了?”妇人把死者姑父扶过来之后,一直哭个不停。张主任则一脸不可思议的说道。
  慕容洁也往前一站,瞪着死者姑父,“发生什么事了?”
  死者的姑父捂着头上的伤口向慕容洁呵呵一笑,“警官你们也在啊?没事儿没事儿,喝了点酒和工厂的同志起了冲突,被他用酒瓶砸了个口子。”

  “又一大早就喝酒?”张主任到了死者姑父身边,扶着他往医务室走去,同时语气埋怨地说道:“你这个月都已经到医院来了三次了,次次都是跟人打架,让你少喝点酒,你怎么就不听劝呢。”
  “是啊,你听听劝,少喝点酒,少打点架吧?”扶着死者姑父的妇人一把鼻涕一把累的哭诉着。
  可死者姑父却不满的向妇人喝道:“你一个妇道人家,管好像自己就行了。我一个大老爷们的事用得着你管?”
  三个人越走越远,我的眉头则越皱越深。
  不经意间瞟到了杨开和慕容洁,只看到他们两人也一副若有所思之状。
  看来,他们是和我想到一处了。
  我摇了下头,轻声呢喃着:“看来我们都忽略了一点。”
  “没错,我们一直以为凶手杀人的原因之一,是凶手和死者有仇。可却忽略了中间的关系。”
  慕容洁的话才刚落去,杨开便迫不及待地开口,“我现在就去查一下,看看谁和死者姑父关系不好。”同时转身往医院外跑去。
  杨开死活要跟着我们就是因为想要接近慕容洁。
  可当面对唾手可得的功劳的之时,他又毫不犹豫地放弃了慕容洁。

  “你看到没有?他就是这样子,我甚至怀疑他我示好,也是想要利用我往上爬!”慕容洁耸了耸肩,露出了稍显厌恶之色。
  “可你也不该在早上故意说那些话啊,害我差点被打!”我无奈的向慕容洁苦笑了一下。
  然后看着远处还在视野中的主任和死者姑父了们三人,向慕容洁说道:“我们也过去看看吧,如果凶手真的是因为死者姑父的关系才动手杀人,那从他的身上我应该能得到不少的信息。”
  我们便很快追上了他们三人,跟着他们一起进了医院的包扎室。
  慕容洁则开始以死者姑父打架斗殴为由,开始套他的话,我则趁着这个间隙仔细地观看他的具体面相。

  之前我没有仔细看过死者姑父的面相,这会儿终于有时间了,我发现他的面相真是极品中的极品。
  首先是他的天庭,尖,薄。主孤运无依,一生碌碌无为,福泽极浅。
  接着是他的地阁,同样又尖又薄还向上弯,就是俗称的地包天。这代表他不止为人自私,和亲朋好友的关系也相当的不和睦。
  而后是鼻子山根处,往内塌陷,代表此人无贵人相助,诸事不利,很难找到靠山。
  嘴中齿缝过大,主破财漏财,口风不紧。
  再来是眼角夫妻宫过于低陷,主夫妻不合,甚至有些克妻刑子的意思。
  综合起来看,死者姑父出生寒门,为人自私,后期也难有起色。夫妻不和,注定无子,或许会孤寡终老。
  这些还只是面格而已。

  慕容洁继续套他的话,我也继续用相术观察着。
  相术中的相,不单单是指脸,而是指整个人的表相。
  比如现在,我看到死者姑父两手指节处略微凸出,那是茧,说明他平时喜欢打架。而他为人自私,不难猜出打架的原因也多半是和利益有关。
  皮肤黝黑粗糙,没少做重活。但是表此之下却略微有红色泛出。说明他会享受。结合他聚不了财的面相,我能够看出来他平时肯定是一有钱就会很快花光。
  至于花在了哪?
  他有酒槽鼻,说明他喜欢喝酒。
  除此之外,双眼光芒逸散,不敛光,眼角略微下垂。这是阳气散逸之症。呼吸虽深但不稳,尤其是呼气之时还隐隐有声音发出,是精力不足之状。
  腰略向内凹,在手肘内侧也隐约有青筋可以看到。
  结果面相之上夫妻不和可以看出,此人的钱多半是花在了寻花问柳上了。

  为人自私,喜欢打架,喜欢嫖,这便是我对死者姑父身上得出来的结论。
  把目光收回,这才听到慕容洁和他们的谈话。
  “加工厂主任你都敢打,你胆子倒是不小啊?”我见到慕容洁冷冷地瞪着死者的姑父,“你这算是违法乱纪了,懂吗?”
  “警官,这事儿可真不能怪我。要不是他说......!”死者姑父的头已经包扎好了,主任在做最后的检查。他先是向慕容洁苦笑了一下。话说到一半,他瞪了眼自己身边的妇人,脸色也极度难看了。
  话也没有再接着往下说,重重地哼了一声,又转头一脸讨好地看向了慕容洁,“警官,这都是一些小事儿,你甭管了。”
  “你打了厂长,万一他要开除你怎么办啊?”一旁的妇人还在小声地哭着。
  “他敢!”死者姑父当即一喝,“他要是真敢把我开除,我非得弄死......!”

  “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慕容洁冷喝声打断。他连忙呵呵地笑了笑,又瞪向了眼前的妇人,“都说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少给我出去丢脸。我的事也用不着你管。”
  这妇人不用想都能猜到她肯定是死者姑父的老婆了。
  忍不住,我开始打量起了她。
  她的面相比起死者姑父的来讲好太多太多了。
  眉长,略弯又顺,尤其是眉尖笔直锋利,代表她为人稳重有主见。
  同样是夫妻宫的位置,她的却饱满充盈,而且还有一颗小痣。

  按道理来讲,他们两人如果能成为夫妻,虽多有不和,但肯定能被这个女人主动化解掉。
  换句话说,在生活上这个女人应该是也有主动权才对,绝对不至于像现在这样,一直被死者姑父骂却不还口,只会哭。
  为了确定我的推测,我又朝她的鼻子看了过去。鼻头圆润,山根丰隆饱满,鼻梁笔直而且极挺。
  果然没错,这个女人应该是那种很有独立性,而且性格坚毅,做事很有主见的人。
  以前我见过有这样面相的女性,要么就是能一手支撑起一个家庭,要么就是在家庭出现问题之时,会果断的选择放弃,重新为自己的未来找寻出路。
  有这样的女人,是不会被生活所困的。
  “行了,已经全都弄好了。”当我把目光收回来的时候,主任的声音也传了出来。
  “幸好今天这位警官来找我了,要不然你又得花一笔钱。”主任一脸不悦的瞪着死者姑父。
  死者姑父呵呵一笑,“我就是知道你昨天是值晚班,所以才敢打架的。”他站起来,摇了摇头后笑了笑,“真好了。那行,我先走了。”
  刚说完他便拉着自己的老婆出了包扎室,主任看着他们两人不断的摇头。
  “你跟他很熟?”当他们两人走远后,我好奇地向主任问道。
  “和他老婆熟,我和他老婆是同一个村子长大的。”主任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眉头一皱,忍不住仔细地看向了主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