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49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慕容洁不解的声音则在这一刻传了出来,“那就奇怪了,你既然和他老婆熟,为什么他老婆被欺负成那样子了你都不管管?”
  “那是他们的家务事,我想管也管不了啊。”主任一脸无奈,“你是丨警丨察,不是照样没管吗?”
  慕容洁没有再说什么了,带着我离开了医院。
  在路上,我把自己观察到的告诉了她。
  “总的来说,死者的姑父和她老婆之间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要不然以她老婆的面相早就和他离了。”我沉吟着,“只是这个发现跟这案子有没有关我不知道。”
  “会不会他老婆其实一直在隐忍,然后把气撒到了死者的身上?”慕容洁突然灵光一闪地说道。
  我则被她的话差点弄得笑出来,“警官,这个女人是死者的姑姑,男的是死者的姑父,这女人和死者之间才有血缘关系!她在自己的丈夫那里受了气然后拿自己的亲侄子当出气筒?”
  慕容洁不好意思的冲我吐了吐舌头,“我想到就说了,脑子没转过弯来。”

  我则在这个时候摇了摇头,略为严肃的说道:“不过如果不是为了撒气,她倒还真有可能动手。把死者弄成那个样子很有可能是在哪里学了什么不靠谱的邪术,想要利用死者的死达成什么目的。如果她和她丈夫之间真的有秘密的话,那为了这个秘密杀人也不是不可能。”
  “那我先回派出所,找个人帮忙去调查调查她?”慕容洁当即向我提议。
  我没有拒绝,和她一起到了派出所。
  派出所有很多人,而且每一个人都忙得满头大汗,从几个人的面相中我看出他们地位不低,这些人应该是市里来的查第一宗案子的人。
  慕容洁没有管他们,拉着上了二楼,刚拐到楼梯角就遇到了许成。

  他愣了一下后立马向慕容洁说道:“鱼鳞让市里的专家们看过了,说是一种叫火勒鱼的鱼鳞。至于那张符他们不懂,我刚问过了所长,他让我去镇外东边十里外的青松观里找人问一下。我正要去呢,你们要不要一起?”
  我和慕容洁都下意识的同时摇头。
  许成也没有多说什么,向我们笑了一下后转身离开。
  “等一下!”可很快慕容洁又把他叫住了。
  “青松观?所长居然要让你去那里?”慕容洁小声叨念了一句后向许成伸出了手,“我们去吧,我另外有个任务给你。”
  许成连忙把手里的文件袋递给了慕容洁。
  慕容洁接过文件袋,朝里面看了一眼后才开口道:“你帮我去调查一下死者的姑姑,资料能弄多详细就弄多详细。除此之外着重调查一下死者死亡前后这两天她在干什么?”
  “为什么突然调查她这几天的动静?”许成好奇的问道。
  “我突然想起,在死者死后,这还是她第一次露面。”慕容洁的眉头皱了起来,“接理说死了个亲侄儿,多少也会伤心吧。可看她今天的表现,她似乎只在乎她老公。”
  慕容洁向我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我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向她点了点头,“的确,今天她的脸上并看不出难过,只有对她老公的关心。”
  “我记得第一次问死者姑父的时候,他只提过他老婆前两天出远门了。这行迹就有些可疑了。”慕容洁再一次向许成叮嘱道:“死者死前到今天,她到底去过哪里,干了些什么,能查得多清楚就查多清楚。”
  许成向慕容洁抬手敬了个礼,自信地打完包票后就跑了出去。
  慕容洁自然是带我去青松观。

  不过因为时间差不多十点多了,慕容洁又说现在赶到青松观,等问完了回来就赶不上吃午饭了。
  于是在出发之前,她先把我带到了一家面馆,点了一大碗面吃了个饱。
  “冰棍,卖冰棍呢!”刚吃完走出面馆门,小贩的叫卖声传出。
  冰棍?
  还在想冰棍到底是什么的时候,就有一群人,包括大人和小孩朝着路边一个挑着担子,担子上盖着厚厚棉被的小贩跑了过去。
  我从来都没有出过落凤村,哪见过这样的奇景。
  现在虽然已经过了夏天,可天气还是十分炎热,小贩却担着棉被出来卖?而且还叫冰棍?
  我忍不住定睛朝着小贩看去。
  只见到小贩在收了钱之后,把棉被掀开。
  紧接着,让我无比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那小贩从棉被里面拿出一个盒子,盒子打开后,里面露出了一块块正冒着寒气,还有各有一根棍子杵着的圆柱形冰块!
  “那个就是冰棍?”我好奇地向慕容洁问道。
  也许是我当时的样子太好笑了,慕容洁噗嗤一笑,拉着我的手也挤了过去。
  人很多,我们只能在外边排队,慕容洁也向我解释道:“没见过吧?我们镇上有个制冰厂,这些小贩有时候就会买些冰回去做成冰棍。虽然冰棍在镇上很稀奇,其实市里还是蛮常见的。”

  我从来没有在夏天见过冰,只觉得很稀奇,眼睛一直盯着小贩盒子里的冰棍。同时又忍不住向慕容洁问道:“不过这么热的天,为什么要用棉被裹着,不怕化了吗?”
  我也不知道说到了什么,让慕容洁哈哈大笑着,乐得腰都直不起了。
  过了好久她才眼带泪花的向我说道:“原来你也有什么都不懂的时候啊。棉被是保温,不是制造温度。”
  我还是没懂。
  慕容洁又笑了笑,接着说道:“换句话说,不管棉被里的是热气还是冷气,都会保住。我们盖棉被会觉得是我们自己在发热,这下懂了吧?”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已经轮到我们了,慕容洁拿了两只,递给了我一只。
  如果这是在冬天我肯定不会要,但在天气炎热之下,我把冰棍拿到手里后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一咬。
  “这么硬?”咬了一下,我立马不可思议的向慕容洁说道。
  每到冬天我们村子里的屋檐下会结冰棱,我小时候就喜欢把冰棱敲下来吃,也咬过,可完全没有我现在手里这根冰棍硬。刚刚那一口差点把我牙给崩了。
  “当然硬!这还是已经隔了一段时间的。要是直接刚刚从制冰厂里出来的冰,拿刀砍都只能磕掉一些。你得含在嘴里!”慕容洁好笑地看了我一眼,便把冰棍放进了嘴里,享受的闭上了双眼。
  我是真的没想到冰能硬到拿刀都砍不动,不由得仔细地打量起了手里的冰棍。
  天气炎热,冰棍在不知不觉间化了。

  在我打量冰棍之时,冰水沿着我握着木棍的手上流下,然后往下掉去。
  我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接化开的水,可冰水恰好滴在了我的手指上,沿着手指流了一会儿,最终掉到了地上。
  看着冰水落地,我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脑海深处想要冲破出来。
  而这感觉,则让我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任何冰化开的水滴在我的手上。
  渐渐的,那感觉越来越浓烈,深埋在我脑海中的想法也渐渐的开始变得清晰,我觉得有什么关键性的问题要想明白了。

  “喂!”马上就要想明白的时候,一声娇喝如同雷一般传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