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50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我打了个哆嗦,回过了神。
  只见到慕容洁正脸色难看地瞪着我,“冰棍是给你吃的,不是让你拿来洗手的,你看看你。”
  下意识的朝着手看去,才发现手已经全湿了,水透过我的手不断的滴到地上。
  脑海中的那个想法突然消失了,我也并没有怪慕容洁的意思。
  事实上,当我被慕容洁叫醒之后,我甚至都想不起自己刚刚脑子里冒出了古怪的想法,只觉得好像是自己发了会儿呆似的。
  连忙朝着慕容洁笑了笑,把冰棍放进了嘴里,瞧了一眼地面上的水迹,又实在想不起什么之后,我便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想了。
  慕容洁也没有再说什么,带着我出了镇,往传说中的青松观赶去。
  一路上景色倒是不错,慕容洁也并不着急,十里地花了我们两三个小时才走完。
  我原本以为,派出所所长让许成来这里请教案件,这青松观应该是一间不小的道观,香火肯定不错。
  可实际上当我看到道观的时候真是傻眼了。

  破败,荒凉是我唯二能想到的形容词。
  断壁残垣,外墙塌的塌,倒得倒。院落里的房子也是十分破旧的普通木房。
  老实说,虽然地方是比较大,但整本感觉还没有我们村那几个老爷子住的院子‘豪华’。
  连正门口上方的写着‘青松观’的牌子都快要断掉了,斜着挂在正门上方。
  眼前的这场景,让我不禁好奇地向慕容洁问道:“这道观什么来历?真有高人?”

  慕容洁想了一会儿后开口道:“我不是本地人,不太了解。不过刚来的时候因为要熟悉地界倒是找人打听过。”
  “听镇上的本地人说,这青松观在以前香火很盛,也是这附近比较出名的名胜。抗战那些年还有不少道士下山参过军呢。”
  “后来不是出了那个文什么什么吗?这道观就遭了殃,被打成了牛鬼蛇神,听说有好些道士都死在了批斗的过程中,当时观主出去云游了,刚好躲过一劫。”
  “再后来社会虽然平稳了,但观主在外不归,观内道士们又都死了,道观就破败了。而且镇上的人说,因为这里的道士死得不甘心,这里经常闹鬼闹得人心惶惶,就更加没人来这里了。”
  “直到前些年一直云游在外的老观主回来了,闹鬼的传闻也渐渐平息了。但道观怎么样也回不到以前了,到现在都只有老观主一个人。”
  “至于学识吗?”这时慕容洁倒是露出了一脸崇拜之色,“我刚到这里的时候和所长一起拜访过他一次,倒是真的学富五车,懂得绝对不比那些专家啊教授什么的少。”
  闻言我也不再说话了,带头走进了道观。
  也不知道是受到了慕容洁刚刚说这道观有闹鬼的传闻,明明是在白天,而且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可一踏进道观的门我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觉得骨头里都在发凉。
  “走吧,老观主一般都在道观后面的房间里。”慕容洁走到我身边,拉了我的手一下后便往里面走去。
  我赶紧跟在她的身后。

  “哐!”刚走几步,一声巨响从我们身后突兀地传出。
  本能的转身一看,原来是正门口的那块名牌掉了一下,让门口扬起了一大片灰尘。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走进这里之后,我就一直很紧张,刚刚那一声着实把我吓到了。
  而且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人在暗处盯着我们。
  朝着四周看了一会儿,直到慕容洁拉了我一下,这才继续跟着她往里走去。
  这道观是那种很古式的建筑,占地也大,回廊,大殿,庭院重重相接。但因为实在是太过破败了,反而让这空旷的区域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就比如现在,我和慕容洁走在有檐有柱的走廊里,走廊一侧是破败老旧,充满了坑洞的墙壁。
  壁上有画,但漆已经掉了个七七八八,我能分辨墙上的画应该是一些教家的典故,可现在看来壁上这些神仙圣人什么的,反而像是面目狰狞的鬼怪。
  另一侧则是杂草丛生,古树遮天的荒凉院子。院子里还有许多假石雕像,这些合在一起让很容易遮住高线,让这空旷的院子又显得十分幽深。
  我总觉得一侧的墙会随时倒下,压在我和慕容洁的身上。那荒凉院子里则充满了未知之物,正躲在暗处观察着我和慕容洁。
  很古怪,我只有在年纪很小时,经过我们后山上的那一片坟地时才会有这种感觉。
  我也不信鬼神,但心里就是止不住觉得这里很压抑,诡谲。于是情不自禁地想要加快脚步,尽快办法这里的事然后离开。
  可刚跨大步子,又撞到了慕容洁,这才发现她停了下来。
  我本能的想出声叫她,可随后又停住了。
  眼前的慕容洁身子站得笔直,头直挺挺地看着前方,她的两只手则紧紧地贴着自己的双腿。
  这不像是正常走路然后停止的样子。
  我顿感不妙,伸出手缓缓拍在了慕容洁的肩膀上。
  就在我的手和她接触的那一刹那,我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
  她的肩膀很软很软,一点也没有人的感觉。
  “慕容洁!”我忍不住叫了一声,一步迈到她的前方。
  那一刻,一股股凉气不断的往我的身体里灌着!
  眼前的哪是慕容洁啊?是一个面容诡异,浑身苍白的布娃娃。

  整体样子就像是那种白事专门用的纸人,只不过是布做成!
  这怎么回事?明明之前慕容洁还在我眼前的。
  木讷的转头朝着四周看去。猛地,我看到在那荒凉的院子里,真正的慕容洁正在一棵树下望着我,脸色白得像一张纸,也没有任何表情。
  本能的抬脚想要追过去,但刚跨出一步我就停了下来。
  现在发生的一切明显不正常,但我又不愿意相信这是遇到鬼了。

  收回脚,我一动不动地看着树下的慕容洁,同时不断的深呼吸着,让自己平静下来。眼角的余光则尽可能的注意着周围的其他地方,企图通过周围的一切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了许久,虽然没有看出周围有什么古怪之处,可同样能看出没有什么危险。于是我这才正式跨出步子往慕容洁走去。同时也向她使着眼色,让她不要乱动。
  可我前脚刚刚落地,身子突然不稳,不受控制地往前倒下。
  直到身子倾斜一定的角度,我才看到原来是前方的土地裂开了,十分突兀的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坑。
  这不可能,我明明之前就仔细地注意过。这院子里虽然荒凉,但并不脏乱,说明有人打扫过。我眼前的土地只有灰尘但却并无杂草,且地面泥土凝实,说明也时常有人走过。

  就算下面真的有个深坑,可也不至于偏偏我一走就塌了。
  心中在怀疑,我的反应也还快,眼看着真的就要掉进去了,我另外一只还在地上的脚用力一蹬,同时伸长了双手。
  这坑虽深,但直径并不夸张。我虽然没有强壮到一只脚就能让自己跳起来,但好歹还是让自己的身子往前移了一些,终于在真的掉落进这坑之时,双手抓住了深坑的边缘。
  自小在农村长大,我的体魄也算不错,在抓住深坑的边缘之时,我便双手用力想要把自己弄上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