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52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慕容洁先是转头看了我一眼,而后不着声色的咧嘴笑了一下,装出一副好奇地样子向豁青云问道:“你会看相?那你说说我的面相怎么样?”
  豁青云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脸色也渐渐变得严肃了,“从你的面相上看嘛,你出身富贵家庭,衣食无忧。但从成年开始,命势急转,应该有七大限。”
  “七大限?”慕容洁又悄悄地看了我一眼。
  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没说话。
  豁青云没有管我们,自顾自地开口道:“你的七大限是,刑夫,克子,绝亲伦。折师,害友,断恩义,终生孤苦。通俗点讲你就是典型的天煞孤星命。”
  “不过嘛,我可以给你好好算算八字,看看有没有改变的机会。必定命嘛,也不是一成不变的。”

  慕容洁根本没等豁青云说完,便转头不可思议的瞪向了我,“他说的是真的?”
  我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后向慕容洁说道:“还记得我说过的吗?算命看相,虽是断运定命,但命是可变的。有不少人在知道自己的命格之后,自甘坠落。明明有大把的机会改变命格却都白白浪费了。更有不少人,其实是在知道自己的命格后,太过急切的想要改命而作死,反而走上了命格所定之命。”
  我略带歉意的向慕容洁笑了笑,“所以我不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乱想而已,而且你性格坚毅,为人和善。要改变命格并不难。”
  “呦!原来是同行啊?难怪我觉得你看我的眼神不对劲呢!”豁青云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又向慕容洁说道:“他说得没错,所谓人定胜天嘛。”

  “再说了,你这种命,也就是八字硬。真要改命,找个八字和你一样硬的在一起,随随便便就能改了。”说着,豁青云朝我一笑,“我看他就不错,贵极反贱之命,八字不用看都能猜到肯定是硬到极点。”
  “你胡说什么!”慕容洁脸一红,跺着脚瞪着豁青云。
  我也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对了,老观主去哪了,我们有事想要向他请教一下。”过了好一会儿,慕容洁才恢复过来,连忙向豁青云问道。我则看到她目光还有些闪烁,看来她也是想要借此转移话题。
  “老师应该是出去云游了,我也是前几天刚到这里,本来想要看望他老人家的,却也扑了个空!”豁青云耸了耸肩。“不过有什么事你们也可以问我,老师懂的那些我也懂些皮毛。”
  慕容洁皱眉看向了我。
  我赶紧把皮球抛了回去,“警官,这事儿你作主,看我也没用啊。”
  这案子在这个镇子上而言,绝对是一件天大的案子。
  慕容洁想了好一会儿才咬了咬牙,把手中的文件袋朝着豁青云递了过去,“镇上发生了一件凶杀案,本来想要请教老观主的。”
  豁青云打开文件袋,只朝着里面扫了一眼便脸色大变。
  “你们先跟我来!”他的脸色变得极不好看,向我们招了下手便转身往道观里走去。
  最后,我们被他带到了一间藏书室。

  他招呼我们坐好,给我和慕容洁倒了一杯不知道什么时候煮好的茶之后,便在这满屋子的书里找了起来。
  文件袋里的东西我还没有看过,趁着这个时间,我征得了慕容洁的同意,把文件袋里的东西抽了出来。
  那是几张画,画的是朱良死的情景,栩栩如生。
  “这谁画的,怎么画得这么真实?”这画完美的把场景还原了出来,我实在是吃惊又好奇,就算是卫老爷子的画技都没有这样的水准。
  慕容洁则愣了一下后扑哧一笑,“这是照片!”
  “照片?”我哪懂这些啊?丈二和尚般看着慕容洁。
  “找到了!”慕容洁刚准备刚口解释,豁青云的声音传了出来。
  他捧着一本线装的古朴书籍走了过来,在茶桌的另外一端坐下后,把书放到了桌上递向了我。
  书上的字是繁体字,还有不少是古字体。好在我学的《麻衣相术》也是古字的繁体,倒是能看懂。
  “五行三才寄命法?”在翻开的那一页上,有一行字特别显眼。
  “没错!”豁青云则拿起了一张朱良死时的照片,说道:“这张照片上死者,脚不落地,金锤坠命,应该就是被人取掉了三魂中地魂。”
  “这个术法取魂,五行和三才都要取最纯正的。死者身上的衣物还有这些古怪的东西,是施术者想要把他身上的五行和阴阳属性全都留在臭皮囊上,只取最纯粹的地魂。”
  “什么意思?”我看着书,略微懂了一些豁青云说的。一旁的慕容洁什么都没看,则好奇的问道。
  豁青云指着照片解释道:“你看,死者是男性,属阳。穿女性衣物,属阴。脚环为金,脚环涂成红色为火,绳为木,鞋上有泥属土。”
  “嗯?”说到这里,豁青云沉闷的呢喃了起来。
  我抬头朝他看去,只见到他一脸疑惑,一手捏着下巴。好一会儿才说道:“奇怪了,水呢,没什么代表水啊。”

  刚说完他就摆了摆手,“可能施术者使用了我不知道的手法把水掩藏了起来吧。总之这些就代表了五行和阴阴,以绳相缚,则是把五行阴阳锁在了人身上。额头上的洞便是用来把魂魄和肉体分开的,通常是用沾了尸油的针。死者这个洞这么大倒是挺古怪的。”
  “这个法术是用来干什么的?”豁青云解释完后,我便开口问道。
  “用来续命的,这个法术太伤天和,不到非常时候不能用,用了也会遭天谴。”豁青云把照片放下后又向我们说道:“总之如果没有被逼急是肯定不会用这个的,你们要查凶手的话,可以把方向锁定在有绝症之类将死的人身上。”
  “绝症吗?”我忍不住呢喃着,来之前我还在怀疑杨开。但杨开的面相虽然气虚,但只是熬夜过度的表现而已。从他的面相上来看,他还是很健康的。
  慕容洁则兴奋的拍了拍桌子,“好,这样一来调查的范围就能缩小很多了。云来镇就这么大,谁得了绝症一查就能查清楚。”
  她说完就拉着我想要离开。
  “对了,提醒你们一下,如果凶手真的是按照这法术杀人的话,至少还要杀七个人,你们最好快点。”
  “还要杀这么多人?”我和慕容洁同时震惊的开口。

  豁青云一边把书放回书架,一这向我们点了点头,“按理说没错,地人两才的魂要杀两人,五行之魂也要用五个分别死于五行之法的人来取。”
  我和慕容吃惊的对视了一眼,也不敢浪费时间了,转身就走。
  “唉,你们倒是把你们的生辰八字给我留下啊!”豁青云还在我们身后大喊,可我们现在哪还有心思理他啊。
  我和慕容洁一路小跑,很快就回到了镇上。

  “医院里应该有镇子上每一个看过病的资料,我们去那!”回到镇上,慕容洁就带着我马不停蹄的赶往了医院。
  事关重大,到了医院后,慕容洁就直奔医院的院长办公室。
  只是在半途的时候,我不由得停下了脚步。
  我们所在之处,是一间办公室门外。
  办公室的门开着,而且面积也不大,所以站在门口能够看清楚里面的一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