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54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慕容洁找了个人打听了一下,得知杨开还在里面,于是招呼我往派出所内走去。
  可哪知道刚走到大门口,便感到头顶一暗。
  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落到了我的头顶上。
  疼倒是不疼,就是有点凉,耳边更是冒出‘噗’的声音。
  我愣住了!

  已经走进了派出所的慕容洁转过了身来,朝着我噗嗤一笑。
  不过很快就神色一变,冲了出来抬头朝着上方不满的喊到,“怎么回事?无缘无故乱泼什么水啊!”
  没错,一盆水从我的头上浇了下来,把我浇成了落汤鸡。
  打量着浑身湿透的自己,苦笑着抬起了头,想看看始作俑者到底是谁。
  可还没把头抬起,我就愣住了。

  从袖子上,裤腿上滴到地面的水滴发出轻轻地声响,但在我的脑海里却如击鼓一般响亮,让我灵光一闪!
  终于,我终于明白了从死者身上找到的那些疑问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这只是解开了众多疑问中的一个而已。
  但我发现的这些疑点其实都被一条看不见的线连接着。
  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在解开了第一个疑问之后,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也渐渐的变得明朗了。
  “慕容队长啊?真不好意思,我看大家都下班了,以为没人,所以才会泼水的!”
  “没人了也不能泼啊,而且无缘无故玩什么水,你小孩子吗?”慕容洁十分不满的喝道。
  另外一个声音传了出来,“真不是故意的,是有一具尸体无缘无故着火了。我们刚灭了火,他那盆是多余,我们就让他顺手泼了出去。”

  “什么,有尸体着火了?是上个案子的尸体吗?”慕容洁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吃色。
  “走,我们去看看!”我感觉到她抓住了我手,往里面跑去。
  我连忙反手用力抓住了她。
  慕容洁转头吃惊的看着我,她刚张开嘴还没来得及说话,我便抢先说道:“水?对,这就是没有水的原因啊!你说你们镇上有制冰厂是吧?快带我过去!”
  “制冰厂?”慕容洁疑惑地叨咕着。
  我现在十分急切的想要验证自己心中的想法,于是用力地拉了她一下,“别废话了,快带我过去。”
  我和慕容洁多少也有点默契了,她应该是知道我想到了什么,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花了大概十来分钟的时候,我们终于走到了慕容洁所说的制冰厂。

  其实与其说是制冰厂,倒不如说只是一个作坊而已。是一个院子,有几间房。院子里有轰隆隆的响声传出,应该是某种机器的声音。
  “这里离死者的姑父家有多远?”我一边观察着四周,一边向慕容洁开口。
  刚问出这个问题,我又连忙向她摆了摆手,“等等!”细想了一会儿,又向慕容洁摆了摆手,“无所谓了,应该和距离无关。”
  没有理会慕容洁大惊小怪的样子,我又紧接着问道:“这间制冰厂做的冰主要是用来干什么的?晚上会有人上班吗?”
  “这间制冰厂制出的冰多半是给医院用的,医院的太平间里就是用这里的冰来制冷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门店也可能会用到,我其实也不太清楚。”
  “至于晚上会不会有人上班吗?其实这院子里是一家人。晚上不工作了也会住在这里。”
  “也就是说,不可能是在这里!”我转头再一次朝着四周看了起来,又同时向慕容洁问道:“这周边有没有没有人烟的地方?要离这制冰厂不远的。”
  慕容洁皱眉头,朝我张了张嘴,应该是想要问我问题,但最终还是没有说话,闭上嘴朝着四周打量着。

  “跟我来吧!”过了大概一分钟,慕容洁转身走迈脚。
  只走了两三分钟而已,她便在另外一间院子门口停了下来,“这里以前也是一个作坊,后来荒废了,也一直没有人了。”
  我朝着院子看了一眼后便走了进去。
  院子的地面虽然铺了青砖,可在青砖地缝隙里却长满了青草。
  这情景让我摇了摇头,暗道了声不对之后,我走到了院子内的一间房门前。

  轻轻一推,房门被推了开来,一股霉臭味伴随着的灰尘扑面而来。
  我连忙往后退了几步,又把院子里其他的房子房门推开,无一例外全是灰尘与霉味。
  “不对,尸体的身上很干净,没落灰尘,不是这里。还有没有其他的地方?”我连忙向慕容洁摇了摇头。
  “要有泥,死者死前没有下过雨,所以那里的泥在平时也应该是潮湿的状态。除此之外还要有干争,能够放人的地方。”我接着又向慕容洁补充道。
  她的眉头皱了起来,脸色略微有些凝重,“你别告诉我你是在找第一案发现场啊?”
  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她闭上了双眼,仔细地思考着。过了好久后她才睁开眼微皱着眉头向我说道:“并不需要真的荒无人烟,只需要是在死者死的那段时间内不会有人就行了吧?”
  我愣了一下,连忙向她点了点头:“对,对,就是这个意思。”
  “跟我来吧。”慕容洁转了个方向。
  又走了大概两三分钟,她停了下来指着前方问我,“你看看这里有没有可能?”
  我早就已经开始打量着慕容洁带我来的这个地方了。

  这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垃圾,应该是专门处理垃圾的地方。在入口处有一条路,是泥路。
  这几天一直是晴天,但由于这里的垃圾有很多是湿的。比如在入口道路的右侧就堆了很多袋子,袋子因为太湿而缩成了一团。
  因为这个原因,入口处的那一块泥土并不怎么干燥。
  我忍着难闻的气味走了过去,脚在泥地上轻轻地踩了一下。
  泥土并不松软,但也让我的鞋底沾上了许多泥。
  我赶忙向慕容洁重重地点了点头。
  慕容洁高兴的一笑,又指了向前方的一间平房,“这里是我们镇的垃圾堆填区,那里是白天工人们换衣服的地方。因为这里除了垃圾就只有垃圾,所以就算到了晚上那房间里也不会锁门。”
  我听着,连忙朝着小屋走去。
  当走到小屋门口的时候,才看到在小屋的两边有两个很深很深的坑,里面埋着一些垃圾。

  看样子是人挖的,慕容洁所说的垃圾堆填,估计就是把垃圾埋到这些坑里吧。
  我没有在意,轻轻地推了一下屋子虚掩的门。
  门缓缓地打开,由于这里并不缺少人,所以除了气味有些难闻之外倒是没有灰尘什么的!
  很符合我心里想的条件,于是我赶忙朝着屋里打量了起来。
  很简陋的一个地方,除了墙边有一个木柜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空荡荡的。
  小心翼翼的走进了房间之中,同时仔细地观察着。
  走到柜子前,拉开柜子,里面放着几套淡蓝色的像是工厂里工人的衣服,应该就是这里填埋垃圾的工人穿的服饰。

  每件衣服都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并没有看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关上柜子,我转过了头,正好看到慕容洁走了进来,手放到了门上。
  她似乎下意识的想要关门,但很快又想到没有这个必要后又把手从门上拿开了,也开始打量着这房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