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62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尸毒?”我心里一惊。
  此尸毒非彼尸毒,当然不会让人变成‘僵尸’什么的。
  《麻衣相术》死相篇中略微提起过尸毒,但我从来没有在意过,毕竟第一次用死相还是人皮案。
  而让我吃惊的是,麻衣相术说说得很清楚了,尸毒应该算是一种疫症,和很多瘟疫一样,只有在有许多腐烂尸体的地方才有可能得。而且即使是这样,中尸毒的可能性也远比得其他疫症的机率小很多。

  单具腐尸感染尸毒不是没有可能,但概率同样极小极小。
  可怪就怪在,这一段时间我接触的尸体,不管是朱良还是第二名死者的,都没有腐烂。
  检查朱良的尸体时,我还戴了医院用的手套,第二名死者的尸体我甚至连碰都没有碰过!
  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中尸毒?这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一点?
  可能见我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李萍儿误会了,她连忙向我说道:“放心吧,这个我能治的。不过需要的时间比较长。”
  “嗯!”我感激的向她笑了笑。
  而后我又看向了慕容洁,紧张地向她问道:“你们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慕容洁的脸色极为难看地瞪向了杨开。
  “都是他出的好主意,幸好昨天张主任为了看护你特意申请值的晚班,要不然你就真死了。”慕容洁还是直勾勾地瞪着杨开,“某些人到现在也没有一点表示?”

  实在不想看到他们吵,于是我轻轻地拉了慕容洁一下,“你也别吵了,这个计划我自己不是也同意了吗?”
  “不是那个!”慕容洁跺了一下脚,哼了一声,“昨天你睡着后,杨开又想了个馊主意。”
  “他把周围的人都疏散之后,自作主张把你换到了现在这间病房,然后让许开躺在你之前睡的床上装成你。”慕容洁越说似乎越气,又重重地哼了一声,脸已经红得快要喷出火了。
  “这下好了,我和他全心全意的都注意着假装成你的许开,以至于凶手找到了真正的你,我们也没有发觉!”
  “杨开,你埋伏的地方明明能够同时注意到许开的那间病房和现在这间,你怎么会没有注意到有人进这间病房?”慕容洁朝着杨开逼进了一步,“你当时干什么去了?”
  原来这才是慕容洁生气的地方。
  我也看向了杨开。当然,我的心情现在也算不上好。
  杨开擅自作主把我换了间病房,我还能觉得是当时我睡着了,他不好通知。而且这个方法看上去也算是在为我着想。
  但他明明还有责任保护我,却在关键的时候不见了踪影,这多少让我有点不太爽。
  “我,我当时上厕所去了。”杨开被慕容洁逼退了一步后,支吾着开口。
  “哼哼,这么心虚的话,鬼才相信!”猴子这时也瞪向了杨开。
  他的话的确听上去十分心虚,他当时并没有按照他的计划做事?
  我看着他,眯了眯双眼,仔细地打量着他的脸色。
  每个人的面相时刻都在变化,而一些细微的变化则能够让我推测出这个人之前在干什么,之后也可能会干什么。
  此时的杨开,眼神涣散,眉角在不断的颤抖,很明显的心虚之态。同进嘴角倒弯,脸上的毛孔都张了开来。这个样子,说明他不久之前做过什么不好的事。
  “你醒了?”我正想要更仔细地打量他之时,张主任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放了一些中草药走了进来。

  “主任,昨天谢谢你了。”我连忙向他感激的笑了笑。
  他冲我摇了摇头,“是我们运气好,要是我晚一步你就惨了。”
  他把手里的盘子递给了李萍儿,问了一句,“我不懂中药,让医院的老师父帮忙抓的,你看看是不是这些?”
  随即又看向了我,略微有些紧张地问道:“你的脖子没事了吧?”
  “脖子?”我下意识的抬手摸了一下脖子,同时活动了一下。
  顿时,我不由得把眉头狠狠地皱了起来,一种十分不适的感觉从脖子处传出。
  我差点被人勒死,脖子当然受了伤,也肯定会不好受。但现在这感觉却不是那种被勒过之后受伤的不适感,而是一种散架感,我觉得自己的脖子里好像卡了什么东西似的。
  我左右活动了一下,一会儿之后,我终于明白到底为什么会引起这样的不适了。
  那是因为我感觉到脖子左边比右边更加的难受!头往左右移动的时候,脖子左边的肌肉好像都快扯开了,右边却只有肿胀感。
  我咬着牙,深吸着气想要给自己按摩一下。
  就在这刹那间,我脑子一炸,猛地抬头看向了此刻更心虚无比的杨开,同时在心里忍不住呢喃了起来,“凶手真是他?”

  人在想要把别人勒死的时候,绳子是会交错的。也就是说,施害者左手所用的力量,受力是脖子的右侧。右手所用的力量受力的是脖子左侧。
  如今我的脖子左侧更疼,则代表施害者的右手力气更大。而且左右两侧的伤势也不在一个评级上,要么就说明施害者右手的力气比左手大很多,要么则说明左手力气比右手小很多!
  恰巧,我之前无意间通过摸骨,摸出杨开的左手受过很严重的伤,导致他的左手没有什么力气。
  又恰巧,在我被人袭击的时候,本该出来救我的杨开却没有出现。而且他现在也支支吾吾,表现得十分心虚。
  难道凶手真的是他?
  但如果凶手是他,可也说不过去啊。第二名死者死的时候,他就在我的身边。
  “难道?”我顿了一下,突然恍然大悟,“难道凶手不止一个人?”
  我的脸色变得难看了,如果真的是团伙作案,那想要抓到凶手则是难上加难了。
  虽然怀疑杨开,但现在一来证据不足,二来第二名死者的死也没有弄清楚,三来杨开如果真的有人帮忙,现在就揭发他肯定会打草惊蛇。

  于是,我暗自把心里的想法按了下来。
  当然,我得找个时机和慕容洁提一提这事,要是全无防范肯定也行不通。
  “嗯,好了,这些药材都没错!”这时李萍儿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向她看去之时,她则向慕容洁询问了起来,“这些药材要熬了给曌远泡澡用,有没有合适的地方?”

  “泡澡的地方的话,我们医院就有!”张主任连忙开口,“我们医院住院部的有一个澡堂,一来是烧热水的,二来也是给照顾病人的家属洗澡用的。”
  “你要是想用的话,我现在可以让人把澡堂腾出来。”说完,张主任就想要转身离开。
  “等一下!”可慕容洁把他叫住了。
  所有的人都疑惑地看向了她。

  但慕容洁没有解释,而是转身向李萍儿问道:“他的这个尸毒,是不是要治很久?”
  “嗯?”李萍儿点了点头,“以我的医术,可能要半个月才能彻底治好。”
  “那不能再住在医院了,谁也不能保证凶手会不会再来。”慕容洁瞪向了杨开,显然还在怪他,“我看曌远你去我们所里算了。”
  杨开表情一变。
  “住派出所里?”瘦猴一副浑身爬满了蚂蚁的样子,神色难受,“不用了吧,这多晦气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