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72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白了,我从来没有相过他的命格运数。
  这一次由于太过专注,而且也有心,所以很快就看出了他的命格定数。

  简而言之一句话——亢龙有悔,三劫在命!
  “亢龙有悔?”我呢喃着,“难道这次真的不能抓他?”
  不由得,我再次打开了豁青云留下的手稿。
  虽然我只是稍有涉猎奇门数术,但是简单的通过生辰八字推测出他人的命格还是能办到的。当然,要说到具细无遗那是不可能的。
  亢龙有悔,其极而悔。意思是有这种命格的人,当达到贵极或者富极的时候,命数便会极速下降,甚至一夕之间跌落凡尘。
  如今杨开显然没有达到位极,以命格的说法,就算有心对付他,可能也无济于事。
  当然,如果命格发生变化那就是另外一个说法了。
  现在知道了他的命格,反推出他的生辰八字其实并不难。
  我其实只是想要试试运气,这里面的生辰八字实在是太多了,代表的人也太多了,而且所有的八字还缺了一到两种五行属性,要确定凶手的最后一个目标很难。
  我是想要试试找到杨开的八字,再以我对数术有限的了解,结合相术再好好算算他最近到底会干些什么。或许通过他的想法以及接下来会做的事,我能找出剩下的五行属性该如何补齐。
  “嗯?”很快,我就找到了同样有一组命格是‘亢龙有悔’的生辰八字,而且生辰八字之主的年龄也和杨开匹配得上!只不过我的眉头还是皱了起来。
  这组八字,有三个属性,分别是土,木,水三种。
  “缺金无火?”我忍不住呢喃着。恰好在这时,一缕阳光透过窗户射到了我的眼睛上,刺得我眼睛一疼,也拉动了我的思绪,突然间灵光一闪,“对啊,剩下的五行可以用这种方法来补齐啊!”
  “子属水,丑属金,土,木......!”我实在忍不住了,连忙转头看向了慕容洁。
  “呀!”李萍儿的惊呼声传出,但很快又听到她庆幸得道:“幸好最后一针刚好扎进去了,要不然你就完了。”她还伸手在我的手背上拍了一下。
  可我哪有心思去理她啊,迫不及待地向慕容洁说道,“找到了,最后的受害者找到了。”
  我找到了手抄本里,五行属性带有四种的生辰八字翻给了慕容洁看。
  在将手抄本上的古代纪年法翻译成现在的纪年法之后向慕容洁说道:“只需要找到这两个出生日期的人保护起来。”
  虽然只是一个出生日期,但生辰里带有四种属性的人命格都不一般,所以这两组出生日期对应的人肯定不多!
  “行!”慕容洁记住手便立马转头看向了杨开和许成,“我们先去警局找登记过出生证明的人的资料!”
  我暗自在心里笑了笑,慕容洁把杨开也叫上了,能够保证他们在找受害者的时候,杨开没有机会动手。
  我下意识的向杨开看了过去,还以为他会拒绝。没想到他想都没想便点下了头,转身跟着慕容洁跑出了房间。
  他们离开后,我则闭上了双眼休息了起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头上传出一阵阵刺痛感。我赶紧睁开了双眼,悬着的心也在这时放了下来,原来是李萍儿正在替我把头上的银针拔出来。
  见我动了,她不悦的声音传了出来,“你怎么就是老实不了?拔针也十分危险好吗?你要是乱动,我拔出来的过程中手上的力气没有使用均匀,把针弄斜了,碰了你其他的穴道,你就只有哭的份了。”

  头上的穴道又多又密,而且又十分重要,听到她的话,我赶紧屏息凌神,保自己保持不动。
  但突然间,我一愣,本能地开口向李萍儿问道:“你刚刚说什么?说你的手没办法均匀用力,怕针会斜了?”
  李萍儿轻轻地嗯了一声,然后又警告我不要乱动。
  可我哪里还有心思不要乱动的,我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见到那五具尸体之后,我觉得杨开是凶手这个假设站不住脚了。
  我无比庆幸自己小心再小心,幸好没有急着结案,要不然肯定会铸成大错。
  “凶手如果不是杨开,那就是说他是故意把自己伪装成杨开?”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另外一个疑问从我的脑子里冒了出来。
  我呢喃出了声,替我拔着针的李萍儿也听到了,于是她笑了笑,似乎是无意的开口,“装成另外一个人?那就是找替罪羊吧!”

  我本能的想摇头,但李萍儿早有准备。我还有来得及动,她张开手扣住我的头,让我动弹不得。
  苦笑了一下,我才接着开口,“不对,不是替罪羊。因为那太早了。你想想,如果我们现在就抓了杨开,既然他是想要让杨开做他的替罪羊,那最后一个人,真正的凶手杀还是不杀!”
  “既然不是替罪羊,那就是单纯的想要害他!”李萍儿拔掉了最后一根针,走到我面前轻轻地摇了摇,“就跟你一样,太讨厌了,所以想借你的手杀了他。”
  我勉强笑了笑,而后又摇了下头,“也不对,凶手不会乱杀人,要不然我早死了。再说了,对凶手来说杀人很简单,他如果真的要杀杨开又不留下证据,有比这更简单的方法。”
  “又不是想杀他,又不是拿当他替罪羊?但是为什么,花了这么大的力气一定代表杨开被抓了之后,对他有好处吧!”李萍儿呢喃着。
  “你刚刚说什么?”又是她的话让我灵光一闪。完全没有理会李萍儿张开了嘴有话要说,我忍不住兴奋地开口道:“是啊,是抓他,不是杀了他!我先入为主了。”
  “抓了杨开,他又能得到什么?”虽然已经不用泡澡了,但我还是往里缩了缩,想要让水使我更加冷静一些,“抓了他只能禁锢他,可这干什么?”
  猛地,我双眼一睁。终于,眼前的迷雾豁然开朗。“原来如此!是啊,只要抓了他,接下来的一步就十分简单了。”
  “缺金少火,缺金少火啊,看上去少了两个属性,但却只要一个步骤就能完成了!”我已经忍不住咧开嘴笑了起来,“又一次,也就是说你同一个把戏玩了五次?哼哼,可惜啊,你最擅长的手法却成了你最致命的破绽。”
  在我思考着的时候,李萍儿出去替我拿衣服了。回过神来之时,她正好把换洗的衣服递到了我的跟前。
  接过衣服,刚想从澡盆子里出来,这才发现这房间里除了李萍儿和我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于是我赶紧向她问道:“瘦猴去哪了?”
  “别提了!”李萍儿无奈的向我耸了耸肩,“你睡着的这两三个小时又出了点事。听说是市里的那些专家组的人可以确定最后一名是谁了。所以出动了警力,要把第三名受害人找出来,保护起来后就对此前他们锁定的嫌疑人进行抓捕。”
  “疯了吧?”我差点跳起来,这专家组的人干的事太不对劲了吧?
  他们想要尽快结案,给老百姓一个交待,还社会一个安定。所以急了,想要用些非常手段我还能理解。
  可现在他们的做法是相当于是还把这个毒瘤留在外面啊。
  是,他们是把最后一名受害者保护了起来,可是谁能确定真正的凶手会找不到其他的替代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