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73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玄学法术这东西,看上去有自己的一套理论,但实际上这套理论却并不怎么严谨。用现在的话来讲,那就是唯心主义!
  就拿相术来说,有太多太多的变数了,我真要忽悠人,无论怎么说我都能找到让人心情好的说辞。
  凶手搞不好就会找出另外一套理论,然后找到另外一种方法取出所谓的‘人魂’。
  在最后一名受害者被杀,他们无计可施的情况下采取特殊的方法结案,还能说他们是尽了最大的努力。
  可现在,他们完全是对社会的不负责。
  不由得,我捏了捏拳头,“看来是没有办法了,与其让他们乱来,还是让他们抓到一个真正的凶手吧!”

  其实我有点不甘心,现在只能确定杨开是被人陷害了,确定了帮凶之一。但真正的背后主使者是谁不知道,主使者背后还有没有其他人也不知道。
  如果现在结案,隐藏在背后最深的那一些人该怎么对付?
  我咬着牙,无奈的摇起了头。直到这时我才注意到李萍儿并没有回答的问题,于是又赶紧向她问道:“你倒是告诉我瘦猴去哪里了?”
  李萍儿不好意思地向我笑了一下,而后才接着说道:“慕容警官说不甘心,拉上了杨警官,许警官和猴子去查资料了,说是要排查嫌疑人之类的。”

  我略微点了点头,也明白了慕容洁的意思了。她是想要通过排除嫌疑人身上的嫌疑,否定专家组的决定,让他们没有理由抓人,以此来拖延时间吧。
  “你知道他们在哪吗?”我随即连忙向李萍儿问道。
  见她点下了头,我赶紧向她说道:“把他们找过来吧!”
  李萍儿没有多言,让我自己小心点就快速的跑了出去。
  其实当李萍儿离开之后,我的心里还是挺慌的。
  毕竟杨开不是凶手,而我又不知道凶手到底是谁。要是这个时候凶手又想杀我了该怎么办?
  好在李萍儿离开的时间并没有多久,慕容洁他们几个人就跟着她一起回来了。
  一进门,慕容洁就立马向我问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我向她笑了笑,示意她不用担心,然后才接着说道:“能不能把专家组的负责人找过来?我想要宣布一些事。”
  “你想要宣布凶手是谁?”慕容洁立刻反应了过来,不可思议的呢喃了一声后,偷偷地看了一眼杨开。
  我看到不止是她,许成也在这时偷偷看了一眼杨开。
  到底是老油条了,看来这段时间我们对杨开的防范让他猜到了杨开是我们的怀疑对象。

  至于慕容洁,在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转身跑了出去。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她才回来。派出所的所长跟着她,此外还有两人。
  其中一个,身材无比高大,接近两米多,看着比陈自强还要孔武有力。
  另外一个身板跟我差不多,不过身材笔挺,穿着警服,看上去虎虎生威。
  那两人进来后便打量着我,所长则微皱眉头向我问道:“慕容队长说你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我点下了头,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还是下定了决心,一边转身看向了杨开,一边说道:“我已经查到凶手是谁了!”
  所长和跟着他一起过来的两人都瞪大了双眼。
  许成和杨开眉头直皱,许成更是偷偷地看了一眼杨开。
  慕容洁则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我没有管他们,笑了笑之后开口说道:“前面五人的死亡,我没有调查,所以我不多做讨论。”
  “先只来说说我接手之后被杀的两名受害者吧。”虽然第一名死者是如何受害的已经解释过一遍了,但因为所长和另外两人并没有听过,所以我又解释了一遍。
  听完我的话之后,所长也不如我所料的提出了当时我们一直十分纠结的问题,“可在第一名死者被吊起来的周围没有任何足迹啊。这似乎和你所说的,先杀人再搬尸合不上啊!”
  “简单来看的确是合不上。但如果换一种思维呢?”笑了笑,见到所有的人都皱眉不语,我这才接着开口道:“凶手是一个很会利用时间的人,几乎我们所有觉得不可思议之处,都是他高超的对时间的玩弄手法造成的。”
  “就比如,我们都觉得他要完成法术,需要依次杀八个人,可事实上,他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五具尸体。”
  看到大家还是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我不由得摇了摇头,再接着说道:“再比如,我们都以为第一名死者是在死亡后被搬尸然后再吊到横梁上,但实际搬尸却是上吊是第二步,而不是第一步呢?”
  “你是说?”现场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跟着所长一起来过,身材稍微比较瘦小的丨警丨察。
  这让我很吃惊,因为他没有到过现场,所得到的资料也全都是书面资料而已,可他却比所有人都最先明白我的意思。
  见他张嘴,想说却又不敢说,我笑了笑开口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吊尸的绳子,甚至是环套其实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从现在场的痕迹来看,凶手只需要把尸体搬到门口,就能够利用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绳子把尸体吊上去。”
  “有没有这方面的证据?”这下所有的人都反应了过来,所长眉头一皱,声音变得低沉了,脸色也相当的不好看了。
  我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因为如果凶手真的是用这种手法的话,那就还代表着另外一件事。
  “证据当然有!”我笑了笑,看向了慕容洁,“我和慕容队长有一次在晚上又到过死者姑父家。”
  “那一次我们发现了一张符咒,以及一些火勒鱼鳞。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东西。”
  慕容洁一惊,不可思议地向我道:“你还发现了什么?”

  “痕迹!”我连忙向她说道:“我当时在发现符咒的地方,还看到了有一条很窄的痕迹。此前我一直忽略掉了。直到我意识到上吊用的绳子早就已经绑在房梁上准备好了才明白,其实那痕迹就是因为绳子挂的时间太长而形成的。”
  “除此之外!”我看向了杨开和许成,“他们两位警官还打听到,死者在死亡前说过自己要死了的话。”
  “可那说不定那只是死者开玩笑的话呢?只是恰好碰到了一起而已。”所长皱眉说道。
  我摇了摇头,“绝对不是,别忘了火勒鱼鱼鳞。”
  “死者在死亡前三天说到自己要死了,死前一天找医院的张主任要了火勒鱼鱼鳞,而后我们又在房梁上找到了火勒鱼鱼鳞吗?”我冷笑着摇头,“这三者分开单独看或者只是巧合。但合在一起真的还是巧合吗?”
  “不!”我坚定无比的说道:“死者在死亡三天前看到了有绳子绑在横梁上并且察觉到很可能是针对他的。但由于死者的性格孤僻,所以没有报警,只是在某种情况告诉了他的同学。”
  “但死者也没有坐以待毙,于是找张主任要了火勒鱼的鱼鳞。可能当时死者在想,自己被吊死后,杀他的人会把他的尸体藏起来,所以他把火勒鱼鱼鳞抹在了吊他的绳子的横梁上做记号,也想要给查案的人留下线索。可死者没想到这名杀他的人,根本就没有把他的尸体搬走的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