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74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可似乎还是有一点说不通啊。死者既然知道有人要杀自己,就算不报警,可为什么不逃呢?”那身形稍瘦一点的丨警丨察向我问道。
  “问得好!”我向他一笑,“他为什么不逃,这就要从提前绑那个绳子的人,也就是帮凶说起了。”
  “死者的性格很孤僻,甚至很有可能还有些抑郁症,而这种人往往有一种十分重要的特点,那就是很倔。这名提前把绳子绑好的人,是一个让死者觉得就算死于他的手,也不肯在他面前丢脸的人。”
  “死者的姑父?”慕容洁轻咬着牙,略微不可思议地说道:“他的这种性格,再加上年龄正好处在叛逆期。我以前上学的时候也接触过这样的人。这种人越是讨厌谁,就越是在谁的面前很倔!”
  “没错,就是死者的姑父。以死者的面相来看,他生前肯定和他姑父的关系十分不好。他们肯定吵过架,甚至打过架。而这可能让死者在看到准备吊他的绳子之后还在想‘杀了我你也别想好过’,而不是‘我要怎么样才能活下来’。所以他才找张主任要了火勒鱼鳞,试图给我们留下线索。”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可惜啊,他聪明过头了。这种举动让我以为火勒鱼是凶手留下的。”
  “可还是没证据啊,这只是你的猜测而已。”所长虽然认同了我的话,但还是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点倒不用担心!”一旁精瘦的丨警丨察地摇了摇头,“我们从市城带来了一套仪器,是可以提取指纹的。或许凶手和帮凶能想到指纹这一块,但死者可能想不到。只要能在火勒鱼鱼鳞上查出死者的指纹,那就可以拿来做侧面证据。”
  “指纹?”我愣了一下,而后一笑。是啊,破案是可以提取指纹的。在我们国家的法医圣典《洗冤录集》中就明确提出了指纹的用来断案的理论。
  可惜我只是略有耳闻,没有真正了解过,要不然肯定能更早发现死者死前做的事。

  “第一宗案子倒是能解释得通,可第二名死者呢?”所长向精瘦的丨警丨察点了一下头之后,又接着向我问道。
  “是啊,第二名死者在发出惨叫之后三分钟内,不仅死了,还被人埋进了地里,连头骨都被切开了。”许成也在一旁小声地呢喃着,“这第二名死者怎么看都不像是被人杀死的。
  “至于第二名死者,不得不说是整个案件中另外一处较为精彩的布局了。”我冷笑着道:“第二名死者的死亡,不仅仅只是让凶手得到了所谓的‘天魂’,同时也让凶手摆脱了嫌疑,更加让这起案件变得十分诡异。”
  “至于方法!”我不屑地哼了一声,接着开口道:“则是和杀死第一名死者之时是一样的手法,凶手再一次玩弄了时间。”
  “什么意思”几个人同时开口向我问道。
  “还是同一个意思,我们自以为是听到了叫声之后受害者才死的,但其实刚好相反!受害者已经死了,我们才听到了叫声。”
  许成惊愕地怪叫了一声。
  知道他又想到了鬼,我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了其他紧皱眉头的人,问道:“我想要问你们,判断尸体死亡时间,最短是能判断到什么时候?”
  “如果尸体有温度,可以判断出死者是刚死的。但一旦尸体温度消失,直到尸斑出现,最多只能确定死亡时间是在一到两小时之内。”
  慕容洁刚说完,我便接着说道:“第二名死者的尸体已经没有了温度,但同时也没有尸斑,所以只能判断她是在我们发现她的尸体前一到两个小时就已经死了,而并不能断定她离我们发现她死亡的时间很短很短对吧!所谓的听到声音三分钟之内就死了,当然也就不攻自破了。”
  “在死者死亡之后,凶手在等到我们可以发现的时间,装成受害者发出惨叫。而我们却自以为那是受害者传出来的。这样一来,便能近乎完美的洗脱真正幕后黑手的嫌疑!”
  我冷笑了一声。

  许成则在此时顿了一下。
  他原本就知道我们是在怀疑杨开了,此刻他更是在偷偷地看了一眼杨开之后,脸色难看地向我呢喃着,“洗脱嫌疑?也就是说当时在垃圾堆填区域,幕后黑手就在场?”他咽了口唾沫,似乎有些害怕杨开会暴走,远离他退了一步。
  所有的人目光都看向了他,慕容洁的脸色则略微有些古怪。
  我深吸了一口气,而后一咬牙转身看向了杨开,随即抬手缓缓地朝着他指了过去,“杀害朱良的凶手,第二名死者的幕后黑手就是他,杨开!”
  “你胡说八道什么?”杨开一愣,大声朝着我咆哮。

  “曌远,你不是说他......?”慕容洁也忍不住呢喃道。
  我没有等慕容洁把话说完,就朝着杨开大声吼到,“就是你!我和慕容洁发现火勒鱼鳞的那天晚上,受到了凶手的袭击。在那次袭击过程中,凶手的表现让我发现凶手左手用不上力气。”
  “恰巧第二天早上,我也看到你气虚体乏,熬过夜,而且还在熬夜的过程中还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没错,我那天是熬过夜,但那天我是去.......!”杨开的脸色无比难看,据理力争。
  但再一次,我还没有等他说完便开口大吼,硬生生地把他的话给打断了,“除了那一次,我中毒之后那天晚上也受到了袭击。同样的,袭击我的人左手使不上力气。而我之所以会受到袭击,也是你一手安排出来的。”
  “一次是巧合,两次也是巧合吗?”我咬着牙,费尽力气走到了杨开的跟前,一扯他的左手,“你看,我中毒未愈,本来就没有多少力气。可是你的左手却弱到连我的手都挣脱不了,两次袭击我的人,就是你!”
  杨开似乎想要急着证明自己的清白,他只是单纯的左手用力,想要以此挣脱出我的手。
  可惜的是,他的左手的确是一点力量也使不出。
  而且我铁了心了不让他的手从我的手里挣脱出来,所以也使足了力气。在死死地抓着他的同时,也紧皱眉头冷冷地瞪着他大声喝到,“怎么?一直着急想要找到凶手,但最后凶手就是你,是不是很讽刺?”
  “你就是凶手!”我握着他的手用力的一抓,瞪着他的双眼也更加用力了。
  杨开顿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仰头哈哈大笑了起,“没错,凶手就是我。”
  “这?”慕容洁到现在还是没有反应过来,眼睛不断的在我和杨开的身上来回游走,张嘴小声地呢喃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开!”派出所的所长一愣,而后朝着杨开大喝道:“你说什么?你知道你刚刚说的话代表了什么吗?”

  “我说凶手就是我!”杨开咬着牙,冲着派出所所大喊,“所有的人都是我杀的,我杀人的手法就是他说的那样。”
  “哼哼,你们不是觉得凶手是有社会背景的人吗?我做为丨警丨察的社会背景还不足够?朱良为人孤僻,还有第二个死者同样也是这样的人。但我是丨警丨察,他们都怕我,我让他们怎么样他们就只能怎么样。”
  说着,杨开的目光落到了我的身上,咧着嘴神色略微狷狂的说道:“那天,我找到了朱良,我告诉他他做了件违法的事。呵呵,他居然信了,乖乖的跟我走了。到了你们发现的垃圾堆填区的房子,之后我先把他打晕,接着用冰凿进了他的脑子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