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上的人皮女尸》
第78节

作者: 蓝珠

收藏本书TXT下载

  眼看着那根铁针就要扎进我体内之时,一道黑影钻进了我和凶手之间,同时有一道淡淡的幽香传出。
  是慕容洁!
  我原本是让她和李萍儿在外面见机行事,没想到她还是跑进来了。
  也多亏她跑进来了。

  她钻进来之后,我就被她用臀一拱,往后一仰倒在了地上,也成功躲过了铁针的袭击。
  “喝!”与此同时,一声娇喝传出。慕容洁已然也握住了凶手持针的手臂,迅速转身同时身子往后拱动,脚一提!
  随着轰隆一声乍响,慕容洁一个过肩摔,把那凶手重重地摔倒在地。
  要是换成我,肯定要被摔个七昏八素。但那凶手倒地之后居然一个鲤鱼打挺便从地上爬了起来。
  其实在我的心目中,慕容洁应该不怎么会打架。

  第一,她没有习武之人的肌肉感。第二,她已经几次暴露出她耐力不足的弱点了。第三,她在落凤村和陈自强动过一次手,可根本就比不上陈自强,还被他甩了出去。
  但这一次我要承认我真看走眼了。
  凶手刚从地上站起来,慕容洁便冲了下去。她弯腰低头,瞬间就冲到了凶手的怀里,张开双手抱着凶手的腰,娇喝着把凶手往后推去。
  凶手才刚起身,双脚还未着力,被慕容洁这么一推,不由自主地往后退着。
  这时,慕容洁突然站直,右脚往前一踏,脚尖一勾,正好绊住了凶手往后腿的左脚脚跟。
  于是又听到轰隆一声,凶手再次摔倒在地。
  慕容洁就势往地面一扑,双手伸向凶手拿针的手,同时膝盖往凶手的脖子顶去。

  被摔了两次,这凶手居然还能动!
  他只是往右边滚了一下,便躲过了慕容洁膝盖的攻击。
  虽然这时慕容洁的双手已经抓住了他拿针的手,可他却也借势直接用自己的身子往慕容洁的手肘压去。
  无奈之下,慕容洁只能松手。可是她却没有就此放弃。

  虽然松手了,可是她也毫不犹豫地转身高高地把右腿抬了起来,娇喝一声,照着凶手的脑袋劈下去。
  这一招我以前在村子里看焦老爷子使过。
  当时是某一家子要杀猪,猪跑了,但好死不死正好碰到了焦老爷子。
  就是这一招,焦老爷子一脚劈上来,那头成年猪抽了两下便双瞳流血死得不能再死了。
  按焦老爷子的说话,这一招根本就不用看使用者腿部力量有多大,也是最适合力量不大的人使出来的招术。
  我心想这凶手肯定是完了。
  但猪是猪,人是人。眼看着慕容洁的脚就要劈到那人脑袋上的时候,他往外一滚,轻松的躲了过去。
  随后一个翻滚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似乎已经知道慕容洁不好对付了,于是他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喉咙里发出着沉闷的吼声,朝着我疯狂的跑了过来。

  眼看着他又要举针扎向我的时候,慕容洁娇喝了一声,“再敢乱动我就不客气了。”
  凶手没有理她,依旧我行我素地向我刺来。
  下一秒,一声无比剧烈的响声传出。
  “砰!”
  是枪响!
  这响声比想像之中的要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尤其现在还是在这么一间小房子里,使得声音不止响,还久久不散。我的耳膜在被震得发疼之后,便不断的传出‘嗡嗡’的蜂鸣声。
  当然,这剧烈无比的枪响也把凶手震住了,我们两人都不由自主地朝着慕容洁看了过去。
  只见到她举着枪,神色冰冷的对着凶手,“本来不想用这东西的,你非得逼我。”
  我的心里苦笑,有这种大杀器你干嘛不用?
  不过随后就看到慕容洁冰冷的脸上,目光闪烁,眉角轻轻地挑了挑。

  我明白了,她之所以最开始不用枪,是因为她在发泄,她在拿这凶手当活靶子。
  也难怪,从开始调查这起案件开始到现在,我们其实就一直十分郁闷。虽然弄清楚了作案手法,但一直找不到证据。
  我甚至最后被拼得使用了慕容洁最看不起的方法,拿杨开当成了替死鬼!
  “曌远,他才是凶手是吧!”就在我心里感叹之时,慕容洁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顿了一下,连忙向那凶手打量了过去。当然,不自觉的用上的看相的本领。
  只有一个背而已,而且也穿了衣服,但我还是一眼就看穿了是谁。因为这个人,居然也是我们的熟人。
  向慕容洁点了点头,而后向凶手开口道:“张主任,揭下你的口罩吧。你逃不了了,除了我们,还有更多的丨警丨察会赶过来。”
  “张主任?”慕容洁手里的枪险些掉下来。
  “哼哼!”两声闷笑传出,凶手低头抬手,把口罩解了开来。慕容洁先看到凶手的面容,神色大变低声呢喃着,“真是你!”
  凶手没有理他,缓缓地转过了身来,我自然没有看错,就是张主任。
  “为什么你没有真的怀疑他?我明明尽可能的把一切线索往他身上引了。”张主任对于自己暴露了似乎一点都不担心,耸了耸肩后向我呵呵一笑,十分轻松。
  我摇了摇头,“要怪就怪你太自负了吧,明明有更好的方法,却非要以我作基点。”
  “哦,以你为基点?”他呵呵一笑。
  “凶手或许在一开始并没有打算利用我们来对杨开下手,但是后来我出现了,我也不知道哪里吸引了凶手的注意力,凶手开始有意识的在陷害杨开的时候,也开始引导我破案。”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在针对你,引导你呢?”张主任笑了笑。
  “因为那具无头尸!我一直觉得那具尸体不正常,我想过很多,可能是他的死亡方式,或者是他脖子上的口子,直到昨天我才确定,不正常的是他头部的断口。”
  我看向了也走了过来,躲在门口的李萍儿,“有位朋友告诉我,如果用力不均,手会斜。”
  “而那具无头尸,颈部的伤口很直,同时也是一斧将头砍下。说明应该是两只手握住斧子,平均使力。一只手砍下伤口应该是倾斜的。”
  张主任冷笑,“难道就不能是杨开请的别人砍下的头吗?”
  “不可能!”我摇了摇头,“在我检查前五具尸体的时候,对于那些尸体的看守十分严,所以能砍下那具尸体头的,肯定是内部人员。而且派出所里的同志也说过,所里的丨警丨察想要靠近那些尸体是不可能的。难道杨开的帮凶是市里来的人吗?那显然也不可能。”
  “哦?”张主任此刻露出一副好奇之色,“既然又是内部人员,又不可能是市里的人和派出所的丨警丨察,那为什么现在你知道了凶手是我后却一点都不吃惊呢?”
  张主任现在这副轻松的样子让我有些不解,他为什么这么自信?
  偷偷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了没有地方可以逃走后,我才接着开口道:“老实说,我在看出是你的背影后的确是有点吃惊,但我很快就明白了。还记得我第一次验朱良尸体的时候,我好奇的问过前五名死者的尸体在哪吗?”
  张主任的眉头轻皱,似乎想不起这事。

  不过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杨开,慕容洁和许成三人几乎都是同时回答不在停尸房。只有你一个人回答的是——尸体是被市里的专家组看着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