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王》
第28节

作者: 银河HK

收藏本书TXT下载
  当年自己被蛇咬遭遇挫折的时候,意志消沉,颓废、绝望,破罐子破摔。直到进了部队才在教官的鼓励下慢慢调整好心态。

  在这一点上,叶峰还是非常佩服小丫头的,她这种乐天的性格十分令人欣赏。
  想到这儿,叶峰搂着小丫头的手臂紧了紧,又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小脑瓜。
  小丫头嘻嘻一笑,像个乖顺的小猫儿窝在叶峰怀里蹭了蹭,一脸满足的笑意。
  出租车在医院门口停下,叶峰想付车费,小丫头却
  固执的把叶峰的钱推回来,从她自己小包包里掏出十块钱递给了司机师傅。
  叶峰摇头一笑,也没跟她争。
  经过医院门岗的时候,看门的小保安看到叶峰两人经过不禁一愣,随即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当确定叶峰就是院长让他盯着的那个大人物时,保安立刻小跑着窜回保安室。
  “马院长,昨天你让我盯紧的那个青年刚进医院了。”

  “我就说嘛,这小子太固执了,那么重的伤势昨天只是简单包扎一下就离开医院了,早晚还得回来找咱们。以他的医术虽然用不到咱们治疗,但一些上好的消炎药物可只有咱们医院才有。”
  正在信城采办医用器材的马院长放下购物清单,兴奋的道,“小李,通知人事部,这次说什么别让他离开医院,我二十分钟后就赶回去。记住了,是劝他不要离开,而不是强留!态度一定要恭敬,恭敬,再恭敬!否则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另外,要是我回去见不到人,就全给我卷铺盖滚蛋吧!”
  挂断电话后,马院长又拨通了一个号码:“喂,黄市长吗?是的,叶峰同志又来我们院了,上次你不是埋怨老头我把人弄丢了吗?这次你再见不着他可怨不得我了!”
  政府办公大楼,圆木桌上坐了二十几人,结束通话的黄市长大手一挥:“散会!”说完他就急匆匆的起身离开。
  下边坐着的二十几位官员一愣一愣的,这会刚开了没到两分钟咋就散会了?而且这是每月例行一次的述职汇报工作,这么重要的会议,黄市长居然离场。
  众人纷纷猜测,出什么大事了?

  叶峰两人进了医院后直奔十八楼。
  内科501为普通病房,位于十八楼西侧最里面的一个房间,大约三十多平米,里面靠着右边墙壁一溜摆了四张病床。
  十八楼都是一些重症患者,本来以小曼母亲这么严重的病情现在应该呆在重症监护室,但因为没
  钱付床位费,小曼母亲只能被挪到普通病房。
  其实说得难听点,就是等死了。这就是现实,医院可不管你什么情况,没钱看病就等死吧。
  不过就算这种普通病房一天也要五十元床位费,再加上其他费用,七七八八的折算下来一天最少也得花上二百多块,林小曼的工资加上兼职赚的钱基本上全扔在这里了。
  进了病房,林小曼快步朝4号床位的一位面色苍白的中年妇人走去,这妇人跟林小曼有三四分相似,虽然病容憔悴,但眉眼十分秀气,年轻时绝对是个大美女,她应该就是小美女的母亲了。
  叶峰心想也难怪小美女这么漂亮,原来是基因遗传的好。快步走过去,礼貌的打了声招呼:“阿姨你好。”

  “你好。”小曼母亲虚弱无力的点点头,嘴角露出一抹和善的微笑。
  旁边病床的大妈也笑着打趣道:“呀,小曼又来看你妈了,这个年轻人是谁呀,你男朋友吗?”
  “哪有哪有,才不是呢……”小美女红着脸蛋连连摆手。
  这时叶峰笑着对小曼母亲说:“阿姨,我略通医术,让我帮你看看吧。”
  “谢谢了。”小曼母亲轻轻点头,不过她浑浊的目光中却没有一丝情绪波动,应该是对叶峰没抱什么希望。

  毕竟叶峰如此年轻。
  她之所以同意让叶峰看病,也是因为叶峰是女儿领来的。或许在她心里,也只是认为叶峰是看上她女儿想在她面前表现一下,年轻人嘛,都有表现欲,可以理解。
  不过一旁的小美女却不这么想,她虽然不知道叶峰的真实身份,但料想叶峰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大人物,毕竟那天信城王局长在叶峰面前点头哈腰的样子她可全都看在眼里。
  再加上叶峰一人单挑四十多人,这在林小曼心中已是与神人无异,所以林小曼现在对叶峰是盲目崇拜的,她觉得叶峰一定能治好她的母亲。
  叶峰帮小曼母亲诊完脉,凝眉思索。
  “怎么样大叔,我母亲的病能治吗?”小美女连问道。
  “能治。”叶峰点点头,“不过需要一点时间。”
  听到叶峰说能治,原本非常和善的小曼母亲脸上的笑容就渐渐消失了,眼神露出一丝不悦。
  她身体什么情况她自己最清楚,况且医院的专家教授们都已经确诊了,断言她这病就算做手术也只是拖延活命的时间。
  可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只是轻轻替她把了下脉就说她的病能治?
  这个年轻人该有多浮夸!为了追求她的女儿,连这种不靠谱的弥天大谎都能撒得出来。
  一时间,小曼母亲脸色冰冷,再也懒得多看叶峰一眼。在她眼里,已经断定叶峰不是什么好人了。
  “我去趟洗手间。”叶峰正好尿急,知会了小美女一声就离开病房。
  等叶峰离开,小曼母亲不悦的道:“曼曼,这人你是怎么认识的?怎生这么浮夸,居然替我把了下脉就说我的病能治。”
  “怎么了妈?”林小曼道,“妈,你可不要小瞧大叔哦,他很厉害的,他既然说你的病能治,你的病就一定能治。”
  小曼母亲看着女儿崇拜的神情更加担心,看来女儿被欺骗的很深啊,于是道:“曼曼,人心险恶,你可不要轻信别人。相信妈的眼光,这人很浮夸,你以后最好少跟他来往。唉,你可不要步了妈的后尘呐。”

  小曼母亲说着就流出眼泪。
  她当初就是被一个负心的男人欺骗了感情生出的小曼,她怀孕之后那个男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小曼是她一个人拉扯大的。
  想到孤女寡母这些年的心酸,小曼母亲伤心至极,生怕女儿被骗,走上她的老路。
  “妈你想多了,大叔那是什么身份的人,能骗我这样的穷姑娘?”林小曼嘻嘻笑着,擦掉母亲脸上的泪水。
  “你呀,如果他要骗你的话,怕是连身份都是编造出来的。”
  “
  哪有……”小曼正要说话,这时候两个管床大夫推门而入:“查房了!查房了!”
  刚从洗手间回来的叶峰也跟着两人回到病房。一进门刚好看到那个头发打着发蜡油光锃亮,嘴唇边有个瘊子的管床大夫走向林小曼母亲的病床。

  “曼曼,又来给伯母送饭啊!”长着瘊子的管床大夫手中拿着记录板,看到林小曼后两眼放光。
  “王大夫好。”林小曼打了个招呼。
  “好好好,”瘊子大夫显得非常热心,“这才刚到你下班时间,怎么这么快就赶过来了。晚饭还没吃吧?听说新开张的陈记豆捞不错,要不要一起搓一顿儿。唉,孤儿寡母的不容易,我们这些人能帮衬就尽量帮衬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