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糟糕的开始,一段错误的婚姻》
第26节

作者: 妹妹不喝柠檬茶

收藏本书TXT下载
  很奇怪,她可以看见当时情形,仿佛,当时所有的事情是发生在她自己眼前,她还记得当时看到的自己出事的那天早上的事情,只有一个人真的在意着她的安全,那就是她的哥哥。
  那天,一个普通的早上,那个叶凡偷偷的离开家选择自杀。
  叶富贵穿着拖鞋晃晃悠悠的进了屋,剔着牙上的菜叶,早上的大包子真是好味道,尤其是卖包子的女人,和包子一样白白胖胖,惹得他伸手掐了一把,卖包子的女人也不真恼,半推半就的和他打闹着,比起自己干瘪暴躁的老婆好上几百倍!
  “死哪去了?!”一声尖锐的声音吓了他一大跳,抬头,自己的老婆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发卷站在那儿,手指着他,恶狠狠的吼。
  叶富贵心里叹息,这女人是怎么了?记得她年轻的时候也是个会脸红害羞的女人,当时就是看中了她这一点才娶了她,怎么现在就变成这个样子!举了举手中的塑料袋,呲牙做恼怒状,“吼什么吼,我去买包子了,今天包子味道不错,那几个讨债鬼呢?!”
  “我不知道!”李芬扭转身子回到房内,大声喊,“都起来了!快点给我滚起来。”

  叶富贵一撇嘴,跟着进了屋,把包子扔桌上,甩掉拖鞋,往沙发上一躺,打了饱嗝。
  “妈,没见小凡,只留了一封信。”叶彬从房间里走出来,刚刚二十岁的他已经在建筑工地干了很久,皮肤晒得黝黑发亮,左手夹着一颗烟,头发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
  李芬伸手接过信,嘴里不乐意的讲:“这丫头就是事多,早走就早走,还留个信。都是你们,非要她上什么学!真不如早嫁人早生孩子,还浪费钱。啊。”
  叶富贵被吓了一跳,一翻身,不小心从沙发上掉在了地上,摔得呲牙咧嘴直哎哟,“要死呀!你大清早的撞鬼了!”
  叶彬凑过头去看自己母亲手中的信,是小妹清秀的字体,写在信纸上:爸,妈,哥哥,姐姐,小弟,小凡生于此生,深感疲惫,原以为只要真心待人,人必真心待我,却不想为人所骗所戏耍,本只想好好读完高中考上好的大学,寻一份好的工作,坦坦然然做人,也令家人过得舒坦幸福些。是小凡自己不争气,心中误存了人,只当是他是真心喜欢我,却不过是一场笑话,怨不得人,但小凡怨了自己,放不下自己的错失,在此告别家人,就只当小凡从不曾来过。我床头的抽屉中有前段日子打工所挣的钱,不多,也算是小凡能为大家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希望爸爸妈妈可以不再吵架,哥哥姐姐过得幸福,小弟能考上大学,小凡在九泉之下必将为你们用心祈祷。

  “这丫头发什么神经!?”叶彬恼怒的说,“小小年纪就寻死觅活,难怪前段时间看她不正常,不是一个人傻坐着发呆,就是莫名其妙的傻笑,问她她也听不到,原来谈恋爱了!那小子是谁,我非扒了他的皮不成,敢戏弄我妹妹,也不问问我叶彬是干什么的!”
  叶富贵冲上来抢过信,看完,将信扔在地上,大声骂了几句,吼道:“走,我们去学校要人,不是全市最有名的高级中学吗,竟然敢公开诱惑未成年少女,哼,让他们赔钱!”
  “算了吧。”叶奎从里面走出来,打着呵欠,冷冷的说,“我知道,我听我同学说过,他姐姐也在那家中学上学,那个男的叫林希晨,是个有钱有势的富家公子,上学都有司机接送,还是好车,司机穿得都比我们好,哼,是姐姐自做多情,那样的人怎么会看上她,人家不要她也是正常的,你们闹什么闹,闹不出什么事!”
  “呸,你胡说八道什么。”叶彬不乐意的说,“小凡从小就听话,她才不会自做多情,肯定是那小子不怀好意,看着小凡年轻漂亮又好骗才。”

  “得了吧,哥。”叶奎比叶凡小一岁,戴眼镜,斯文而冷漠的表情,不像他的实际年纪。“你当是你呆的建筑工地呀,就姐那模样,在那家学校垫底都排不上号,那学校里漂亮的女生太多了,哪一个都比得上明星,你真是孤陋寡闻!”
  “切,整什么文绉绉的词,有本事和你姐一样头名考进那家学校!”叶彬就看这个弟弟不顺眼,从小就阴阳怪气,眼框子比天都高,尤其喜欢挖苦他,“别在那家叫不上名的学校呆着呀!”
  叶奎脸憋得通红,想要说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硬梆梆的转身回房子,背着书包出来,在桌上拿了两个包子,一边吃一边离开,扔下一句冷冰冰的话,“我要去上学,要闹你们自己去闹,我丢不起这个人。”
  “这死小子!”叶富贵骂了一句,跺着脚说,“好,你怕丢人,我不怕,我去,我养了十五年的闺女说没有就没有了,就算一年一万块也得十五万吧,他们得赔我!”
  “是十五年半!”李芬在旁边补充一句。
  “我去找找。”叶彬拽了件上衣胡乱的套上,冲出房门,“她不会死,一定不会,我知道,小凡从小就是个重情重义的,我知道她肯定不会扔下我们不管。”
  林希晨拿过照片看了看,有些意外的说:“原来俞子涵的父亲娶的是于志坚的母亲?!”
  “是的。这就是她为什么一定要于志坚娶她的缘故,她要重新进入于志坚的家庭,并且毁掉她的父亲和于母的婚姻。于母虽然改嫁,但是,这和于父的性格有关,之雅在以前曾经告诉过我,于志坚的性格很像他母亲,而他父亲却是一个酗酒如命的人,后来就是因为酒精中毒死的,于母虽然改嫁了,但是一直放心不下自己这个儿子。而且之雅和于母的关系一直很好,因为担心于母的身体,所以,之雅一直没有和于母说起她和于志坚的事。而且当时于父于母离婚的时候,于志坚才上上学,平常来往并不多,一年中会回来两三次看望之雅和月月。”叶凡无奈的说,“但是,这件事却让之雅丢了性命,也害得月月离开这个世界。这是我无法原谅俞子涵的原因,我不相信她是真的爱于志坚,她只是利用于志坚。”

  林希晨微微皱眉,这很令他意外,唯一无辜的就是之雅和月月,“原来这样,龙家现在情形怎样了?”
  “龙伯父的身体不太好,受得刺激太大,龙天辉情绪非常激动,今天下午的时候,龙伯父突然昏迷,大夫说有可能会瘫痪,这刺激了龙天辉,他一定要教训俞子涵和于志坚,我赶去医院,所以过来的晚了。”叶凡歉意的说。
  “没事。”林希晨笑了笑,看着叶凡受伤的胳膊,似乎是很随意的问,“我看那个龙天辉很听你的话,他是不是很喜欢你?我想是的,你喜欢他吗?”

  叶凡有些意外,“我们是很好的朋友。”
  “仅仅只是好朋友吗?”林希晨夹了一筷子菜放到叶凡面前的碟子里,依然是很随意的口气,漫不经心的问,“我不太相信男女之间会有单纯的友谊,一个男人喜欢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喜欢这个女人,男人是自私的,没有喜爱,他不会花时间在一个女人身上。”
  “这是你们男人的理论吗?”叶凡有些讶然的看着林希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