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糟糕的开始,一段错误的婚姻》
第30节

作者: 妹妹不喝柠檬茶

收藏本书TXT下载
  鲁瑞放下电话,心里真是好奇,林希晨是怎么知道叶凡胳膊受伤的事的?他不是一直不喜欢叶凡的吗?

  “你为什么这样关心这件事?”俞子涵迟疑的说,“不错,你猜得不错,我确实是为了报复我父亲和那个可恶的女人,是他们害得我们母女如今这个情形,我并没有想到会伤害到龙之雅,我以为像于志坚这样的男人,龙之雅不会多么在乎,她是那么的漂亮出众,有美丽的外表,有不错的工作,有好的家庭,于志坚是如此的普通,大街上随便一抓一大把的男人,她怎么可能如此的舍了性命的维护,甚至不惜连累到他们的孩子。我发誓我绝对没有故意伤害她们的意思。”

  “但是,你并没有伤害到于志坚和他母亲,却偏偏伤害了与此事完全没有关系的两个女子,于志坚再怎么普通,他也是龙之雅的丈夫,月月的父亲,你突然出现,让他变得珍贵起来,好吧,就算是你没有想到会伤害到龙之雅和月月,那为什么要在葬礼上出现?”林希晨冷漠的说,“你让龙家对你仇恨万分,可对于志坚来说,毫发未伤。”
  “我要让于志坚爱我爱得无法自拔,再抛弃他,我让他永远的陷在痛苦中,我知道他母亲对他很在乎,我要让她母亲知道失去亲人的感觉是什么!”俞子涵愤怒的说,“她夺走了我的父亲,伤害了我母亲,却一直过着逍遥的日子,在国外过着醉生梦死的日子。而我和母亲呢,却要仰仗着别人的好心才能够活到现在,这不公平!”
  “你根本不爱于志坚?”林希晨叹了一声,“却用了自己的身体和青春得到了他,这有意思吗?”
  “没意思。可是我除了身体外,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达到报复的目的。”俞子涵咬着牙说,“我父亲那个男人不仅抛弃了我们母女二人,还带走了家里所有的钱财,我除了身体外,还能有什么,他现在在国外生活的很舒服,有钱有女人,我只能伤害自己让他知道他的骨肉如今走着和他同样的道路,成了破坏别人家庭的不道德的人!”
  林希晨没有说话,手指轻轻的敲击着杯子的沿,发出轻微的声音。
  “好吧,我答应你暂时不去骚扰龙家,用你的词,不去骚扰,因为你们一家一直照顾着我的母亲,其实伯母只是我母亲的同学,她完全不必要这样一直照顾我母亲,所以我感谢你们,可是,报复的事我一定要继续,我会尽可能的不打扰龙家,除非是我需要让于志坚知道我对他的忠贞!”俞子涵倔强的说,“还有,请告诉叶凡,不要管我的事,否则我会对她不客气。”
  “如果她有任何闪失,俞子涵,我会数倍的加于你身,我从不是一个正人君子,这你清楚的很。”林希晨冷漠的说,语气中透出一份让俞子涵微微颤抖的不满。
  “你喜欢她?”俞子涵困惑的盯着林希晨。
  “你已经是第二次问这个问题,不错,我喜欢她,而且我把她当成我的女人,我想我这样讲你已经很明白,如果不是因为她,你此时根本不可能坐在这儿和我商量这件事如何处理,你如果真替你母亲着想,就不要惹恼我!”林希晨强压恼怒的说。

  “是的,我记得。”俞子涵有些挫败的说,声音低的几乎听不到她说了些什么,“也许你不仅仅是喜欢她,或者说是想占有她,你也许是爱上了她,这会让你陷于疯狂,因为我想,她并不爱你。”
  林希晨开车赶到餐馆的时候,天色已晚,餐馆里人很多,但是,却并不嘈杂,吃饭的人都在低声说话,他在这儿始终有个预留的位子,在二楼靠窗但相对来说安静些的地方,二楼的位子比一楼少许多,间隔也大,方便客人们交谈而互相之间并不打扰。
  鲁瑞并不在,只有叶凡一个人坐在那儿,喝着水,翻看着一本杂志,桌上还没有点菜,林希晨犹豫一下,距离鲁瑞电话已经一个小时,难道他们还没开始吃饭?鲁瑞不会固执到一定要等他过来才吃饭吧?不过,好像鲁瑞并不在,叶凡对面的位子并没有餐具使用过的痕迹,虽然有杯盏,却干净如初。
  看样子她的左胳膊依然不太灵活,喝水和翻动杂志全部是用右手,有些不太方便,低垂的头,可以看到微微颤动的睫毛,和白皙的皮肤,以及皮肤上隐约的红晕,娇柔可人。
  “鲁瑞呢?”林希晨走过去在叶凡对面坐下,有些奇怪的问。
  叶凡忍不住微微一笑,有几分孩子气,“刚刚他妻子来电话,告诉他必须在三分钟内见到他,否则就哭给他看,他吓得立刻赶回去了,告诉我你一会就过来,他一会也回来,说是估计他妻子又发神经了,说不定他走到半路他妻子就讨厌看到他,他又得半路回来。”
  看到叶凡恬静温柔而又有几分孩子气的微笑,林希晨也忍不住笑着说:“是吗?佳妮自打怀孕开始就变得神经兮兮,也真够鲁瑞受的,呵呵,想吃点什么,我想他一时半会的回不来,我们先吃着。”
  “不用等他吗?”叶凡有些迟疑的问。
  “不用。”林希晨微笑着说,“胳膊好些了吗?”
  “好多了。”叶凡看了看胳膊上的纱布,“其实就是吓人的,根本不用包着,你也见了,就是普通的划伤。”
  “大夫说了,晚上的时候可以拿下来,白天的时候最好包着,以免感染,还是听话吧。”林希晨站起走到叶凡身旁坐下,伸手握着叶凡的左手,察看着伤口周围的皮肤,“还好,伤口周围的皮肤没有红肿的现象,不过,还是要注意些,现在是夏天,很容易感染的。”
  叶凡脸上一红,左手握在林希晨宽厚的手中,有种莫名的感觉,说不出来,让她浑身有些发烫,好像林希晨是个火炉,让她不由自主的向里面让了一下。
  林希晨似乎是察觉到叶凡的退让,松开叶凡的手,但是并没有从叶凡旁边的位子让开,其实是长椅,同时可以坐三个人,微笑着说:“你好像有些怕我?没事,放心,今天我不会再让大夫察看你的伤口,不过,晚上要记得自己上些药消炎。”
  叶凡有些拘促的点点头,不好意思再往里面让,但是,纵然隔着彼此之间的一些距离,叶凡仍然是觉得浑身不太自在,端起水来喝水,却险险泼了自己一身,脸更加红起来。
  “没事。”林希晨拿餐布擦拭一下,抬手示意服务生过来收拾,“去帮这位小姐冲一壶上好的茶水,记得我要今年的新茶,不许拿陈茶糊弄我。”
  “是的,林先生。”服务生利索的收拾好桌上的水,转身离开。
  林希晨和叶凡重新坐下,林希晨仍然是坐在叶凡的身旁,挨她很近,甚至彼此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到。叶凡有些局促不安,偏头看着窗外的景色,已经夜深,路灯照着热闹的街面,行人和车辆不断。

  “我和俞子涵谈过了。”林希晨偏头看着叶凡,左手很自然的搭在叶凡后面的椅背上,舒展开身子,很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微笑着说,“她确实比我想像的还要倔强,但是,总算是答应不去打扰龙家,所以,这件事也可以暂时不去惊动她母亲,她很担心你会和她母亲说起此事,不过,也并没有打算放弃报复的机会,而且,正如你猜测的,她确实不爱于志坚,于志坚对她来说,只是报复的工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