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糟糕的开始,一段错误的婚姻》
第55节

作者: 妹妹不喝柠檬茶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叶凡微皱眉头,在沙发上坐下,沙发很舒服,可以让她整个人坐在上面把自己藏起来,长出了口气,她看着林希晨,说:“可以给我一杯可以让我不必睡觉的东西吗?”

  林希晨笑着说:“早知道你过来,我应该准备好茶叶,这儿,除了我,很少有人过来,所以,只有咖啡,要不,我帮你热杯牛奶吧。”
  “不要,我不要睡觉。”叶凡立刻说,她害怕闭上眼睛,那些老鼠就会出现在她的脑海,让她再次经历那晚的恐惧。
  “好,不要,我去冲杯咖啡,多放点糖。”林希晨立刻笑着说,起身去冲咖啡,房间的温度很适中,空调是在他还没有到家前就已经通过手机定好,所以,进门就立刻感觉一种凉爽之意,空气中还有淡淡的香气,应该是窗台上的那盆茉莉开花了。
  接过林希晨递过来的咖啡,喝了口,微皱眉头,有些疑惑的说:“难怪鲁瑞说你的咖啡比中药还要难喝,还要苦,真的是很苦。”
  “呵呵,我还没帮你加糖呢,方糖在盘上,你自己加奶和方糖,我不知道你的口味。”林希晨笑着,在叶凡身旁坐下,并没有坐到她的对面,他看得出来,叶凡很紧张,这种紧张不是因为他,而是她的曾经经历让她感觉到恐惧。
  “我是不是很失态。”叶凡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并没有让林希晨从她身边走开,她知道林希晨不会如何,林希晨虽然是个风流之人,但却不下流,不卑鄙,只是个自信而被宠坏的人。
  “没有。”林希晨笑嘻嘻的说,“这样我觉得自己还是很有机会的,最起码你还信任我,敢跟着我回到这儿来,与我独处。”

  “我是丨警丨察,你放心,如果你真要如何的话,你还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叶凡随意的笑了笑,“我的身手在重案组还是相当不错的,对付你这样的人,三四个绝对没问题。”
  “我相信。”林希晨温和的笑了笑,从叶凡手里拿回咖啡,“太苦了,就不要喝了,我明天买些好的新茶回来。”
  “没事,慢慢喝,它可以让我保持清醒。”叶凡轻轻叹了口气,慢慢的说,“真的很抱歉,但是,我是真的让吓着了,那些画面一直在我脑海中不去,偏偏今天的电影又重现了这些场景,我真的不想让自己睡着,我怕我睡着了,那些场景又会出现在我眼前。”
  “怎么了?”林希晨很温和的看着叶凡,柔和的声音说,“老是闷在心里不好,说出来也许就不于是什么问题。”
  叶凡沉默了半天,才慢吞吞的说:“那是十年前,我跳崖被江爸爸救了,晚上吃过晚饭他和钱妈妈送我回家,我的父母,如果他们可以称之为我的父母的话,他们收了你的钱,他们正在数那十六万,他们不想因为我回来需要把这些钱还给你们林家。不过,请放心,虽然他们当时贪心把钱拿走并且在我活着回来后也没有归还给你们林家,但是,在我参加工作后,我已经每月拿出了一部分钱以林家的名义资助了一些老人和儿童,到现在已经归还完毕,每一笔钱受助人是谁,是什么时间,我都记好了,就当是我替他们还给你们。”

  林希晨愣了一下,轻声说:“这样,你就得缩减你自己的支出。”
  “我不需要太多钱。”叶凡轻轻笑了笑,说,“平常在我也就是一些简单的支出,比如房租之类,我在重案组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衣服,而且薪水不错,足可以让我过得轻松。现在没有这些事了,我想着等以后可以了,就自己供一间房,可以不必再住在别人房子里。”
  林希晨没有说话,这在他,真的是个意外。

  “好了,我说到哪了?对,我说到他们不高兴我活着回来。”叶凡静静的说,“他们说要把我嫁给一个叫李大头的人,我哥哥他不同意,这好像在以前我有和你提过,他说那个是死了老婆而且五十多岁的人,绝对不能让我嫁过去,但是他们说,我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再回到学校,不过他们有些怕我哥哥,因为我哥哥是个建筑工人,很早就外出打工养家,身体健壮而且性格火爆,这个时候,我的弟弟,他突然从后面袭击了我哥哥,然后他们就把我关进了一个很小的屋子。”

  叶凡停顿下来,似乎是在积累勇气去面对这份回忆,林希晨没有插话,他想,叶凡的不安肯定和这间小屋子有关。
  “然后,他们把我关进了一间小小的屋子,很小,里面堆满了杂物,全是些不能用的和暂时用不到的东西,你知道,在那种环境下生活的人,能用的和不能用的东西,其实基本上全是可以扔掉的垃圾。”叶凡长出了口气,慢慢的说,“里面没有灯,很黑,有极弱的光线从缝隙处射进来,上面有个小小的窗户,没有玻璃,只是乱七八糟钉着一些木条,有街灯的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很暗,然后,我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我脚面上爬,我低头,看到有一只肥硕的老鼠,在我脚面上,它盯着我,绿豆眼,一眨一眨,然后,我突然发现,这里面有许多许多的老鼠。”

  叶凡的语速突然加快,似乎重新看到了那些可恶的老鼠!林希晨心里一紧,立刻伸手握住她紧张的手,感到她的手冰凉,颤抖,整个人的身体也是僵硬的,眼睛中全是恐惧。
  “没有人理我,他们不管我,我哥哥让我弟弟砸晕了,我只能不停的跳,可是那儿的空间太小了,小到除了杂物就是一点容我站着的地方,我当时吓得喊不出来,整个人脑子里全是空白,耳朵里只有老鼠的吱吱声,和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那么肥硕的老鼠,我不知道那一夜是怎么熬过来的,我才知道有时候一分钟会长到一年那么漫长。我的记忆似乎就一直凝固在那一刻,我似乎永远无法逃避开这一刻,以至于到了现在,我仍然不敢一个人呆在黑暗的房间里,不敢关了灯睡觉,并且,经常的陷于恶梦中。幸好,在快天亮的时候,我哥哥醒了,他偷偷背着我父母把我放了出来,然后把我送到了江爸爸家,江爸爸和钱妈妈收留了我,并且安排我去了别的城市上学,我一直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他们对我很好。”叶凡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却无法控制自己身体的颤抖,“我第一次看到江爸爸被人劫持的时候,我觉得那个人长得很像一只老鼠,贼眉鼠眼,他拿利器威胁人质,江爸爸用他自己去交换人质,但他竟然用利器打江爸爸,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就是觉得他是一只老鼠,我要杀了他,我要让他在我眼前消失,所以,我就开了枪,但是,仍然是心软了,当时我学的是医,我知道心脏的位置,我在最后的时候想,这人毕竟是个人,不是一只老鼠,所以他没事,抢救过来,但是那一刻开始,我突然决定当一个丨警丨察,因为对许多人来说,有些人就和老鼠差不多。”

  林希晨一直用自己的身体温暖着叶凡的身体,她看起来苍白无助,眼神里有着抹不去的悲哀。一切是他造成,如果当时不是自己玩什么游戏,叶凡也许现在活得好好的,很幸福的过着平凡女子的生活。而如今,她虽然活得很好,却有着永远也抹不去的可怕回忆,他发誓,一定要好好照顾叶凡,绝对不会让叶凡再受到任何一点伤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