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青云》
第24节

作者: 老王27

收藏本书TXT下载

  吕丽倩气呼呼的把公文包放到一边,身子一转,扭着那纤细的腰身就转身走了,姜卫国看着那挺翘的屁股,眼里露出一丝温柔。
  “姜书记,您回来了!”
  唐书柳从卫生间出来,老远的就点头哈腰打招呼,那张肥脸油腻腻的,黑眼圈分外明显,姜卫国心中不由多了几分厌烦,关于唐书柳和吕丽倩的传言他有所耳闻,但是,一直在回避就是了。
  “唔!”

  姜卫国低沉的回了一句,慢慢的走到沙发前做了下去。
  “姜书记,小鱼今天给打电话了,说看好了最新款的爱疯,我这做叔叔的还没给他准备什么生日礼物,就自作主张给孩子买了个,你千万别跟孩子计较,哈哈哈。”
  伸手不打笑脸人,姜卫国听了这话,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
  “老唐,你别老惯着那孩子,怎么能够给你打电话要东西,也太不像话了,这种歪风不可长,以后你别理他,有什么事情让他找我来!”
  “看你说的,他唐叔也不是什么外人,孩子喜欢,给他就是,也不是什么打不了的东西,你们俩这么铁的关系,还在乎这个?”
  吕丽倩端了一盘苹果走了过来,瞅了一眼唐卫国,笑着说道。
  闲话说过,姜卫国把唐书柳叫到了自己的书房,关上门谈话去了。
  谢小东不熟悉柳叶的性格,在周副书记的办公室被柳叶好一顿呛白,因为有周副书记在场,而且柳叶多少也是个带“长”字的领导,所以愣是没有敢说一句反驳的话,最后灰溜溜的离开了周志的办公室,上街找自己的狐朋狗友喝酒胡混去了。

  他的朋友中,有一个叫胡三儿的,他舅舅是乡派出所所长张德彪,因此在红土乡很是吃得开,虽然偷鸡摸狗、吃喝嫖赌、打架斗殴无所不干,但是却一直是潇潇洒洒,嚣张、快活的紧。
  这哥俩在乡政府边上的小饭馆酒足饭饱出来,已经十点多,一个个喝的醉醺醺,歪歪斜斜、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走着走着,迎面过来一个身穿白衬衣,下身穿着一条黑色西裤大约一米七几、一米八的男青年,这俩酒鬼也是倒霉催的,脚下一绊,身子一斜一下子摔了个大马趴,那个男青年见此赶紧上前,费了好大劲儿才把这两个人扶了起来,见到这哥俩满脸是血,赶紧掏出纸巾帮他们擦拭,还询问他们住哪儿。

  不过,转眼间,这俩货一个揪着青年的脖领子,一个抓住青年的右手,说什么也不撒开了,嘴里不但骂骂咧咧,还一个劲儿的叫嚷着:
  “你,就是你,把老子碰到了,想跑没门儿!”
  “对,你他么的竟然想抢劫我们,也不看看我们是谁。赔钱……赔钱!”
  青年感到自己很冤枉,就拼命挣扎,同时不停的辩解着。

  “两位,你们搞错了,刚才是你们自己摔倒,不是我碰的,我更不会去抢劫你们,你们是不是喝多了?我找车送你们回去吧,另外,我也警告你们,不能冤枉好人,否则没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青年没想到,不撕扯不要紧,这一撕扯,谢小东和胡三儿来劲了,手抓的更紧,另外一只手也跃跃欲试,想打人的架势。
  “我告诉你们,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昂,我根本就不可能碰你们更不可能抢劫你们,我认识你们乡领导,继续纠缠下去我要打电话了!”
  “你认识我们乡领导?哪个领导?”

  谢小东一个激灵,大着舌头问了一句,他下午刚吃了柳叶一顿好整,对领导可是很有畏惧感的。
  “我认识你们乡经发办的刘鸿志主任,而且,我是来……”
  话没说完,青年的眼睛上就挨了一拳,青年哀嚎一声,就捂着眼睛蹲下了。
  由于跟父母唠嗑到很晚,所以刘鸿志躺下就睡了,可就在他睡得正香的时候,“叮……”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他看了看,不认识的号码,就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
  “喂,谁呀?”
  “你是刘鸿志?我是红土乡派出所,我告诉你,你涉嫌打击报复,雇凶伤人,你雇佣的凶手已经被我们捉拿归案,你必须立刻到乡派出所自首,如果你不能尽快归案,我们将报告上级公丨安丨机关,对你进行通缉。”

  说完,还没等刘鸿志有所反应,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刘鸿志一开始还以为是个恶作剧,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大可能,他大小是乡经发办的主任,似乎也不可能成为别人恶作剧的对象,摇了摇头,他仔细看了看电话号码,的确,是红土乡的号段。
  想了一下,他把电话拨了回去,响了四五声,那边电话拨通了:
  “喂,红土乡派出所,有什么事吗?”
  不是刚才打电话的人,刘鸿志虽然睡迷糊了,但是这点区别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是这样的,我是刘鸿志,红土乡经发办主任。”
  “经发办主任?我不管你是谁,你现在涉嫌参与了一件雇凶伤人案,刚才我们所长已经打电话跟你说了,希望你尽快到所里来自首,否则将罪加一等。”
  “同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可不可以跟我说明白!而且,我现在在县城,下午刚跟县委书记汇报工作,这时候也赶不回乡里。”

  那边电话立刻没了声音,过了十几秒钟,换了一个人,就是最先开始给刘鸿志打电话的人。
  “刘鸿志,我是所长张德彪,我奉劝你不要耍花招,限你现在、马上以最快速度到派出所自首,否则,哼,后果自负!”
  “嘟嘟嘟……”
  电话里再次传来忙音,刘鸿志扣死手机,呆呆的坐在床上,他现在是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被卷入了一件雇凶伤人案里面。
  不过,不明白归不明白,事情已经落在他头上就必须要面对,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红土乡距离县城很远,这时候实在没办法,想了想,他拨了杨业伟的电话,杨业伟自己有车,这时候应该早就回到县城了,让他跑一趟,一点负担都没有,但是电话拨过去,却已经关机了,这下子刘鸿志挠头了。
  县城不比省城,尤其这个时间,想要找个车回红土乡简直是不可能的,后来,还是在刘老爷子的帮助下,请一位邻居帮忙,他才在凌晨五点多的时候赶回了红土乡。
  扔下二百块钱做车费,不顾后面那位邻居大叔的呼喊,刘鸿志跑着进了派出所。

  红土乡的治安虽然不怎么好,却也不是那么差,进了派出所,值班室黑着灯,隔着铁门,能看到走廊深处有个房间亮着灯,里面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显然是有人在那里垒长城。
  刘鸿志按了按门铃,不一会,一个穿着丨警丨察夏装短衬衫,但是敞胸漏怀的青年丨警丨察走了出来,两眼通红,脸色发黑,一看就是经常熬夜的主。
  “你有什么事儿吗?”
  刘鸿志文质彬彬,穿着政府部门的标准白衬衫、笔挺黑色西裤,给人感觉就不是普通人,所以小丨警丨察愣了一下,态度倒不是很差,一边说着,还一边系着扣子。
  “同志,我凌晨一点左右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有一位自称张所长的人给我打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