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道青云》
第80节

作者: 老王27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刘鸿志想了一下,给林东打了个电话。
  “林大哥吗?我是红土乡的刘鸿志,不知道您记得吗?”
  林东一开始愣了一下,后来很是热情的说道:
  “小刘同志呀,你好,你好,我记得你,你是要说关于王……王老板先人修墓的事情吗?”
  “是的,林大哥,是这事情,是这样的,我……”
  刘鸿志先是把这么晚才开始修墓的原因作了解释,然后把修坟的相关事宜做了详细介绍,比如日期、比如形式、比如碑体、比如碑文等等一一作了说明。

  然后刘鸿志特意问林东,因为是老书记,那么有一些环节,比如找风水先生看风水局、孝子披孝磕头、摆案上香、阴宅定向等等,要怎么安排?
  林东沉吟了一下,说要请示一下,然后就挂了电话,大约半小时后,他才重新打回电话来。
  “小刘,王老板特意嘱咐我,让我告诉你,他非常感谢你的帮助,因为他情况特殊,实在不方便出现在这个仪式上,如果可以,还请你代他参加,他说,算是他欠你一个人情,另外,因为老书记是党员身份,实在不宜许多旧风陋习的事情,就是把墓修一下,修的大气、庄严点,然后立块碑刻上老人家的姓名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你可以酌情办理,越简单越好,不要搞得过于复杂。另外,如果费用不够,尽管开口,花钱是不在乎的。”

  刘鸿志连忙说道:
  “林大哥,请您转告王老板,我一定按照他的意思办理,不过,不需要感谢我,也不必欠我人情,老书记过去为延北县,为红土乡做了那么多贡献,乡亲们非常敬佩,所以,这次修坟是他们自发组织的,不会要一分钱,我做了许多工作,但是以风口峪村的冯老伯为首的那些老人们就是不愿要一分钱,您给我一个卡号,我这就转给您,您再转叫王老板。”
  林东说了几句客气话,至于钱,是坚决不要,说不行就分给大家当做劳务费或者其他名目的款子,总之,不能能让老百姓们出钱。
  放下电话后,刘鸿志皱了皱眉头,林东说话虽然很是客气,但是他从中竟然感觉到了一点官味,说白了,就是很有种说官话的感觉,很快,他摇了摇头,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赶出了脑海。
  从开始修整直到完工,正好用了两天时间,六月初六,是修坟破土的上吉日子,也是老书记墓正式封土的日子。
  新墓占地不大,仅有十几个平方的样子,分为墓室、围栏、墓碑和香炉这几部分,地面使用花岗岩石条铺就的,中间是一个直径两米的墓室阴宅,由汉白玉围成了一个圆顶形,相隔一米多,是一圈汉白玉的围栏,墓碑是黑色大理石的,上面写着老书记的名讳,但是没有子孙立碑者的落款,这也是王老板的嘱托,刘鸿志虽然不明白,但也完全照办。

  一大早,刘鸿志就骑着新买的摩托车来到了风口峪,又爬了一个多小时的山,才来到了老书记的墓前,这时候,老书记的目前已经聚集了至少二三十人,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老人,他们是得到消息后特意来再送老书记一程的附近几个村子的乡亲们,他们大多比冯老伯的岁数还大,经历过那段令人热血沸腾的时光。
  随着先生一声令下,有几个老人出来象征性的在洁白的墓上撒了几把土,然后又放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头放到了墓顶,据说这叫安官帽,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是当地的风俗,既然已经这样了,刘鸿志也不好说什么。
  后面的就很正常了,主事的先生念了悼文,然后就是上贡品,倒酒,放鞭炮,由于没有孝子贤孙在场,几位老人一合计,决定大家一起给老书记磕个头,也算是表达对老书记的感恩之心。
  刘鸿志受到了林东的委托,再说老书记也确实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前辈先贤,所以他丝毫没有心理障碍,在先生的安排下,严肃的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接着,乡亲们按辈分和大小岁数跪成几排,也给老书记磕了个头!
  虽然是因为大家觉得他是干部,才让他先磕这个头,但是,在别人眼里,却是真正代替孝子贤孙磕头,尤其是王老板眼里,这三个头,可不是那么简单,更不仅仅是人头!
  刘鸿志更不知道,就是这三个头,保他躲过了一次几乎必“死”的浩劫,也让他有了一尊简直逆天的政坛靠山。

  冯老伯的大孙子拿着手机把整个场景照了下来,随后传给了林东,林东把这几十张照片一一翻阅了一遍,然后下载到电脑上,专门存到了一张存储卡上,然后交给了王老板!
  老书记的墓修完了,刘鸿志也算是了了一份心事,按照惯例,参与这件事情的乡亲们要开宴,有“止住悲伤,重新生活”的寓意,冯老伯在自己家摆了三桌,这场宴会刘鸿志没有参与,悄悄把那一万块钱塞给冯大娘就悄悄离开了。
  这一万块钱失望老板特意留下修墓的,大家的心意王老板领了,虽然乡亲们不要这个钱,但是,刘鸿志知道,乡亲们一个个都不容易,这个墓规制虽然低,但是又是汉白玉又是大理石的,至少大几千是要花出去,虽然是许多人一起凑份子,但是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因此,他委托冯老伯把钱分给大家,也算是给了王老板一个交代。
  做完一件事情心里很是轻松,不过,他心头对于这位老王书记的实际却十分向往,华夏出了许多著名的清官、好官,显然在,这位王书记也是其中的一员,正好眼下没有什么事情,刘鸿志索性骑着新买的摩托车去了县档案馆。
  县档案馆是县档案局的直属单位,是全然拨款的事业单位,也算是比较吃香的单位,属于典型的养老院和托儿所,刘鸿志是来查阅资料的,当然对这些是一点都不关心。
  凭着红土乡政府的工作证,在等了十分钟之后,刘鸿志终于得到了查阅县级干部档案的权限,当然,这个所谓的县级干部,指的是上世纪建国初期到六十年代的在任县领导。
  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查找,刘鸿志终于找到了他想找的资料。
  老书记叫王林,刘鸿志找到了这个名字,不过,通过看档案,跟冯老伯所说的有明显的不同,冯老伯今年五十多岁,关于老书记得事情,他也是听别人说起的,据刘鸿志估计,说起这事儿的人年纪应该也不是很大,很有可能也是口耳相传,因此出现了一些误传也是正常。
  有关老书记的事迹基本正确,不过,关于老书记及他夫人的描述可就差距颇大了,根据档案记载,老书记作为解放后第一任书记,在位七年,最后牺牲在了岗位上,但是老书记当时已经五十多岁了,他到任时,他的夫人也已经四十多岁,俩人有一个男孩儿,但并不是刚出生的,而是已经很大了,那时候大约十几岁的样子,冯老爹嘴里说的那个小孩儿,根据档案记载,应该是王夫人收养的一个孤儿,不过档案里并没有这位孤儿更多的消息。

  档案的记载截止于老书记去世的时候,对于王夫人的描述,只是写她没在延北县停留,治丧结束后,就带着孩子回到了老家,好像是南方的某个省份,这里没有详细描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