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背后的秘密》
第31节

作者: 黑糖炒蘑菇

收藏本书TXT下载

  文天祥立刻作了紧急部署,一面飞报崖山小朝廷,请张世杰防备,一面转移阵地到海丰,并打算沿着南岭筑一道防御工事,作为进可攻退可守的根据地。
  距海丰北门外四里多路,有个通入南岭的大路口叫做五坡岭。此时,张弘范也到了海丰,和五坡岭隔着一湾海港。陈懿带着从各地掳来的一些船,打听到文天祥的踪迹,便隐在海港边,接应张弘正的先锋部队。
  十二月二十日的早上,刘子俊由江西带了几千个新兵回到了五坡岭,文天祥把新来的兵安顿好,然后对部将说:“我们到了南岭,就可以据险结寨,哪怕元军再多,也难以越雷池一步。如今赵孟可以带几千人做前锋,邹做后卫……”
  他们谈论着防御和练兵的计划,不知不觉便到了中午,大家便在小山村里吃午饭。有一个人搬出一张床来让文天祥坐下,邹、刘子俊、陈龙复和林琦等都坐在旁边。文天祥突然看见山顶冒出几个人影,他便问道:“那边来的是什么人?”身边人答道:“大概是打鹿的猎户吧!”
  话还没说完,对面山上飞尘乍起,片刻之间,元军的骑兵像潮水一般冲了下来。四面传来嘈杂的马声,以及刀枪接触的声音。帐外的卫兵仓皇失措地喊着:“元兵打来了!”

  由于陈懿做向导,以及他所准备的船只,使得张弘正的先锋骑兵突然追到五坡岭下。元兵越来越多,整个五坡岭已被敌军包围。宋兵措手不及,而且刚来的新兵没经过战阵,遇到这次突袭,个个抱头乱窜、哀号惨叫,漫山遍野找路逃生,多数士兵也惊骇不定地往南岭路上溃散。
  文天祥跨上战马左右冲杀,战到精疲力竭,四边的人都不见了,他的眼疾又发作,于是跌在乱草堆里。邹舞着大刀乱杀一阵,还没走上几里,背后又赶来大队骑兵,邹知道逃不了,于是举起钢刀自杀。
  这一仗,陈龙复被乱马踏死;刘子俊诱敌被杀;空坑之役曾护卫太夫人和道生突出重围的少年英雄萧资,这次也丧生五坡岭。张弘正肃清战场时,下令沿山路搜索文天祥,最后,在一个山谷里找到了。那时文天祥因患眼疾,眼睛睁不开,当骑兵搜到他时,他从怀中掏出藏在身边的毒药吞下去,想以身殉国,谁知药力失效,只是头昏目眩,腹泻不止。就这样,文天祥和他的一些部下被元军俘虏了。

  囚禁了七天以后,张弘正便押着他去潮州见元军元帅张弘范。一听到文天祥被活捉,张弘范大喜过望,忙说:“赶快把文天祥带进来。”张弘正愤愤不平地说:“前日我提讯问他话,他不但不给我磕头,反而把我痛骂了一阵。要不是哥哥预先吩咐的话,我早把他杀了。”
  “使不得!文天祥是安定南方的一股力量。我们得倚仗他笼络南宋义民的心,请他进帐吧。”文天祥虽然手被绑着,依然气势昂然地走进去。
  张弘范说:“我乃是元军大元帅,望你能以礼相拜。”
  “当年我会见伯颜、阿术都不曾下跪,而你不过是伯颜跟前的一条狗,岂有我向你跪拜之礼?”
  住口!”张弘正大怒,“不磕头便是死。”
  文天祥不屑同他讲道理,便爽快而干脆地答道:“我能死不能拜!”
  张弘正还要张口,他哥哥阻止了他:“文天祥在皋亭山的时候,我也在场,他的确没有向伯颜跪拜。”
  文天祥是个贤才,如果能拉拢他,必有大功,于是张弘范亲自为他解下绳索,并以礼相待。元军的副元帅李恒,由江西、福建一路攻打下来,到了广州之后便包围惠州。文天祥的二弟是惠州的守将,当他听到五坡岭惨败的消息时,立刻彷徨起来,为了能留下后嗣,他没有抵抗,便向李恒投降了。
  这几天,阿旺的眼皮一直在跳,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吗。
  现在,宋朝就只剩下最后一个据点崖山。张弘范决定速战速决。他们在甲子门抓到一个宋兵,严刑拷打之后,逼问出崖山的方位形势,于是立刻向崖山进发。

  崖山也接到了情报,张世杰与谋士们商量对策。谋士建议,绝对不能让出海的要塞港口被元军占领。张世杰暗忖:久处海中,军心不免渐渐离散,如果这次不能一决胜负,即使是突围出港,又能到什么地方去呢?于是他下定决心,要与元军死拼。他说:“这几年我们在海上漂泊,要到哪一天才是个头呢?如今张弘范既然要来,我们就打一场硬仗,定出个胜负吧!”于是,他把岸上的行宫、一千多间兵房全部放火烧光,军队全数移到海上,并在沿海各口岸采办了大量粮食。

  他用铁索把舟船连锁在一起,又在四周筑起楼棚,就像是一座人工造成的小浮岛。最后,他请皇帝跟朝廷搬到中间的一只御舟上,皇帝带着阿旺也上了船,阿旺最近寝食难安,瘦了好多,也掉了不少毛。他紧紧地把头埋在皇帝的脚边,等待命运的审判。
  不久,崖海大战开始了。张世杰的舰队有船一千多艘,而且多是大型海船,官民将士共有二十余万人,许多将领身经百战,士兵们背水一战,士气极高。张弘范一看对方是连环战船,便下令士兵们以舟载干草,再浇上膏油,顺风纵火攻过去。而张世杰早已作了准备,他用厚厚的泥浆涂在船上,不容易着火,并在船上安排好撞竿,当元军的火种船一来,便用撞竿撞击火船。这种撞竿非常粗大,即使不能撞翻元人的船,至少也能顶住,不使它接近宋军的战舰。最后,元军的火种船自己燃烧起来,沉下海去。

  火攻失败以后,张弘范便暂停了攻势。听说投降的部队里有一个张世杰的外甥,于是他就派此人去说降。这个外甥到舅父那儿求了三次,张世杰不但不降,反而开始跟外甥讲起历代忠臣义士的故事。张弘范见此路不通,认为是说降者人微言轻,不够分量。
  又想叫文天祥写信劝张世杰降元,于是就派了一个姓李的元帅去见文天祥。得知李元帅的来意后,文天祥气愤之极,反问道:“我不能保卫自己的父母,却教唆别人也背叛父母,你说这可能吗?”李元帅被反问得哑口无言,不知说什么好,可又不好回去向张弘范交代,就软磨硬泡地叫文天祥写点什么,以便自己带回去交差。“好吧!我写个字条,张世杰看了,能不能让他投降我不管。”
  来人急忙回到前线,将文天祥的字条呈送给张弘范,张弘范打开字条,原来上面写的是文天祥经过零丁洋时所作的一首诗:
  辛苦遭逢起一经,
  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风飘絮,
  身世浮沉。
  惶恐滩头说惶恐,
  零丁洋里叹零丁。
  人生自古谁无死,
  留取丹心照汗青。
  张弘范读到“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时非常激动,他连连赞道:“好人,好诗!”他把文天祥的诗搁下来,继续跟张世杰对抗。
  崖山的两头各被张弘范、李恒围住,宋军被困在海上。张弘范派人大声喊话:“你们的陈丞相已经逃走,文丞相又被俘获,你们还指望什么呢?赶快投降吧!”张世杰不肯投降,双方相持了半个多月。渐渐地,水上行宫出现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他们被堵死在海峡之中,水源断绝,宋军没有淡水,吃了十多天干粮,渴得不得了,只好喝海水。喝了海水后士兵们呕吐不止,疲乏无力,战斗力锐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