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球背后的秘密》
第45节

作者: 黑糖炒蘑菇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又惊吓出一身冷汗,在惊吓与喜悦中,这家人度过了一个难忘的1997年。
  公元2005年1月1日。
  “好冷,好冷!今天是元旦不用上学,再多睡一会儿。”李维缩在被窝里,看看闹钟才六点半,并且听到北风把门窗刮得呼呼作响的,他就决定要赖一下床。
  “维维,起来吃早餐,都睡到几点了?”他妈妈大概8点半过来敲门了。
  “嗯。我这就起来了。”李维懒懒地翻了一下身,大叫一声:“起!”双手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下一按,才把身体支撑起来。
  昨晚,李维在上网冲浪,上到大概11点半才睡觉,难怪第二天没精打采的。那时,还是用拨号上网,一拨号“猫”就会发出滴滴滴十分刺耳的声音,好像在向全世界宣布,主人又要上网了。
  果然,李维还没刷牙又去上网了。只见他按了一下power,等进入系统之后,又用鼠标点击拨号上网,按确定,“猫”滴滴滴叫了几声,连接成功。
  “好嘞!”李维兴奋起来了,自从家里两个月前可以上网了,他的心就都沉浸在网络世界里。

  打开浏览器,主页就是“馨浪新闻”,这一页花花绿绿的,刚开始还能吸引一下李维的注意力,后来李维找到了另外一个他最喜欢去的地方。
  这个地方就是“馨浪少男少女聊天室”,当时qq还不是特别流行,聊天室就成了很多网友聚众闲聊的地方。
  李维给自己起了一个潇洒的网名,叫“暗月骑士”,15岁的李维正在读高一,已经开始朦朦胧胧地对异性有感觉了。所以他一般都是找异性聊天。
  点击少男少女聊天室入口,进入成功,群聊人数200人,真不少啊,还一直有人进入。
  消息提示:“暗月骑士”进入聊天室。
  群聊窗口:
  飞鹰:欢迎,欢迎,暗月骑士。
  天残土豆:你好!是gg还是mm呢?
  飞鹰:是哪里的呢?我是天津的。
  痞子王:我也在天津,真巧。

  天残土豆:我在南方呢,呵呵。
  暗月骑士:我昨天也来过的,多了不少新朋友。
  痞子王:我就是新来的。
  暗月骑士:哈哈,听过痞子蔡,原来还有痞子王。
  飞鹰:你们都多大了呢?

  天残土豆:我今年15岁了。
  痞子王:我16岁。
  暗月骑士:我也15岁。
  飞鹰:我在这里最大,17岁。
  暗月骑士:我心理比你们都成熟,而且我一米七了。
  天残土豆:痞子王,你家轻舞飞扬来了。
  消息提示:轻舞飞扬进入聊天室。
  轻舞飞扬:新人报道,请多多指教。

  痞子王:小舞!我是痞子,有空喝咖啡,讨论一下你的咖啡哲学。
  轻舞飞扬:……:)
  飞鹰:轻舞飞扬,你真是mm吗?
  轻舞飞扬:纯女孩子一枚。
  暗月骑士私聊轻舞飞扬:
  如果我有一千万,我就能买一栋房子。我有一千万吗?没有。所以我仍然没有房子。如果我有翅膀,我就能飞。我有翅膀吗?没有。所以我也没办法飞。如果把整个太平洋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焰。整个太平洋的水全部倒得出吗?不行。所以我并不爱你。
  轻舞飞扬私聊暗月骑士:

  我也不爱你,刚见面就别情情爱爱的,听着怪别扭的。
  你好啊!美女,我的真名叫李维,今年15岁,在bj市育才中学读高一。
  你好啊!帅哥,请不要叫我美女了,我并不美呢。我比你小两岁,在ly市第一中学,今年读初一。
  那你到底叫什么?可以看看你的照片吗?
  算了,又不是相亲,何苦报真名啊?
  也是啊,那算了。那以后我就叫你小舞吧,你就叫我骑士。
  不喜欢叫骑士,要不叫你阿月吧。
  好啊,挺不错的称呼。
  “维维,快出来吃早餐,吃完早餐我们要回一下老家,听你舅舅说,外公住院了。”陈秀芬催促李维道。
  “哦哦,我这就来了。”李维大声应答。
  还在吗?小舞,我外公生病了,现在马上要赶回老家去看他,我下了,要不你留一下你的电子邮箱吧。我迟点给你发信息。
  好的,我用的是网义邮箱,这是我的伊妹儿:w
  收到,我保存了。那我下了,下次聊,886。
  886,希望你外公没事。
  李长兴开着一辆丰田小轿车搭着母子俩马上往老家奔去,老家并不远,就在市区南郊大概两百公里。
  “妈妈,外公是什么病?”李维问。
  “哎。病得不轻,你外公都80岁整了。”陈秀芬抹抹眼角的泪水说道。
  “长兴,小心开车!”
  “老婆,我心里着急啊,毕竟岳父最疼爱的是维维,他老人家就想见他了。”李长兴又加了一脚油门。
  不到两小时,就到了老家。一个背靠大山的县城,李长兴七拐八拐才把车子开到县城的第一人民医院。
  一家三口匆匆忙忙来到住院部三楼,走进外公的病房,一眼就看到老人家正躺在病床上,守在他床前的是外婆,舅舅和舅妈。外公鼻子插着氧气管,眯着眼睛,只听见心率监测仪滴滴滴的响声。
  “爸爸,我们来看你了。”李长兴小声说道。
  “外公,你怎样了呢?”李维眼睛都红了。
  “爸,爸”陈秀芬泪如泉涌低低声叫着。
  “长兴,秀芬,爸得的是肝癌晚期,怕就是这两天了。”大舅朝他们伤心地说道。
  “维维,你来了吗?”外公忽然睁开了双眼,用微弱的声音问道。

  “外公,是我,我和爸妈来看你老人家了。”李维马上走到外公床前。
  “好,好,维维现在读……高中了吧?喜欢文科……还是理科?”外公继续问,断断续续的。
  “我以后要当科学家,我想读天体物理,所以当然就是要学理科,喜欢理科。外公,谢谢你给我取了一个这么好的名字。”李维抹抹眼泪一口气说完。
  “好,好!”外公说完就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当天,外公就与世长辞了,享年80岁,天空忽然飘起了鹅毛大雪,李维觉得那是人生中最冷的一个冬天。
  公元2008年5月,某周五黄昏。

  “维维,打个电话给你老爸,都几点了还不回家吃饭。”陈秀芬张罗了一桌子的饭菜,却左等右等不见老公回来。
  “喂!维维,我今晚有应酬,就不回来吃饭了,你和妈妈吃完早点休息。”李长兴在电话那边说完就马上关机了。
  爸爸这已经第几次夜不归宿,李维已经记不清楚,他隐隐地感觉到父母的关系变得越来越糟糕。婚姻果然是爱情的坟墓,虽然熬过了七年之痒,却在将近20年的平淡如水和柴米油盐中把仅剩的一点点激情也消磨殆尽。
  一直到了周六下午,李长兴才回来,一回来他就钻进厕所去洗澡。手机扔在了客厅。
  “维维,你先进房间去学习,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要高考了。”陈秀芬眼睛落在了李长兴的手机上。
  李维自觉地进了房间。
  陈秀芬拿起李长兴的手机,立即查看他的通话记录。
  5月4日16:34:呼叫刘露露
  5月6日9:28:接听刘露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