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欲望》
第7节

作者: 孙宝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连衣裙女孩头也没抬,轻轻地嗯了一声。

  这下陆炎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撇了撇嘴再没说什么,转过头来看书了。
  当一个人让自己充实起来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下午的时间就在陆炎写写画画中飞快的过去了。窗外已经暗下来了,自习室了打开了日光灯倒是不觉得怎么暗。陆炎停下忙碌,准备去吃饭了,转头一瞄,连衣裙女孩正在收拾桌上的东西,陆炎看见了她笔记本上有两行秀丽的字:数学与统计学院;林晓筠。
  “林晓筠?”陆炎忍不住轻轻的叫了一声。
  “嗯”,连衣裙女孩答应了一声,转过头来看见叫她的是陆炎,不禁有点吃惊。
  “你认识我?”
  陆炎略微有点不好意思,他没想到自己会用这么老土的方式和一个陌生女孩子搭讪,不过他也知道了林晓筠确实是这个连衣裙女孩儿的名字。
  “呵呵,你是数学院的吧。”陆炎并没有立即回答林晓筠,而是继续试探着问道。
  “是啊,我是数学院的,你怎么知道呢?我们好像不认识啊?”林晓筠越发有点吃惊了。
  “那个,刚才看到你笔记本上有名字的。”陆炎说着指了指林晓筠手里的本子。

  “哦。”林晓筠又是轻轻的应了一声,看了下笔记本再没有说话。
  “我看你在看《行测》,是不是也在复习备考公务员啊?”和美女对话终于超过了三句,陆炎抓紧时间寻找共同语言。
  “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只是随便看看吧。”林晓筠简单的回答,让陆炎感觉一时之间气氛有点尴尬。
  “那个,我也在准备复习今年的公务员考试。”陆炎本来准备是林晓筠要是接了公务员考试的话题,就说出自己也在备考公务员的,这下见林晓筠没有再问什么,只好自己先说出来了。

  “哦,我看你复习挺认真的,祝你成功。”林晓筠已经收拾好了书包,说着就拎起包往外走了。
  “你明天再来不来了?我替你占座位吧。”见林晓筠就这样走了,陆炎情急之下又冒出了这句,等话说出来了,又让他感觉到脸上一阵阵的发烧,于是赶紧补充道:“你是数学院的,我想请教一下数量关系方面的问题。”
  看着陆炎窘迫的样子,林晓筠暗暗有点想笑,但还是忍住了。美女永远是稀缺资源,大学四年这样的搭讪方式她早已经见怪不怪了。明天她确实还要来上自习,于是便对陆炎说:“好啊,那就麻烦你了,明天还是这间自习室。”说完,便轻飘飘的走了。
  看着林晓筠的背影消失在自习室门外,陆炎滚烫的脸上温度稍微有了一点消退。他不知道今天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在林晓筠的面前鬼使神差的会说出一些没有经过大脑的话。这不是他的风格啊,陆炎这位“梧城杯”大学生辩论赛的最佳辩手,今天居然一次次的失态,在林晓筠面前,能说会道伶牙俐齿的他一直处在被动状态,完全没有了平日的自信和风度。
  “真是见鬼了。”陆炎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开始收拾桌上的书本。好久没有这样用功了,一下午屁股不离板凳的学习,让他感觉到有点疲惫,不过心里,已经开始憧憬明天的到来了。
  从自习室出来,陆炎到校外的小饭馆随便吃了点东西,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一推门就看见夏秋正在沙发上坐着,电视也没开,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

  “妈,我回来了。”陆炎边换拖鞋边说。
  “炎炎,你过来妈妈和你说点事。”
  陆炎换好了鞋子,走到夏秋的旁边坐了下来。
  “妈,什么事你说吧。”

  “炎炎,马上就要毕业了,妈妈想和你商量一下工作的事情。妈托了熟人,如果你愿意,可以帮忙活动一下进西州电视台或是西州日报社。妈在这个行当几十年了,也有些关系,你是学新闻的,进媒体专业也对口。”夏秋当年曾是梧城市电视台的当家女主播,现在岁数大了退居幕后,担任梧城市电视台副台长。
  “妈,我已经想好了,要参加西州省的公务员考试。”陆炎平静的说。
  “你要参加公务员考试?打算报考什么单位?”陆炎的回答有点出乎夏秋的意外。陆晓东在的时候,陆炎成长中的每一步发展方向都不用他们母子俩操心,陆晓东自然的就安排好了一切,并且绝对选择的是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对陆炎发展最有帮助的一条路。现在陆晓东出事了,夏秋的心中自己当然是要接过给儿子的未来铺路的重任,她想了一整天,最后决定让陆炎从事媒体行业,没想到陆炎比自己还有主意,已经有了自己的决定。

  “西州团省委。”陆炎把每个字都咬得很重,“我看了今年西州省公务员考试的职位表,西州团省委也在招考。”
  听见儿子说出自己的选择,夏秋心里猛地揪了一下,以她对陆炎的了解,她觉得陆炎是在和章宏光怄气。

  “哪里跌倒的就在那里爬起来,章宏光不是说我进不了团省委吗,我就是要证明给他看,没有他的帮忙,我自己照样能够凭本事进了团省委。”陆炎的语气中透露着坚定。
  陆炎的这番话,让夏秋更坚信了陆炎就是在赌章宏光的气,赶紧规劝儿子:“炎炎,不要意气用事了,考公务员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现在就业情况这么糟糕,好多人都挤到了考公务员的大军里面。如果这次考不上,毕业了就错过找工作的最佳时机了,现在家里又是这样的情况。”
  夏秋没有再往下说,但陆炎已经知道夏秋的意思了,夏秋以为自己考团省委是头脑发热,在和章宏光赌气。陆晓东出事之后,原来的那些朋友对夏秋母子都是避而远之,夏秋能找到人帮他活动进电视台或者报社,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己选择考公务员,如果考不上了再去托人找工作就没那么简单了。
  而陆炎自己心里明白,走仕途一直是他的梦想,他没有别人那样“高尚“的情操,口口声声说是怀着为人民服务的理想去当官,然后肆意的挥霍人民的血汗。自打他记事起,爸爸陆晓东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他一直想步入仕途,就是为了做一个像爸爸那样的官。
  “妈妈,相信我,我不是意气用事。”陆炎缓缓说道,“考公务员是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我认为,走仕途是最适合我的选择。
  看着儿子坚决的样子,夏秋不知道再说什么好,陆晓东和夏秋在教育孩子方面一直坚持开放式教育,对已陆炎自己的决定,夏秋向来都是很尊重的。儿子大了,有他自己的想法,夏秋这个做妈妈的也不能太过干涉。夏秋想着,要是陆晓东在该多好啊,自己就不会这么为难了,儿子也可以顺顺利利的进入团省委。
  “炎炎,你决定了就勇敢的去做吧,有什么困难给妈妈说。妈有点累,先回去睡觉了。”夏秋说着起身向卧室走去,想起陆晓东,夏秋的眼睛不禁有点湿润,她不想让儿子看见自己伤心的样子,急忙选择了回避。

  一夜无事。第二天早晨六点的时候陆炎就已经起床了,他心里还惦记着昨天答应林晓筠的要去占座的事情,匆忙吃了点早饭就骑车去学校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