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欲望》
第16节

作者: 孙宝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听完朱长寿的话,冯力民脑子里一下子闪出一个念头,会意的笑了笑:“我明白了,这次政审一定会公正公平的!”
  “那好,我们就不打扰冯部长办公了,彦西,快来问声部长好,冯部长以后就是你的领导了,一定要听部长的话,尊敬部长。”朱长寿边说边拉了一把缩在身后的朱彦西。正在发呆的朱彦西猛地吃了一惊,大睁着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朱长寿。
  这一切被冯力民看在眼里,不禁暗暗摇了摇头,这小子,真的没法和陆炎比啊。不过一想到朱彦西身后打电话的那一串人所具有的能量,还有文件底下压着的银行卡,冯力民的心就一阵悸动。
  接下来朱长寿和朱彦西鞠躬问好客套了一番终于要告辞了,朱长寿走的时候,还不忘瞄了一眼冯力民桌上的文件,给冯力民提个醒。

  朱长寿父子走后,冯力民很快就派人找来了陆炎的档案,就像过筛子一般,仔细审查上面的每一条信息,甚至达到了逐字逐句、字斟句酌的程度。最后,他终于发现,陆炎的档案中并没有记载其父母的工作信息,档案上显示陆炎的父亲确实叫陆晓东,但工作单位的一栏却是空白的。冯力民盘算着,看样子陆炎的爸爸真的是前梧城市委常委、秘书长陆晓东,如果是倒是完全有理由可以因为直系亲属涉嫌重大犯罪而取消他的录取资格,同时按照顺序递补录取下一名朱彦西。这样,自己不但还了很多人情,而且还有一笔不小的收入进账呢,想到这儿,冯力民心情豁然开朗起来。

  就这样,当陆炎还在网络的虚拟世界中寻求刺激的时候,冯力民已经起草好了一分关于公务员招考情况汇报的材料,准备下次上会的时候提交审议。而这份汇报材料中,冯力民直接抛出了因直系亲属涉嫌重大犯罪嫌疑,取消陆炎录取资格的重磅丨炸丨弹。
  冯力民虽然心中已有打算,并且做好了在党组会上提议取消陆炎录取资格的准备,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有落实清楚,那就是要确定原梧城市委常委、秘书长陆晓东和陆炎到底是不是父子关系。虽然朱长寿煞有介事地确定陆炎的父亲就是梧城市委的那个陆晓东,冯力民心里也认定了这一点,但冯力民知道这件事情上一定是马虎不得,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
  如果是走正常的程序,对陆炎进行询问,当然能够很快地搞清楚陆炎的家世,可冯力民并不想这样做,他担心这样会引起陆炎的警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陆炎在这个节骨眼上再找一堆人说情的话,冯力民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就在冯力民在陆炎身世问题上一筹莫展的时候,黄海强的出现让他又抓住了一个机会。
  说来也巧,冯力民的小姨子正在和黄海强谈恋爱,这段时间关系进展刚好到了要见双方父母的阶段。冯力民的老丈人摆下了一桌酒席,让家里的亲友帮忙把脉。席间冯力民自然也就知道黄海强是梧城市委办公厅综合处处长,于是便开始向他打听陆晓东家里的情况。
  这黄海强长期在市委办公厅这样的中枢机构工作,脑瓜子精明的像是猴一样。陆晓东眼下是敏感话题,冯力民向他打听陆晓东的情况,他自然是留了个心眼,几杯酒劝过,就从冯力民嘴里套出了他打听陆晓东情况的目的。
  陆晓东在任的时候对黄海强他们这波人很不错,黄海强私下里和陆炎也挺谈得来的,这一听到冯力民的目的,黄海强再也坐不住了,酒席一结束,黄海强就打电话给夏秋告诉了这件事情。
  当听到黄海强告诉她的这个消息时,夏秋的态度由最初的吃惊很快地便演化成了愤怒,夏秋虽然对儿子从政这条道路并不是很赞成,但是母子同心,她绝对不能容忍别人这样的欺负她儿子,而且是利用陆晓东事情对付陆炎。

  夏秋马上开始了行动,她请了一天的假,背着陆炎一个人呆在宾馆里打电话,把电话簿里只要是觉得能帮的上忙的,挨个给打了一遍电话。而结果却让她大失所望,这些人接到电话,一听是公务员录取的事情,并且是牵扯到陆晓东,或是委婉,或是直白的都拒绝了夏秋。
  当打到第19个电话还是听到同样的回答之后,夏秋再也没有了耐心,摔了电话抱着枕头嚎啕大哭了起来。
  残酷的现实让她感到那么的无助,求遍了几乎所有能用得上的关系,还是得不到依据像样的回答,在内心里,夏秋已经做好了要放弃的准备。
  大哭一场的夏秋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回了家,当看到儿子还在一遍遍的刷新着公务员论坛,探听着公务员上岗的消息时,夏秋的心软了,她太清楚团省委的这个职位对儿子而言意味着什么了。上一次的时候,因为陆晓东的意外死亡,陆炎失去了通过选调生途径进入团省委的机会。这一次,如果悲剧再一次重演,还是因为陆晓东的原因让儿子这段时间的努力白费,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她不敢想象陆炎会有多难受。

  夏秋告诉儿子自己不太舒服,就先回了卧室,刚一进门,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眼泪是为命苦的她自己流的,陆晓东走了,所有的担子都压在她一个人身上,她背负了太多太多,她甚至不想再活下去了。
  想想儿子,夏秋的心里又对生活重新燃起了信心,至少她现在还有一个儿子,这时候,儿子已经成为了她精神的全部寄托。
  想起陆炎,夏秋又想起了黄海强告诉她的那个消息,在她的内心深处,其实还隐藏的一个名字,她知道,如果那个人肯出面的话,陆炎一定会顺利被录取的。可是她又确实非常不愿意去向那个人开口,夏秋的内心十分矛盾。
  就这样,夏秋在内心的矛盾交织中度过了一个不眠夜。天亮的时候,夏秋也终于下定了决心,为了儿子的前途和理想,她决定去找那个人,她甚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那个人不打算帮忙,她就要彻底的抛弃尊严,把内心隐藏了22年的那个秘密当着他的面讲出来。
  夏秋没有再犹豫,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临出门的时候,夏秋又折回家,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了录音笔。这个录音笔还是以前夏秋做访谈的时候用过的,自从被提升为电视台副台长,夏秋已经好久没有用过它了。夏秋调试了一下性能,把录音笔装在挎包的小兜里。
  做完了这一切,夏秋又到推开了夏秋卧室的门,昨天晚上玩的有点晚,陆炎此时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夏秋静静的盯着儿子看了一会,轻轻带上门转身离去。
  从家里出来,夏秋的心情异常沉重,经过一夜的思想斗争,她终于下定决心去找那个人,她很清楚,这个决定意味着她和那个人,还有死去的陆晓东,三个人一直努力捂着的那个盖子就要被揭开了,她不知道这样做之后会发生些什么事情,但是她知道只要她说出了那个秘密,那个人就一定会帮陆炎。
  夏秋的目的地并不远,也就是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夏秋已经到了,从车上下来,夏秋定了定神,抬头看了看眼前这座气派的大楼,迎面射来的阳光有些刺眼,醒目的国徽在朝阳的承托下熠熠生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