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欲望》
第17节

作者: 孙宝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就是她此行的目的地――梧城市委大楼,对于这所大楼,夏秋再熟悉不过了,她曾经在这里做过好多次采访,也曾到这里找过好多次陆晓东。不过自从陆晓东出事后,夏秋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夏秋径直走进大楼,因为是熟面孔,门口的武警也没有任何阻拦。她直接来到了三楼最大的那间办公室门口,也没跟对面的秘书打招呼,就直接推开了那扇什么时候都紧紧闭着的门。
  对面的陈卫东听见了开门的动静,赶紧跑出门来,但也只看到了一个女人的背影,“啪”的一声,对面的门又被狠狠的关上了。也许是关门的时候太用力了,陈卫东似乎看见写着“市委书记”四个鎏金大字的门牌的晃了几下。
  送走了夏秋,张国敬心情沉重,短短二十分钟的谈话,让他的心里起了好几道波澜,靠在皮座椅上的脊背也已经**的。时值八月,梧城的天气有点干热,但他这个市委书记的办公室是装着空调的,让人出汗还是少有的事情。
  张国敬努力将这份沉重压在心底,端起桌上已经凉了的茶喝了一口,想了想,又压了一下桌上的呼叫器。
  呼叫器连接的正是对门的秘书陈卫东,张国敬吩咐陈卫东把他办公室的的门锁上,对外一律宣称他不在。他现在需要时间,要静下心来好好整理一下思绪,消化一下刚从夏秋那里听到的那些信息。
  陈卫东给张国敬的杯子里续好了水,将空调的温度调低了一度便转身离开了。张国敬盯着对面墙上挂着的那副龙飞凤舞的“开拓创新”,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失神起来。
  刚才夏秋找他,一开始的时候情绪还挺平稳的,说了没几句,这个女人的情绪就变得起伏不定起来,甚至还指着他张国敬的鼻子咆哮了老半天。
  夏秋是张国敬在凤栖县当副县长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夏秋才18岁,师范学校刚毕业,在凤栖县电视台当实习记者。那还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电视机才刚刚走入寻常百姓家,县一级的电视台才刚刚起步,县领导对上电视这一新鲜事物很有兴趣。张国敬是新提拔的副县长,分管的正是文化宣传和广播电视这个口,和电视台打交道的机会很多,一来二去,也就注意上了这个白白净净的小姑娘。

  一开始看到夏秋,张国敬就有眼前一亮的感觉,那个年代人们的穿着打扮基本上还是千篇一律的样子,夏秋当时穿一件大红色高领毛衫,衬托的肤色白里透红,红里透白,再配上一条当时还没多少人敢穿的紧身牛仔裤,更显出身材的曼妙之处来,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让人心动的青春气息。

  张国敬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夏秋,可当时他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而且老丈人当时正是地委副书记,借给张国敬十八个单子他也不敢乱来。
  接下来的情节有点老土,张国敬利用自己的职务之便不停的创造和夏秋接触的机会,并在工作和生活上给予了夏秋无微不至的关心。一来二去,夏秋对张国敬这位和蔼可亲的“大哥哥领导”也是深有好感,并在频繁的接触中,对张国敬身边的秘书陆晓东暗生情愫。
  张国敬看着夏秋和陆晓东关系日渐亲密,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表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对夏秋也是关心依旧,不仅帮她解决了编制问题,而且还把她职高毕业的弟弟也安排到了县农机局工作,夏秋一家对张国敬自然是感恩戴德,夏秋也庆幸自己遇上了贵人。
  张国敬是外地人,一个人在凤栖县上班,住的是县政府的家属院。夏秋和陆晓东确定关系后,两个人经常到张国敬家里帮忙收拾屋子,每一次看到忙碌中的夏秋,已经发育的胸脯将衣服撑得鼓鼓的,忙碌之间偶尔还会露出点风景,张国敬的心里就痒痒的,但一想起自己的妻子,想起大好的前途,有时候也想起秘书陆晓东,张国敬知道他和夏秋之间不该发生什么,强压住内心想扑倒夏秋的冲动。

  不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天省上来领导调研一项试点工作,张国敬和县长全程陪同,席间的时候,张国敬被灌了不少酒,昏昏沉沉的被陆晓东送回了家。偏偏陆晓东家里出了点急事,他要连夜赶回老家去。看着张国敬又呕又吐的,陆晓东叫来了夏秋,让她帮忙照顾一下张国敬。
  也许是陆晓东和夏秋那时候都太单纯了,并没有看清楚张国敬对夏秋别有用心。也许是张国敬当时真的喝得迷失了自己的本性。就在那天,张国没有压制住自己心里那头邪恶的小怪兽……
  张国敬现在认为,他这辈子最不该睡的女人就是夏秋。可在当时,他却认为,这辈子能睡到夏秋这样的女人,值了。

  那件事情之后,张国敬担心了好长时间,不过夏秋并没有声张,不久就和陆晓东结了婚。这么多年来两个人谁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张国敬还以为夏秋是顾忌陆晓东,所以选择了沉默。直到今天他才知道,陆晓东第二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冲动的拿起菜刀要砍了他,是夏秋死死的拽住了陆晓东,并说就当是报答张国敬对她家庭的帮助,哭着求陆晓东原谅。
  想到这里,张国敬的心里一阵愧疚,他又想起了陆晓东,这个跟了他二十多年,鞍前马后出力不少的男人……
  夏秋还说了不少事情,他都已经忘记了。而现在却从夏秋的嘴里说出来了。有些事情虽然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但张国敬还是心惊肉跳。好多事情,都只有他和陆晓东知道,甚至有些事情过了好多年,这个女人到底知道多少?张国敬不敢再想下去了。
  张国敬起身,来到窗户旁边,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已经开始喧闹的城市。

  “处理不好,是会出乱子的!”过了良久,张国敬似乎是自言自语的轻声说道。像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一样,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张国敬拿起手机,看到有两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思考问题的时候,张国敬总会把手机调到静音状态,这是他多年来的习惯。张国敬翻看了一下,未接电话是一个企业老板的,张国敬没有在意,而看到短信的内容,张国敬不经意的皱了皱眉头。
  “别忘了陆炎的事情。”短信内容只有这短短的几个字,没有落款,电话号码也没存下。但那串数字,却是很熟悉的,不用存在手机通讯录里,张国敬也知道夏秋的号码。
  张国敬略一沉思,拿起桌上的电话本翻看了一下,提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是团省委赵书记吗?我是梧城市委张国敬……”
  接到党组会议通知的时候,冯力民心里咯噔一下。作为团省委的组织部长,某种程度上肩负着党办主任的角色,党组会议一般都是由他组织召开的。而这次党组会议,团省委书记赵良兵提前和他一点气都没通,还是通过办公室通知他参加会议,这让冯力民有种不好的预感。
  会议在团省委的小会议室召开,冯力民发现,赵良兵来的比平日要早,离通知开会的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他已经端坐在会议室了。冯力民一边给与会人员起茶倒水,一边观察着赵良兵书记。从一进会议室,赵良兵始终埋头看着文件,会议室里进进出出的声音也打扰不到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