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欲望》
第33节

作者: 孙宝威

收藏本书TXT下载
  前面接到钱运昌的电话,红川县已经启动了一级抢险救援预案,有关培训班学员求救的消息很快的汇总到了红川县委书记周雅兴的案头。周雅兴也没有耽误,所有的消息很快地通过保密专线传真发到了钱运昌秘书侯东晓手里。
  侯东晓拿着一沓材料走进会议室的时候,钱运昌正坐在椅子上愣愣的出神,本来就瘦小的身子仿佛是窝在大大的皮转椅里,看起来有点可怜。
  见侯东晓进来,钱运昌只是瞄了一眼没有动,中国的官场上,几乎所有的领导都是在戴着面具示人,轻易地不会把自己软弱而无助的一面示人,越大的领导越是这样,不管什么时候都一定要在外人面前伪装成一副很坚毅的外表。不过在大多数的领导眼中,秘书并不是外人,但也轻易没有几个领导会把秘书当做是自己家里人,更多的时候,领导会把秘书当成是下人。
  “省长,红川县发来的传真,培训班的学员有消息了。”侯东晓轻轻的走到钱运昌旁边说。
  钱运昌猛地一下坐正了身体,一把从侯东晓手里抢过传真,急不可耐的翻阅起来。
  看清楚了传真的内容,钱运昌的脸上逐渐有了笑容,红川县送来的材料,尤其是有关无线电求救信号的那份材料尤为关键,不仅明确了培训班学员受困地点,而且根据无线电信号,还可以进行更精确的定位。

  方才的疲惫和萎靡顿时一扫而光,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钱运昌一下子来了精神。
  “立即通知应急抢险救援指挥部成员马上到这里集合。”钱运昌背对着侯东晓,大手有力的挥了挥,很有气势的说道。
  “慢着。”侯东晓转身刚要出门,身后又传来了钱运昌的声音。
  “让办公厅的一会去通知,你现在马上给我接通省军区范司令,我要和他通话。”

  侯东晓麻利的从上衣内兜里掏出了一个厚厚的黑皮小本子,这是省党政军机关电话号码本,右上角刻着“机密”二字。这个电话本是侯东晓任何时候随身必带的物品之一。
  很快找到了范司令的号码,侯东晓拿出手机,照着电话本拨通号码后,双手把手机递给了钱运昌。
  “喂,范司令吗?我是钱运昌,电话一接通,钱运昌就爽朗地说。
  钱运昌和范司令在电话里敲定了空中救援陆炎他们的计划,有红川县提供的无线电信号频率,军方的直升飞机即使在这样恶劣的雨天也能准确定位救援位置。
  放下了电话,钱运昌的心情大好,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几分钟前还毫无希望的救援行动,哪知道几分钟后就峰回路转。

  侯东晓已经出去同志指挥部开会事宜了,钱运昌盯着会议室墙上巨幅的地图看了一会,拿出电话拨通了省委宣传部常部长的电话。
  钱运昌这次给常部长打电话不是为了封锁消息,而是恰恰要宣传部门深入扎实地报道这次救援行动,这次的救援行动有90%以上的希望圆满成功,钱运昌就是要借助媒体的力量,宣传救援行动的成功,有力的回击网络上的传言。
  从钱运昌的电话里,在新闻战线上摸爬滚打一辈子的常部长也敏锐的捕捉到了新闻线索。不管是漂流瓶又或是无线电信号,都是培训班的学员在被困山顶,又与外界失去联系的危急情况的自救举动,而这一自救行动也恰恰成了整个救援行动的转折点。
  常部长立马给电视台和报社打去电话,传达了省长要求扎实深入报道救援活动的指示精神,并特意的嘱咐两家媒体,要高度关注培训班学员自救行动,争取从这个角度挖掘出新闻亮点。
  偌大的会议室已经成了救援行动的临时指挥部,钱运昌和范司令并排站在大屏幕前,密切关注着救援行动的进展,身后密密麻麻站满了相关部门的负责人,每个人都精神高度集中的盯着大屏幕。
  时间已经走到了下午17:30分,距离天黑还有差不多两个小事。5分钟前,省军区派出参与救援的三架“直9”已经从梧城起飞,正向着格朗锋的方向进发,地面控制中心也已经牢牢地锁定了培训班无线电求救信号的来源地。
  西州卫视也开播了紧急空中大营救的专题节目,两名记者随机前往救援地点,全程跟踪报道救援行动。无数的市民通过电视屏幕,关注着这次救援行动。
  梧城最繁华的的东方红广场上,几百名市民冒雨驻足在正在直播救援行动的led大屏幕前,期待着救援成功。
  梧城大学、梧城师范大学等高校的校园里,学生自发组织了祈福活动,冒雨为被困学员祈福。
  网络论坛上,西州的网友实时直播救援进展,数十万网友跟帖回复,最多的回复内容是“加油!”和“挺住!”

  不论救援成功与否,这将注定是一场足以载入西州应急救援史册的营救行动。
  而陆炎等人现在还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虽然已经采取了自救措施,不过他们对于漂流瓶和自制无线电发报机求救能否成功还没有把握。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现在已经快到下午18:00,学员们被困山顶已经接近五个小时,距离投放漂流瓶和无线电发报机开始发送求救信号也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这时候学员们虽然对无线发报机报以很大的希望,但是已经失去了刚开始的激情,再加上山顶的气温这时候已经降了很多,原本围观的学员渐渐都已经散去,三三两两的围在树下避雨。
  临时搭建的帐篷里,现在只有陆炎和苏彦明两个人还守着那个发报机轮流不停的对外发送着求救信号,尽管对于这样发信号的效果没有保证,但是只要有一线希望,他们就会付出百倍努力。
  “陆炎,我现在有点好奇你是怎么想到这个办法的?”苏彦明边按着电键边说。他现在对陆炎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岂止是他,经历了这件事情,现在被困山顶的学员中没有一个不佩服陆炎的。

  “当时情况紧急,我也不知道怎么一下就想出了这个主意。”陆炎答道。
  “不过幸亏有你和马兴隆在啊,要不是有你们两个专业人才,即使有这个想法我也造不出这台发报机。”陆炎接着说。
  “陆炎快别这样说了。”苏彦明低下头,表情还是有点沮丧。
  “要不是我不小心把海事电话摔坏了,早就能和山下取得联系,我们现在也不至于是这样。”苏彦明说。
  “这也不能全怪你,背着那个铁疙瘩走了那么长路,隔谁身上谁都累,打个盹可以理解。”陆炎安慰着苏彦明,并从他手里接过了发报机自己按了起来。
  苏彦明刚想再说什么,忽然间似乎听见远处传来了什么声音,赶紧集中注意力听了起来,确实是有什么声音传了过来,不过距离有点远,他听得并不清楚。
  “陆炎,你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苏彦明捅了陆炎一下。
  陆炎停下按电键的动作,竖起耳朵仔细一听,似乎也听见了那么一点什么声音,不过又不确定。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的站起身来,走出“帐篷”仔细听了起来。

  这时候,正在休息的学员中也有人听见了声音,好几个人站起来看着远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