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欲望》
第34节

作者: 孙宝威

收藏本书TXT下载
  没过一会儿,这个声音渐渐清晰了起来,轰隆隆的似乎是发动机的声音,山顶的学员们几乎都听到了这个声音,大部分人站起来向远方张望着。
  由于下雨的缘故,山上有一层薄薄的雾,能见度不是很高,又过了几分钟,远处的天空才隐隐约约的出现了三个模糊的影子,正在向着这个方向靠近。
  “快看,飞机,飞机,是救援我们的飞机。”有一个学员指着那三个模糊的影子大声喊着,人群里顿时像沸腾了。

  陆炎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前面的三个影子可能就是前来救援他们的飞机。
  “来了,终于来了。”陆炎喃喃道,看着视线中越来越清晰的三架直升飞机,陆炎忍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救援飞机能准确的找到这里,肯定是漂流瓶或者发报机发挥了作用。想到自己的努力并没有白费,他的眼角湿润了。
  山顶上被困的学员们终于等来了救援,激动过后,纷纷为营救行动做起了准备。
  韩辰峰这时候正一瘸一拐的指挥着学员们清理平台上的垃圾,为直升机的降落做着准备。
  省军区的四个教官拿雨布做成了信号旗,站在高处挥舞着旗子,用旗语指挥飞机。
  白龙和苏彦明,指挥着学员们收拾行李。
  这一切,都被随机的西州卫视记者用摄像头记录了下来,通过电视直播被千万人所看到。

  直升飞机在终于到达了山顶,不过没有马上展开救援行动,因为又面临了新的问题。
  由于山顶地势崎岖,树木丛生,没有开阔平坦的场地可以供飞机降落。
  学员们眼睁睁的看着直升飞机在头顶不停的盘旋,总是不见下一步行动,心里不禁有点着急。
  机上的救援人员经过紧急协商,最终确定了救援方案,直升飞机在山顶上空悬停,救援人员通过钢丝绳索从机上降落,组织实施救援。一个少校军衔的军官用扩音喇叭对学员们宣布了救援方案。
  不一会儿功夫,从悬停在山顶上空的飞机上顺下了绳索,身穿作战装备的省军区救援人员顺着绳索缓缓降落下来。而培训班这边,韩辰峰和白龙正指挥着学员们排成三行,准备接受救援。陆炎排在队伍的最后,不远处就是为了无线电发射求救信号而临时搭建的“帐篷”。
  现场的学员们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救援人员开始组织学员依次登机的时候,排在最末的陆炎悄悄的离开队伍,从到“帐篷”拿起了那台简易的无线电发报机,小心翼翼的把它装在了包里。
  而摄像机镜头最远处的这一幕却被在会议室大屏幕前钱运昌看在了眼里。从救援队伍到达现场之后,钱运昌就一直在寻找学员自救所用的无线电发报机的踪影,这时候他仿佛隐约的看到了陆炎手里拿着的就是一台发报机。

  三名学员通过缆绳被缓缓的吊起,一点一点的向悬停在空中的直升飞机舱门靠近。现场和所有电视屏幕前的人,此时此刻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三名学员身上,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
  学员和舱门的距离越来越近,终于,他们平安的靠近了舱门,在早已等待的救援人员的帮助下,进入了机舱。
  几十公里外作为临时救援指挥部的会议室里爆发出了雷鸣般的掌声,三名学员已经成功获救,说明了救援方案正确可行。
  这场空中大营救整整经历了一个小时,当陆炎、韩辰峰和白龙他们作为最后一批被困学员终于进入飞机舱门的时候,所有关注这次救援行动的人们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飞机已经开始返航,时间已经是晚上19:00,西州卫视救援行动的现场直播也告一段落,坐回皮转椅的钱运昌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完全湿透了。
  十几分钟后,执行救援任务的直升飞机在梧城机场的专用跑道上平安降落,也标志着这场惊心动魄的空中大营救行动取得了圆满成功。

  被救的学员一下飞机就被直接送到了西州省第一人民医院接受医疗检查,不过他们挡住除了韩辰峰伤势重一点外,其他学员最多只是着凉感冒,倒也没有什么大碍。
  钱运昌第一时间带着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到医院看望被救学员,韩辰峰作为培训班的班长,又是学员中唯一的伤员,受到了钱运昌亲临病房看望的待遇。省长坐在他的病床前亲手为他剥开了一个橘子,躺在病床上的韩辰峰颤抖着双手从钱运昌手里接过橘子,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的好,感动的泪流满面。
  这一幕通过电视直播被千家万户看到,坐在电视机前的章渊看着韩辰峰他们受到省长的亲自接见,心里又懊恼的要死,现在只恨不得自己也是被困的学员之一,而且受伤情况比韩辰峰还严重,最好是断了一条腿,因为这样就能有机会得到省长的看望了。
  陆炎和培训班的其他学员一道在医院的会议室里受到钱运昌的接见,虽然时间只有短短的十五分钟,但对于大部分学员来说都是终身难忘的记忆。
  钱省长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高度评价了学员被困后表现出的沉着冷静和开动脑筋积极自救行为,表达了省委省政府对救援工作的高度重视和对大家的亲切慰问。嘱咐大家要好好休息,养好身体。并勉励大家在走上工作岗位之后认真工作,踏实做人,早日取得更大的进步。

  听着钱省长的谆谆教导和殷殷希望,学员们一个个感动的热泪盈眶,使劲的拍着巴掌,报以了雷鸣般的掌声。
  之后,钱省长又和获救学员集体合影,并和大家一一握手告别。
  陆炎排在队伍的靠后位置,钱省长走过来握手的时候特意看了他一眼,认出了这就是那个在准备登机的时候返回帐篷取东西的小伙子,心中不禁隐约地想起了一些事情,握着陆炎的手不禁加了一点力度。
  陆炎心里有点不解,他不知道钱省长的这个举动到底代表了什么意思,是一种暗示,还是一种鼓励,抑或是帕金森综合症发作手抖了一下。总之他感觉钱省长握着他手的时候心理肯定是有所波动的。

  “小伙子,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在那个单位吗?”陆炎正这么想的时候,耳边传来了钱省长那非常富有磁性的声音。
  陆炎有点吃惊,大省长为什么会对他这个毛头小子的名字感兴趣呢,不过时间容不得他多想,于是赶紧接口道:“报告省长,我叫陆炎,是团省委新考录的公务员。”
  听见陆炎得体又响亮的回答,钱运昌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走过了陆炎的身边又继续和下一位学员握手。
  因为接下来还有省委常委会议,钱运昌没有在医院做过多停留,接见完学员后便匆匆离开了。不过陆炎这个名字,他却已经深深的记在了心里。
  “有机会一定要查一查,想出无线电发报机和漂流瓶办法的是不是这个小伙子。”钱运昌离开医院上车的路上还在这么想着。
  省委常委会的中心议题是讨论西州省农业发展战略。对于这种大政方针方面的东西,每一任领导上台后都会提出他自己的一套思路。省委书记徐日成上任已经快一年半了,经过大量的调研之后,终于在研究室和社科院那一帮智囊们的操刀下形成了现在这“一特三化”的发展战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