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欲望》
第61节

作者: 孙宝威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一点又体现出了赵峰的高明之处,叫王华兵来作陪,一方面更可以拉近与魏邦昆之间的距离,席间也会几份谈资。更重要的可以让魏邦昆在昔日的同学面前有一种自豪感和优越感。男人最好什么?一好色,二好面子。赵峰和魏邦昆的关系还没熟络到那种程度,所以没有选择一,但是肯定不会放过二。
  魏邦昆进来,王华兵和杨主任都起身来迎接,赵峰也从最里面起身过来和魏邦昆握手,并搂着他的肩膀直把他让到了主座上,让魏邦昆自己都有种感觉是他们俩关系很铁。
  宾主落座之后,赵峰略微的使了一个眼色,杨主任从旁边的沙发上取过来了一个礼品盒,小心翼翼的递到了赵峰手里。赵峰接过盒子之后,又不动声色的放在了魏邦昆的面前。

  见赵峰不动声色,魏邦昆也不动声色的问,这是什么?
  赵峰笑了笑,说这是参加一个发布会的时候主办方送的车模,他办公室也没地方知道魏主任好收集这个,就拿来借花献佛了。
  魏邦昆笑着说了声赵局长有心了,随后又转向了王华兵和他唠起了大学时的事情。不过虽然和王华兵说着话,魏邦昆心里还在思考着那个礼品盒的事情。他知道那里面装着的肯定不是什么车模,要真是那玩意王华兵拿不出手,而且自己也从来没有收集车模的喜好。
  不过魏邦昆并没有把这事情说出来,在坐的除了自己都是赵峰那边的人,他相信这些人肯定都知道里面是什么,这种情况,里面的东西肯定不会太贵重,也不会是太次的东西,收下倒也无所谓,而且既然对方说里面只是车模,魏邦昆也乐得装糊涂。
  一顿饭吃得是宾主皆欢,每个人都戴着厚厚的面具在饭桌上表演,而且表演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让气氛很和谐。时间一久,戴着面具的人已经忘了对方是在表演,也忘了自己的表演,包括魏邦昆在内所有的人都入戏了。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像赵峰那样深谙送礼之道的,有些人送礼的时候不瞅时机,不讲方式,不仅仅提上礼都送不出去,而且还会招致对方的厌烦。
  魏邦昆也不可避免的遇到了这种人。
  那天正好是魏邦昆他们看完陆炎从医院回来,魏邦昆正埋头工作的时候,进来了一个人。
  这个人个子很高,面目清秀,眼睛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从外表上看起来倒有几分学者的风范,不过看他的行为举止却总会给人一种偷偷摸摸不大气的感觉。他出现在门口时,便将头探过来,小心地看了一眼里面。魏邦昆虽然在工作,却已经养成了习惯,只要走道上有动静,便用眼角的余光扫上一眼。大概看清了里面只有他一个人,那个人便很小心地敲了敲门。见对方是来找自己的,魏邦昆只好抬起头来,说了一声请进。来人又在楼道里四处张望了一下,几步跨到了他的桌前。

  魏邦昆从办公桌后站起来,准备礼貌地和他握手,来人倒是伸出了手,却不是和他相握,而是塞上来一个信封,也没管魏邦昆同不同意就放到了他桌上。
  来人的动作倒是让魏邦昆一愣,继而有些恼火,心里想着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怎么一上来就是这个?太没规矩了吧。魏邦昆厉声问,你这是干什么?顺手抓过信封,要还给他。抓住信封的同时,魏邦昆愣了一下,这个信封的分量很足,怕是有一万吧?出手就是一万,看来这人定是有求于自己了。
  这种情况下,魏邦昆更是要加十二分的小心。他将信封拿起来给那人往回塞,没想到那人的速度更快,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一点小意思,请魏主任笑纳。同时,他用另一只手拉开抽屉,要将那个信封推进抽屉里。
  这一下魏邦昆彻底的火了,自己的抽屉是什么人都能随便拉开的吗?这怎么连一点起码的礼貌都没有。
  魏邦昆挡住了他的手,硬是没让他把信封放进抽屉里,看着他再次把信封放到了桌子上倒是再没说啥,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对他说,你有什么事?
  来人搓了搓双手,咳咳一笑,说道,魏主任,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我叫边玉龙。

  魏邦昆恍然大悟,眼前这个人不熟,名字倒是熟的。这个边玉龙就是梧城市城投公司的老总。边玉龙此时会出现在这里,肯定是知道了陆炎被打之事,也意识到了省委督查室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想趁省委督查室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找魏邦昆活动活动吧。这件事情主管的马副书记已经知道了,而且听完汇报之后勃然大怒,虽然还没有最后定调,但梧城市城投公司肯定是在劫难逃。魏邦昆帮不上忙,也绝对不愿意帮他这个忙,毕竟自己手底下还有个人现在被打得躺在医院呢。因此,这个信封,他是绝对不能收的。

  刚刚的思考过程只不过让魏邦昆略一停顿,接下来他问道:“边总你有什么事?”
  边玉龙还是搓着手说道,今天来这里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认识一下魏主任,顺便请魏主任有机会的时候去公司那边多指导指导工作。
  魏邦昆心里暗暗感到好笑,他接触过的各级官员不算少了,大家之间那种遮遮掩掩,话说一半留一半的情况也见得多了,而像面前这个边玉龙这么假的人却是第一次见到。边玉龙能到这个办公室,你要做什么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你雇佣的地痞流氓野蛮拆迁,还打伤了督查室的人,却装作没事人一样的打哈哈,还说是要邀请他到公司去指导工作。自己这个督查室的主任,到哪里就说明哪里有问题,既然他邀请自己去指导,那一定要去“指导”一下喽。

  魏邦昆笑着说别着急,有机会一定去梧城市城投公司,这会儿自己还有事情要处理。边说边拿起了桌上的信封,对他说,这个,请你拿回去。
  一般人听到这样的话肯定是很明了是怎么一回事了,不过边玉龙硬是好像没听懂,并不走,也不肯接信封,两人拉扯了半天。魏邦昆只好来最后一招,口气严厉的对他说,这个我无论如何是不能收的,你如果不拿回去,那我只好上交了,你大概也不希望出现这样的事吧?
  见他这样说,边玉龙只好将信封收了,这才喃喃的说出了这次来的目的,对魏邦昆说了半天道歉的话,恳请魏邦昆在暴力拆迁和陆炎被打两件事情上高抬贵手。
  魏邦昆也没有隐瞒,实话实说的告诉了他马副书记对这件事情很恼火,自己也无能无力。并告诉边玉龙他现在不应该出现在自己办公室,而是应该出现在省一院,因为被他们雇佣的黑社会打伤的陆炎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边玉龙大概也清楚,以这次事件的性质,省委督查室要不追究他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魏邦昆如果收下他那一万块钱,说不定还能有点机会,但现在既然他不肯收,那就一点机会没有了。不过转念又一想,城市建设现在是一块这么大的肥肉,自己这个城投公司的总经理权大利大,这个职位一旦失去,损失实在是不可估量。事情已经是这样了,如果什么补救措施不做,就只能是等死,若能拉得魏邦昆为自己说好话,或许还能保住他总经理的位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