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欲望》
第62节

作者: 孙宝威

收藏本书TXT下载

  想到这里,他又凑上去在魏邦昆耳边悄悄的说,恳请魏主任帮我开脱开脱这件事,事成之后愿意给魏主任十万块钱的报酬。

  边玉龙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他不相信还有人会在金钱面前不动心,而且自己所求的并不是让魏邦昆要违背什么政策,只是让他替自己多说两句好话,毕竟梧城市城投公司这次犯得事情可大可小,就看省委督查室怎么说了,说白了怎么处理也就是凭着魏邦昆的一句话,当然不作出处理那也不太可能,但他的底线是保住他一把手的位置就可以。
  不过这一次他的如意算盘却真是打错了,魏邦昆还真就是个不吃这一套的人,出了野蛮拆迁和陆炎被打两件事,他心里本身就对梧城市城投公司的做法很有意见,这下见了边玉龙这个人,更是下定决心要从重处理。
  魏邦昆盯着他看了一会,边玉龙还在眼巴巴的等着魏邦昆的回复,却见魏邦昆拿起电话拨了一楼警卫室的号码。
  对于这个憎恶的人,魏邦昆丝毫没有客气,既然他不想走,就请警卫把他轰了出去。
  因为魏邦昆是省委督查室的一把手,单位下属给他送礼的也不少。
  相对于外面的那些人,单位的这些下属送的礼就轻了很多,不过在这方面魏邦昆倒是不计较,不管礼品的价值轻重,那都是人家的一份心意,而且礼品太贵重也说明送礼的人别有企图,魏邦昆收的不一定心安理得。
  魏邦昆还记得一部析官员收礼的心理时一段话很精辟:“你给领导送了什么礼送了多少,领导不知道,你如果没有送,领导一定知道。”以前他不太明白这句话的精妙之处,直到他担任单位一把手,尤其是担任省委督查室一把手之后,才对这句话有了深刻的领悟。不过在他看来,这话有一定道理,但不精准。领导并不在乎你给他送了多少礼,他重视的是在你心目中的分量。
  而如何才能体现出你对领导有多重视,还是要看你送礼的方式和所送的礼物了。礼物不一定要十分贵重,但是要能恰如其分的表达出你对领导的关心和体贴,正好送到领导的心窝窝上才是让领导觉得你最重视他的礼物,因为至少说明你想让他更舒服。

  过年的时候督查室的人所送的礼物中,最让魏邦昆感觉舒服的就是陆炎送的礼物了。
  陆炎送礼的时机选择的也很合适,省委办公厅团拜聚餐之后。那天魏邦昆喝了不少的酒,刚开始是给领导敬酒,日成书记没有来,马副书记是最大的领导,先是给马副书记敬酒,后又是给罗泽敏秘书长敬酒,排下了一圈敬完,魏邦昆喝了最少有三两酒。
  领导们喝了一会就退场了,接下来就是他们几个厅级干部是主角了。在省委办的这个大圈子里,有很多人是不服气他,再加上日成书记对督查室的工作十分重视,督查室这一年也确实出尽了分头,自然是招来了不少人的嫉妒。平时没有什么合适的机会,在酒场上这些人自然是不会放过他的,这些人不停的在言语上刺激他,而且联合起来针对他,魏邦昆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表面上还得装着,不一会儿工夫就感觉有点上头了。而这时候他才喝了不到一斤,距离他两斤半的酒量还差好一大截呢。不过喝酒就是这样,当你心情舒畅的时候,你会比平时更能多喝,而当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往往是还没有到平时的量就已经感觉喝不下去了。

  魏邦昆选择了提前离开,他要走的时候跟谁也没打招呼,自己一个人就偷偷走出了酒店,那知道一出酒店,风猛地一吹才发现头晕脑胀,赶紧扶着路边的大树吐了一会才感觉好一点,但依旧是感觉脚底下有点发虚。魏邦昆这时候有些后悔自己一个人意气用事被别人激将喝了那么多酒,现在已经开始考虑要怎么回家的事情了。
  “魏主任,您喝的有点多了,我送你回家把。”陆炎就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魏邦昆的面前,看见了这个熟悉的脸孔,魏邦昆感觉是那么的亲切。
  其实从魏邦昆一离开座位陆炎就跟了上来,魏邦昆走出酒店的时候步子就有了一些飘浮,陆炎本来想那时候就上去扶他一把的,但看到了他呕吐的样子,就又忍住了,直到现在才适时的出现在了魏邦昆面前。
  陆炎其实是做好了准备要在今天晚上给魏邦昆送礼的,他本来是想好了团拜之后魏邦昆心情一定很好,这时候送礼比较合适。而他却不知道今天一晚上魏邦昆都在吃暗亏,心情却是糟糕透顶了。不过也正是魏邦昆这糟糕的心情,成就了陆炎送礼物的一份心意。
  陆炎打车一路把魏邦昆送到了家里,魏邦昆住的是省委家属楼,还是那种老式的多层建筑,并没有电梯,魏邦昆几乎靠在陆炎的身上被扛上了六楼,把他放到沙发上的时候,陆炎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了。
  尽管是如此,陆炎还是婉拒了魏邦昆的老婆要给他倒水的热心,看着魏邦昆已经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陆炎心想这么晚了,就不影响他们老两口休息了,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在沙发上留下了一个礼品袋,告辞先走了。
  魏邦昆的老伴儿把陆炎送出门去之后,一回头才发现了沙发上放着的礼品袋。刚开始还以为是她家老魏拿来的,忍不住打开看了看,里面是两条软包中华香烟,两件高级衬衫和两件高档女士羊绒衫。对于中华烟她是不感兴趣的,早就告诉老头子要少抽那玩意了,没想到还往家里拿。而那两件衬衫和羊绒衫却让她眼前一亮,老头子还挺有心的,不仅有他的,也还有自己的。拿出来羊绒衫一看,正好是自己看了好久都没有舍得买的那个牌子,穿在身上试了试还刚好正合身,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里甜滋滋的。

  第二天是礼拜六,魏邦昆没有上闹铃,一直睡到早晨十点的才醒。起床后不一会儿时间,魏邦昆就发现老婆子今天好像跟往常不太一样,出乎意料的热情。按照往常的行情,自己喝醉了酒回来,老婆子都是对自己给鼻子给眼的,今天这样反倒让魏邦昆感觉到怪怪的。
  终于在吃早饭的时候,老伴儿忍不住问了一句,昨天晚上拿来那羊绒衫很贵吧,其实要表达心意买一件就算了,干嘛要买两件呢。
  这下倒把魏邦昆整了个稀里糊涂,自己啥时候买过什么羊绒衫啊?昨天晚上自己在参加单位团拜,想到团拜,他想到是陆炎送自己回家的,心里隐约想到是不是陆炎昨晚放到家里的。不过看老伴儿兴致很高,他也没说不是自己买的,找了个借口问了一下羊绒衫在那里,匆匆的扒拉了几口早饭,就急匆匆的去看个究竟。
  到客厅打开礼品袋,魏邦昆一眼就扫清了里面的东西,两条烟不用说是自己的最爱。至于那两件衬衫,魏邦昆一直就没有件像样的衬衫,以前是没钱买,现在倒是购物卡一大堆,不过大部分都被老婆子给管了起来,过一段时间拿去外面9折出售了,自己手头剩不下几张,也就没心情买。这两件衬衫不论是款式还是颜色都是省委机关大院里流行的,魏邦昆想着自己穿上这衬衫走在省委大院,头肯定都比现在昂的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